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再见大哥,已失却的先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沂灵有些不自在的抬手轻抚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杯子,微微的羞囧的低了下头,“你不喜欢赵小将军么?”

    “表妹。”一直被晾在一边的玉苍野轻声开口叫道,和着刚刚恰好放下的茶碗清脆的响声,慢慢的看向她。玉苍野跟沂灵虽说都是姓玉,但是若单论长相,却不是那种极盛的容貌,比之顾青琉就稍稍的显的清淡了些,不过他上带着的那种气质却是别人难以匹及的。

    即便是早早的做好了心里建设,沂灵还是被他那一眼盯得不自在,不自觉的躲开他的目光,“表哥,好久不见。”

    玉苍野的嘴角不易觉察的抽动了两下,拿着杯子的手微微的用力握紧,“若不是表妹那么努力的躲着我,我们也不会这么就不见了,你说是么?”

    沂灵勉强的笑了一下,“表哥说笑了,沂灵何曾躲过表哥,表哥是有公职在,是个大忙人,就算不见面也是常事,再说沂灵本来就是待选的秀女,即使是家人也不能够随意的见面,就像现在一样,表哥还是少到这边来才是好的呢。”

    她冷淡的抬起头看着玉苍野,目光坚定平和,“再说我们毕竟不是什么直系的亲人,若是有人要成心找我的把柄,也是很容易的,是不是,所以表哥往后还是少来为妙。”

    她这话不仅仅连玉苍野觉得不好受了,一旁认真听着他们说话的顾青琉也很是疑惑的看着沂灵,柔声问道,“灵儿,怎么了?”

    沂灵忽然觉得不好,淡淡的不安从自己的心尖上划过,看着顾青琉眼中自然的流露出来的些些担心,知道自己又在不经意间露出了让人担心的话语。安慰的冲他笑笑,假装没有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轻声问道,“怎么了?”

    顾青琉认真的的看着她许久,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些许的绪,不过最后微微莞尔,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说道,“灵儿在后宫里面,真的能够开心么?”

    沂灵弯了眉眼,他越是这么信任她,沂灵就会越愧疚,“哪里有什么不开心的呢,再说大哥以为我还是几岁的小孩子啊,无忧无虑的活着,人生在世,哪里有真正没有烦恼的。大哥放心好了,我自己完全可以应付的了的,再说,大哥不是才说过么,我以后可是要依靠大哥的哦,所以大哥要努力哦。”

    “那是自然的……”

    “娘娘,奴婢有事禀报。”门口有人低声说道,沂灵看了过去,莫鸢神色平静的站在门口,若不是因为沂灵也算是了解她,定是不能够发现她眼角眉间掩饰的极好的薄怒。

    “进来吧,什么事?”

    “是。”莫鸢脚步轻慢的进了门,跟旁边的人行过礼,就走到沂灵面前,伏在她耳边低声浅语着,“娘娘,悠然阁那边来人了,跟漪澜那边的人一起过来的,在那里候着呢。”

    沂灵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玉苍野跟顾青琉,浅浅的皱了眉,怎么会来的这么巧合?也容不得多想,只好压低了声音问道,“又是什么事?东西不是已经送过去了么,还再闹什么?”

    莫鸢本来是很沉静的子,这次似乎是被气急了,咬着牙恨恨的对沂灵说道,“那些人真心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总归娘娘是上位,也不需要理会她们,就那么晾着她们就好了。”

    沂灵放下手里握着的杯子,想了一下,转过头对顾青琉道,“大哥,我还有些事,今天你跟。”她略微停了一下,迅速的看了一眼玉苍野,“大哥跟表哥先回去吧,我得去看看才行。”

    “嗯,我知道了,灵儿不用放在心上,我与玉兄自行回去就好了。”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说的是什么事,但是自然而然的给予她全部的信任。

    听到他这么说,沂灵稍稍的放下心来,站起来往外面走去,经过玉苍野的时候她停了一下,犹豫着,最终还是开口说道,“表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玉苍野沉默不语,沂灵没有再说话,直接的从他旁边离开。玉苍野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良久,才转过目光,看着旁边也一直目送她离开的顾青琉,“既然表妹还有事在忙,那么我们也先离开吧。”

    “恕我直言,玉兄跟灵儿之间……”

    “没什么大事,就是在玉府里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表妹还是小孩子记仇呢,对了,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就先回户部,我也正好带你熟悉一下以后任职的地方,跟同僚们打个招呼才是。”

