第34章 景逸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夏舞沁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已这个份来到景逸堂。

    夏季的炎,让宫里更添了几分烦闷,于是冷夜轩再次带众人前往景逸堂避暑。

    这一次,夏舞沁则是作为冷夜月芜的陪同侍女,一起前去的。

    同行的贵人有,太后,月芜长帝姬,月菡长帝姬,慧妃,瑜妃,静婉仪,灵小仪以及她们的贴宫人。

    冷夜月芜曾经就陪着慕容亦柠去过景逸堂,而如今,柔妃慕容亦柠已逝,冷夜月芜就选择了当初她的住所,竹芩小筑。

    夏舞沁真的很喜欢这里,尤其是竹芩小筑后面的那满池的莲花,更是她的最了。

    晚上的家宴,冷夜月芜主仆三人,并未参加。倒不是她们不给皇上面子,也不是惧怕什么,只是不想和太后起任何的冲突,哪怕是见个面,如今也并不是时候。

    冷夜轩命人将宴上的珍馐送了些到竹芩小筑,芷沁拿出了以前慕容亦柠埋在宫里的芙蓉酒,三人倒也是吃的尽兴。

    要说这芙蓉酒,可是慕容家的真传。要取夏季池塘中绽放的睡莲和花园里的木芙蓉花瓣,加入雨水,谷雨,白露,小雪,这四个节气时的雨水,与第二年的清明时分埋在种有竹子的地里,等到想喝时,取出即可。

    这酒,虽是称为“芙蓉酒”,却是包含了芙蓉的香气,睡莲的清爽,以及竹子的甘甜,甚是可口,很适合她们这些小女子尝。

    饭后,夏舞沁服侍着冷夜月芜睡下了,而她,则往景逸堂后面的那个名为“紫雅”的温泉走去。

    此时,晚宴还未结束,站在这里,还能看到远处那里灯火通明,欢声笑语。

    夏舞沁紧了紧上的镜花绫披帛,虽是炎炎夏,但因着这里位于山上,夜晚的风吹过来,也有些丝丝的凉爽。

    不过,夏舞沁倒是很喜欢这种感觉,至少可以让她的心平复,头脑冷静下来。

    看着被雾气环绕的“紫雅”温泉,夏舞沁的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知道怎么言表的愫。

    她看了看四周,如今已是亥正(即现在晚上十点左右),那边却依旧是觥筹交错,想来,这样的夜晚,也不会有别人来这里吧。

    夏舞沁将上的披帛脱了下来,放在一边的石凳上,露出一雪青色的夏季宫裙,盈盈的展开了手臂。

    她自幼习舞,也善舞,无论是什么样的舞蹈,都能跳出与众不同的感觉来。

    而今的她,舞蹈中少了一份的柔,多了一丝的忧愁,虽然这副体的柔软度并不是很好,也不是很适合跳舞,但是夏舞沁却有办法让这舞活了起来。

    那边的晚宴刚刚结束,冷夜轩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痛,就命人把守了这里,不放任何人进来,而自己,则缓缓的步入。

    却不曾想,走到这里,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一个让他终难忘的一幕。

    在水汽的萦绕下,一个紫衣少女,轻轻的舒展她的体,仿若一个降临人间的仙子一般,淡淡的优雅。那名女子在那里旋转着,飞舞着,冷夜轩看着她笑靥如花的侧脸,认出了是皇姐边那名俏丽的宫女。

    突然,她转过头来,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奴婢参见皇上。”夏舞沁跪了下来,心中有些懊恼,他们刚刚还在办晚宴,怎地这一会儿的功夫,就结束了呢?

    “一曲霓裳酒一觞,晚风外散荷香。池中明月似旧眸,几度梦回隔纱帐。”1冷夜轩好像没有看到地上跪着的夏舞沁,喃喃的说道。

    他的心里,浮现了一个已经逝去的影,好像有着和面前女子一样的眼睛,一样让人着迷的微笑。

    夏舞沁的心里,思绪百转千回。她看着冷夜轩脸上的表,知道或许这次事有些不同了。只是,她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轻轻地唤了声:

    “皇上?”

    “恩。”冷夜轩回过神来,看着地上那个的女子,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微弱的,让夏舞沁甚至以为自己是幻听。

    “起来吧。这么晚,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他的声音很是柔软,不无怜惜的说道。

    “回皇上的话,奴婢睡不着,便想着出来走走,没想到竟冲撞了圣上。”夏舞沁早在刚刚就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回答,所以现在话说起来,便显得很是真实。

    “更深露重的,你一个女子更应该好好地照顾自己,若是着了凉,便不好了。”冷夜轩关切的拿起被夏舞沁放在一旁的披帛,伸手亲自为她披上。

    “皇上。”冷夜轩的手,带着丝丝的凉意,触碰到了夏舞沁的肩膀,一阵清晰的感触自肩,传到了心里。夏舞沁不由得红了面颊,呆呆的望着他。

    冷夜轩见她一脸的绯红,盈盈入水的眸子,仿若可以挤出水来,更是增添了几分的怜

    “走吧,朕送你回去。”就在夏舞沁以为他会对自己做什么的时候,冷夜轩突然开口说道。

    “恩。”夏舞沁低垂着螓首,任由他揽着自己的肩,缓缓地朝着竹芩小筑走去。

    回到竹芩小筑,冷夜轩说了声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夏舞沁回到房间里的时候,芷沁已经睡着了。因着冷夜月芜从来不需要人值夜,她二人才能如此的悠闲,也不用常常在边侍候着。

    她看了看熟睡的芷沁,脸上浮现了一种淡淡的笑意,芷沁是那样的无忧无虑,看在夏舞沁的心里,很是开心。

    夏舞沁揉了揉发红的脸,不由得想起他刚刚的温柔,可是很快地,夏舞沁就冷静了下来。

    看着镜子中,这个陌生的自己,眼泪就这样滑落了下来。

    在模糊的泪眼中,夏舞沁轻声对自己说道:

    “不可以心软,哪怕是为了那还未出世的孩子,自己也不可以心软!”

    一夜无眠。。

    注:1本诗并非作者所做,而是载自于网络。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