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出现在未来的可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沂灵点点头,低声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玉苍野终究是不忍心再她,眸中闪过一丝暗沉,却也只是说道,“灵儿,你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首先要想一下你大哥顾青琉。”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去守护,那就不要做出多余的事来,才是上策。

    这人眼光很是利害,或者说是因为沂灵表现的太过明显,她在乎的就只有那么些人,沂灵也不自觉地认真了起来,郑重其事的看着玉苍野,“表哥放心,我不会做那些让自己有什么损失的事的。”

    玉苍野有些欣慰的微笑着,“那就好,我相信灵儿,好了,我还有事,也就先回去了,告辞。”

    “嗯,”沂灵轻声应道,看着他走了出去,神色凝重,脑袋里面像是有一团浆糊在不停的翻滚一般,让人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莫鸢子门边进来,沂灵看了她一眼,忽的淡淡的开口,“莫鸢说现在已经完全听命于我,可还作数?”

    莫鸢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瞬间有些呆愣,不过还是恭敬的回道,“自然是真,娘娘有什么事吩咐么?”

    沂灵看着她,“今天的事不能告诉皇上,即便是他问起,也不能够说。”

    莫鸢神色瞬间有些复杂,慢慢的浮起一抹挣扎的神色,沂灵皱眉,“怎么,这么点事如果都做不到,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你现在听命于我,那还不如直接的滚回君无忧边去。”

    脑袋里面的一片混沌已经让她心很是不好了,如果现在莫鸢再敢来插一脚的话,她真的没什么心陪她玩下去了,莫鸢低敛了眉眼,压抑这声音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从来没有想过要为皇上监视娘娘。奴婢说了只听命于娘娘,自然不会有二心,奴婢犹豫不过是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

    沂灵皱了眉,挥挥手打断她的话,没有什么好气的开口,“我向来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要是不想说就闭嘴,没的不要来这一言又止的表,我看了烦躁的很!”

    莫鸢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便真的直截了当的考口告诉她,“皇上从来没有吩咐过奴婢监视娘娘的举动,派奴婢过来的时候,也曾经嘱咐过奴婢,因为奴婢曾经跟皇上接触,娘娘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相信奴婢。皇上曾经吩咐奴婢,如果娘娘开始不信任奴婢的时候,就告诉娘娘一句话,奴婢一直在犹豫什么时候才是好时机。”

    “是什么?”沂灵抬手揉了一下自己隐隐作痛的额角,慢慢的往外面走去,一边随意的问道,动作看似悠闲随意,但是心中却是隐隐的在紧张着。君无忧其人,行事本来就不是那么能够找的道规律的人,她总是要耗费许许多多的心神才能看清楚君无忧随意的一个动作。

    那种几乎让人无望的差距让她在面对君无忧的时候总是处于被动,而且是被压的完全翻不了的那种被动地位,可以说,沂灵排斥这个皇宫,一部分是因为前世那些不愉快的经历,另外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这里有个君无忧。

    只要有他在,沂灵就永远得不到真正的自由一样,永远都活在压抑中。

    “皇上让奴婢转告娘娘,既然朕已经为了你愿意相信能与玉家和平相处了,你即便是不为了朕,也得为了玉家和那些你在乎的人试着相信朕吧。”莫鸢没什么绪的开口,说话的语气像极了君无忧开口的时候那种平淡到不会透露出任何绪的语气,明显的在模仿着君无忧当初说话的语气。

    走在前面的沂灵脚步一停,原本晕沉沉的脑袋在那么一瞬间奇迹般的清醒了过来,她盯着面前的草木,但是心神却像是猛的飘到了空中的那种感觉,轻飘飘的空茫的看不到前方,也看不到什么事物。

    黑沉清亮的眼眸在那一瞬间放空,毫无生气可言,旁边的莫鸢被她这样子给吓到了,轻轻的摇晃着她的体,柔声道,“娘娘。娘娘?”

