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宫闱秘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却说慕容亦柠听染惜说洛芜涵又去了玉灵宫,不由的怒上心头,自己自认为没有亏待她,怎地她就能如此对待自己。

    慕容亦柠摆了摆手让染惜下去,自己一个人,也不叫人掌灯,也不传膳,只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窗子前,眸中却带着一丝迷离。

    “娘娘怎么不掌灯啊?可别坏了眼睛。”洛芜涵掀了帘子走进来,关心的说。

    慕容亦柠上下的打量着她,那怒气一闪而过,道:

    “本宫有事要问你。”声音是异常的冷清,听得洛芜涵不由得有些担忧。

    “是,娘娘吩咐。”洛芜涵不愧是宫中的老人,很快就淡定了下来,边说着,边去点了宫灯。屋子霎时变得明亮起来。

    “听说你下午去了玉灵宫,昭仪娘娘可是有什么事?”慕容亦柠开口说。

    “回娘娘的话,还是那打络子的事。”洛芜涵口中回着话,心中却是暗叫不好,莫非她知道了什么?

    “啪。”慕容亦柠狠狠地将手中的杯子掷到地上,那白玉盏顷刻间便碎成了几半。

    “娘娘恕罪。”洛芜涵见状,连忙俯下子,头低垂着。

    “恕罪?呵,洛姑姑何罪之有呢?说起来,洛姑姑是正四品的女史,可是比本宫高两个等级呢。”慕容亦柠嘴角含笑,却是更人一种冰冷之感。

    “奴婢是粗笨之人,怎么也比不过娘娘啊,娘娘说笑了。”洛芜涵道。

    “是吗?但是本宫看,你这心可是不小呢?”慕容亦柠轻笑着,泠泠的声音好似泉水叮咚“还是本宫位分低微,委屈了洛姑姑,姑姑才巴巴的去见昭仪娘娘吧。”

    “奴婢不敢,娘娘这话是怎么说的呢?”洛芜涵的头,垂的更低了,不过心中却是高兴的,看来她仍不知道。

    “不敢?本宫可真没看出来啊。”慕容亦柠道“你可知夏选侍缘何被降了级?”

    “回娘娘,夏选侍目无尊长,才被降级的。”

    慕容亦柠越听就越想笑,不觉得已经笑出声音来。

    “本宫告诉你,因为她告诉本宫,她偷听到了姑姑你.”慕容亦柠顿了顿“与昭仪娘娘的秘密。”

    “娘娘,夏选侍自大,一向说话不明所以,娘娘怎么能相信呢?”洛芜涵辩白到。

    “哼,本宫确实不知该相信谁,只不过,”慕容亦柠浅笑着“想必姑姑还记得本宫说过什么吧,本宫的边觉得不会留一个心思在别的主子那里的奴才,所以,姑姑还是另选他处吧。”

    “娘娘这是要赶走奴婢吗?”洛芜涵抬起头来,眸中有着一抹氲意。

    “不是本宫赶你走,是本宫这里实是不能在容你了,念在你好歹伺候过我的份上,以往的就算了吧。”慕容亦柠到底是没有办法狠下心来。

    “娘娘,夏选侍到底同您说了什么,既然要死,也让奴婢死个明白吧。”洛芜涵眼中的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罢了,罢了,便告诉你吧。”慕容亦柠叹了口气,缓缓的将那夏选侍以及在景逸堂慧昭仪所说的一一告诉了她。

    洛芜涵听后,先是惊讶,后又觉得不放心。

    “娘娘,奴婢确实是有事瞒着娘娘,只是奴婢本以为这是为了娘娘好,既然娘娘这样说,奴婢还是告诉娘娘吧,也省的娘娘整里胡思乱想。”洛芜涵想也是时候,早晚她都会知道的,与其让别人说出来,还不如是自己。