    “是吗,这样也好,有老玉兄了。”顾青琉虽然明白他说的不一定是实话,但是也不好多问,只能顺坡下驴,跟着他走了。

    却说沂灵因为接到莫鸢的通报,自然要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淑妃的人跟顾青悠又是什么时候扯上关系的。她慢悠悠的回到了正这边,果然见淑妃边的赤怜跟纾琴都站在大前等着,沂霜也是一脸不爽的看着站在那里的两人。

    抬头见她们回来了,沂霜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端起了架子,“我家娘娘回来了,你们有什么事就跟娘娘讲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家娘娘子虽然好,不过若真是敢……”

    “好了,霜。”沂灵抬手制止沂霜说话,在正中的位置上坐下,拿了自己的丝绢擦拭着手指,冷淡的瞄了一眼下面站着的赤怜跟纾琴,“怎么了,说吧,究竟有什么事要见本宫?”

    赤怜微微的往前站了一小步,恭恭敬敬的屈膝行礼道,“奴婢涟漪大宫女赤怜见过娴妃娘娘,娘娘千福金安。”

    沂灵有些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冷声道,“本宫知道你是涟漪的人,本宫问的是你究竟有什么事,不是问你是什么人,说!”

    “回娘娘的话,奴婢奉淑妃娘娘之命,前来取给小主制衣的布料。”站在赤怜后的纾琴直截了当的提了出来,低眉敛首,看着自己面前的地面,干脆利落之极。

    “布料?”沂灵疑惑的重复了一遍,转过头看着跟着回来的莫鸢,“本宫刚刚入住这里,你是一直掌管着这里的姑姑,承乾宫里什么时候有淑妃娘娘的东西了,好好的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取什么布料?”

    莫鸢清秀的脸上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目光锐利的从赤怜跟纾琴上一寸寸的刀子刮般的扫过,冷冷的开口道,“奴婢一直就在这承乾宫里,这承乾宫里面的主子只有一个,那这整个承乾宫自然也就是都是娘娘的东西。奴婢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淑妃娘娘的东西,不知道你们谁能够解释一下为什么咱们娘娘的宫里会有淑妃娘娘的东西?”

    莫鸢跟赤怜本来是同样的份,若只是如此,赤怜也不会有稍稍的忌惮,不过当初宫里的人谁人不知道,这个莫鸢可是在承乾宫里还没有主子的时候被皇上钦封的掌事姑姑,就这一层而言,莫鸢就足够藐视一切跟她同等级的宫女了。就连赤怜都只能陪着笑,“莫鸢姐姐说笑了,这承乾宫里自然是娴妃娘娘的,就算再借我一个胆子也不敢乱动娘娘的东西。”

    “是么?”莫鸢微微的挑高了声音,厉声斥到,“那你们这是何意,居然敢说道要来取什么东西,难不成是把咱们承乾宫当成了你们的库房不成,这事可是不管闹到太后娘娘那边还是皇上那边,可是都说不过去的。”

    赤怜依然笑意温和,没有丝毫的动摇变化,只是柔声道,“姐姐误会了,还请姐姐听我解释才是。”

    莫鸢气不过,还准备再说话,沂灵轻声道,“好了,莫鸢,听听吧,本宫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淑妃以为本宫就那么的好欺负了。真是当我这个承乾宫正宫主子不存在了是不是,本宫还没死呢。”

    “是。”莫鸢冷冷的扫了一眼赤怜,慢慢的退到了沂灵后站着,眼神不善的看着赤怜。赤怜明显的被沂灵那句话下了一大跳,惊讶不已,有些吃力的抿了抿唇,酝酿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回娴妃娘娘话,是这样的,悠然阁悠宝林的礼服在尚仪阁制作过程中出现了差错,虽然极力补救但是最终也没有达到悠宝林想要的效果,淑妃娘娘已经想了很多办法最终还是不行。”

    赤怜说着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沂灵,见她没有什么表,才继续说道,“因为现在差一匹顶级的缎子,淑妃娘娘就派了奴婢过来看看娴妃娘娘这边有没有什么好的,顺便给悠宝林送过去……”

    “差东西?”沂灵忽的开口打断赤怜的话,冷冷的看着正一脸惊讶的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赤怜,忽的冷笑了一声,“悠宝林可真是心大,区区一个宝林就开始惦记本宫的东西了,也不怕吞不下去?淑妃这打得倒是好主意,可惜的是,本宫这承乾宫的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拿的走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