    好在那种很空茫的状态只有那么一瞬间的事,沂灵一下子就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莫鸢担忧的神色,平静的开口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抓到了一些头绪,却没有完全的想清楚这些,不过总有想清楚的一天的。”

    是呢,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君无忧,我会试着去相信你,也许真的又那么一天呢。

    一路上沂灵都没有再说话,她只要是心里面有事的时候,就会想要一个人慢慢的想,这样的结果就是很容易钻了牛角尖。不过好在她在乎的事真的不多,很多事都没有能够入得了她的眼,所以即使是很喜欢这么多想,仍然能够好好的活着没有被疯。

    一直到了承乾宫,莫鸢眼尖,看见宫门前面站着的明显不是自己宫里的人,就侧头附在沂灵耳边轻声提醒着,“娘娘,皇上来了。”

    “嗯?”沂灵尚在走神之中闻言有种如梦初醒的迷茫,随即就抬头去看站在门口的那些侍卫,还真看到了那个上次见到的长得很好的侍卫,她摇了摇头,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往门口走去。

    那人见了她自然要行礼的,持刀拱手道,“卑职见过娴妃娘娘。”

    “免礼,无须多礼。”沂灵虽然觉得他很是面善,到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叫什么,是什么官职,只能够如此笼统的说道。

    莫鸢自然是看出来沂灵的心思,便低声的在沂灵旁边解释道,“娘娘喜静,平里也不多出去走动,恐怕还不知道孙大人份吧,这位是御前带刀侍卫孙大人,跟在皇上边办事,很得皇上喜欢的。”

    沂灵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姓孙呢,怎么越发的熟悉起来了,她忽的想起了一件事来,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直盯盯的看着面前男子俊美的面容,还真是记忆里面那熟悉的容颜呢。她强力忍住了想要抽动唇角的不雅冲动,深吸了一口气,仍抱着一丝的希望,“你就是孙杨?”

    面前的男人似乎很是惊讶沂灵会知道他的名字,白皙的脸庞上面有迅速的飘起一丝丝窘迫的红晕,本来一张出众的脸就更带了几分的风,让人移不开目光去。“回娘娘话,卑职正事孙杨。”

    “娘娘!”莫鸢用力的扯了一下沂灵的袖子,暗自心急,自己娘娘似乎老是对这个侍卫另眼相看,虽说因为深宫寂寞,很多的妃嫔宫女最后都会跟宫里的侍卫有些瓜葛,但是这种事怎么看也不会发生在深受皇上看重的自家娘娘的上吧。

    “呵!”被莫鸢拉回了神,沂灵有些讪讪的笑了一下,迅速的回复了正常的表,仍然平静沉稳的往里面走去,内心里却是掀起了无尽的波澜壮阔,只想要摔东西的冲动不停的在口冲撞着。

    孙杨啊,就是那个孙杨呢,那个由此郎君后宫三千无颜色的孙杨,关于孙杨的传言实在是多到让人心烦意乱的程度,就是因为孙杨的存在,后宫里一度传说君无忧是喜欢男人的。想到这个她有些恶寒的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微微发凉战栗的手臂,前世都没有见过几次面,不过是匆匆的看到过一次,也就是有那么点点的映像,没想到居然还能够有机会见到他,这可真是个神奇的世界。

    她这般奇怪的动作让旁边的莫鸢很是奇怪的看了她几眼,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说话,两人穿过平滑如镜的青石板路,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阵悦耳清越的琴音来。

    沂灵很是无语的看了一眼莫鸢,询问道,“这又是谁整天没事干随意的跑到我这边来干什么?”

    莫鸢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里面,也不明说,只是道,“娘娘难道不知道么,宫里不是进了一个色舞双绝的舞妃么,这下**里肯定是会很闹的了,其他的主子小主可不想主子你这么的淡定。要知道为了争夺皇上的关注跟宠,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说话间,已经到了,屋子里君无忧果然在,安平泰然的坐在上座,神色平常的喝着依偎在他上的那红裳女子递到唇畔的酒,闲暇惬意的看着正在弹琴的人,不经意间看到她走了过来,随意的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沂灵先是很惊讶的看了一眼正在拨拢着琴弦的茹迦,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浑柔若无骨的攀附在他上的舞妃火月,顺便也打量了一下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的端昭仪,这些人是想闹哪样,没事跑到她这边来聚会啊,真心想一巴掌拍死他们两个人。

    不过想归想,皇上问话还是要回答的,沂灵扯出一抹公式化的笑容,“臣妾无聊在御花园那边随便的走了走,不知道皇上要过来,还请皇上恕罪。”

    君无忧一副心很好的样子,挥了挥手,“不知者不罪,妃不用诸多忌讳,坐吧。”

    正好此时一曲终了,茹迦赶紧站起来行礼,柔声道,“臣妾献丑了,”又向着沂灵行礼道,“臣妾参见娴妃娘娘,娘娘千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