    而慕容亦柠也不拦着,示意她说下去。

    “奴婢.”洛芜涵喏喏了一阵,便开了口,可说出的话,却是让慕容亦柠惊呆了。“奴婢是娘娘同母异父的姐姐。”

    “大胆,这种话你也能说得出来。”慕容亦柠气急了,狠狠的瞪着她“大胆奴婢,竟敢如此污我母亲名节。本宫的父母琴瑟和谐,乃是神仙眷侣,怎能让你如此污蔑。”

    “娘娘,奴婢知道娘娘不相信,但是请娘娘听奴婢说完,等奴婢说完了,娘娘再考虑奴婢是否说谎了。”

    “好,本宫道要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娘娘不相信,其实奴婢本来也不相信,那还是在奴婢小的时候,那是先皇还活着.”洛芜涵轻声说着。

    洛芜涵从小就生活在宫廷中,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而陪伴她的则是一名叫“兰郁”的宫女。

    兰郁是当今太后,也就是当时宁婕妤的贴婢女,深得宁婕妤的信赖。

    那时候,洛芜涵刚刚四岁,一次调皮,她跑到宁婕妤的寝后面的花园里去玩耍,却不想听到了宁婕妤同兰郁的谈话,这谈话却足以改变了她的一生。

    “那死丫头现在怎么样了?”宁婕妤二十岁左右,声音清脆干净,可却听着有一丝的冷清。

    “回娘娘的话,芜涵那丫头很乖,整里呆在奴婢的房间里。”兰郁轻声说道。

    洛芜涵听到这里愣了一愣,她们是在说自己吗?她心中有什么念头一闪,然后便细细的听了下去。

    “那就好,你看好了她,千万不要让她走出来,若是让皇上看到就不好了。”宁婕妤幽幽的说道。

    “娘娘,这件事还是告诉皇上吧,若是让皇上知道了,那.”兰郁担心的说。

    “告诉皇上?哼,绝对不可能。”宁婕妤冷哼一声“那个人的孩子也配做帝姬吗?本宫要让她的女儿做一辈子的奴婢,明你就将她送去浣衣局。”

    “娘娘,您这又是何必呢?”兰郁的声音里略带着哽咽“表小姐她.”

    “不要再说了,她也配做本宫的姐妹?不过是一个人罢了。”宁婕妤制止住兰郁的话“难道你也帮着那个人吗?”

    “奴婢不敢。”

    “本宫就是要让那个人以为她的孩子死了,哼,本宫就是要让皇上认为是她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本宫要让皇上一辈子都恨她!”宁婕妤冷冷的说道。

    洛芜涵的脑子里轰的一声,自己是帝姬?是皇上与宁婕妤表姐妹的私生女?她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这不可能,她喃喃着,离开了那里。

    回到她的房间后,洛芜涵呆坐了一整天,直到兰郁回来。

    不过,她却大病了一场,病愈之后,便不再像以前那样活泼了。

    洛芜涵诉说着,眼泪不停的滑落了下来。

    “娘娘,您知道吗?奴婢好恨,恨太后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做。”洛芜涵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有一次,奴婢出宫去采买,看到了宁婕妤的姐姐抱着仅仅三四岁的娘娘,奴婢好生羡慕啊。”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慕容亦柠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她竟是自己的姐姐?这件事,父亲知道吗?

    “娘娘若是不相信,大可以去问娘娘的母亲。”洛芜涵已经整理好了绪,一脸的肃穆“至于慧昭仪找奴婢去,就是因为她知道了这件事。”

    “那么她威胁你了?”慕容亦柠问道。

    “并没有,她只是告诉奴婢她知道这件事,却没有说要奴婢做什么。”洛芜涵摇了摇头,对于这件事,她也很是费解。

    “这件事,你先不要告诉别人。”慕容亦柠道,她现在还是不能接受这件事。“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奴婢告退。”

    洛芜涵退了下去,留下慕容亦柠一人对着空气叹息。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