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最坏的结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几乎是无意识的一句浅浅低喃,却仿佛是打开了什么的机关,君无忧眼中那淡淡的血色慢慢的散开,他收回自己的手掌,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似乎很是不可置信一般,他,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沂灵,从来没有过。

    可是为什么,你还要想着别人,朕对你,还不够好么?别人梦寐以求的国母之位,别人倾尽全力也不可能得到的凤印朕给了你,朕愿意为了你让那些人活在这个世上,朕甚至重建了栖凤宫,不过是为了给你一个新的环境!

    可惜你就那么不屑一顾,你都不愿意在看一眼,都不愿意,看一眼,就那么直接而决然的将它们踩在脚下,你只在想着该怎么逃开。

    他皱了一下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差点就把沂灵给杀了,真的,差点杀了她。

    不过随即就收起了自己的神色,冷漠厌恶看着沂灵,“玉沂灵,朕的耐心已经被你耗尽,朕不想再陪你玩什么游戏。你既然不想做朕的皇后,好,朕成全你,那就从一个宫妃做起,好好跟她们学学,该怎么为**,为人妾!”

    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朕的心意,那朕只能这么强制的将你锢在边了,朕早就已经说过,你只能够是朕的。

    沂灵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定也不动,低垂着头,乌黑的青丝随意的散乱在她肩头,不知道沉默了好久,也许只是一瞬间,也许过了一个时辰。她挣扎着站了起来,浑无力,只能够扶着椅子跌跌撞撞的站起来,黑长柔顺的发丝轻和的滑落下来,只露出一个苍白的小巧下颚来。

    “咳咳……我以为,我以为……你会想要我过的很好。无忧,我真的以为,当初你答应我的时候,我曾经奢望过……”

    低沉暗哑的声音在两人之间缓缓的划过,有种莫名的沉重慢慢的弥散开来,让人难受之极,我奢望过你会放过我,让我过我想要的子,现在想来,我果然是,太天真了么?

    她慢而稳的跪倒到地上,素白色的衣裙在地上铺散开来,行正式大礼,叩首道,“臣女沂灵遵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玉沂灵,你还妄想着想要摸清楚他的心思,那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多么的无知,你明明已经知道他是帝王。你明明已经知道,为什么还敢三番两次的这么做,为什么还敢?

    为什么,因为君无忧对她的不同,她曾经期盼着,君无忧,对她有那么几分的谊在的,君无忧,你骗了我,说什么心疼!说什么曾经心疼过,不过是你的一个谎言罢了,我居然会信,我怎么会信,我为什么会,信你。

    我以为,你会想要我好好的活着,可是你想杀了我,当真好狠好狠,君无忧,你果然是没有缺点,因为你没有在乎的人,没有!

    玉沂灵,你,终究只是一个愚蠢到家的,无知而天真的女人罢了,在他眼里,你什么都不算的啊。

    君无忧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玉沂灵,忽然自心里升起一种无力的感觉,玉沂灵,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为什么,就不愿意留在我边。他知道这一次过后,他们之间的距离更加的远了,但是他真的没有耐心了,与其让她留在玉家出现无数的可能,还不如直接留在边。

    他敛了神色,恢复成平里那副没什么表的样子,“平吧,这样跪着算是怎么回事。”

    沂灵安静有礼躬俯首谢恩,“谢皇上。”

    君无忧皱了眉,这样的玉沂灵真是让人不舒服之极,他不耐烦的挥挥手,“坐下。”

    “是。”她低声应道,站起来,用一种谦卑而恭敬的姿态,坐在她原来的地方,低眉敛首。

    君无忧微微皱了眉,直接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她明显的退缩更加的不喜,“你跟玉苍野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为什么他会那么袒护与你,朕知道,你明明是昨天才回的玉家不是么?”

    沂灵虽然知晓了玉家里面明显有他派去的人,不知道玉家的那位太君是不是知晓,是不知道呢,还是知道了但是完全被掣肘而不敢随意的动作。什么也好,都似乎与她没什么关系,她摇摇头,“回皇上的话,臣女与表哥并无什么协议,不过是表哥心善,才会助我一臂之力。”

    君无忧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倒是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轻哼了一声,便随意的转开了视线。冷声冲外面吩咐道,“朕正在处理政务,淑妃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让她回去!准备早膳,尽快送过来。”

    外面的人似乎微微的惊讶了一下,接着就传来一个温婉大方的声音,“臣妾见皇上早上走的匆忙,没有来的及用些吃食,担心皇上体,是臣妾逾越了,臣妾这就离开,不打扰皇上了,还请皇上要多保重体。”

    君无忧没有表的看了门口的大门一眼,眼中闪过淡淡的讽刺,淑妃,也不够沉稳了,看来这次立后的事影响范围似乎是波及的有些广了呢。满满的京华里,躁动的人是越来越多,唯一一个他想要立之为后的女人,却是偏偏的不领

    沂灵安静的坐在那里,听着外面的温柔声音,心淡淡的泛起苦涩,沂灵以前曾经过一次淑妃,名如其人,那是一个温婉淑秀的女,生的美丽,母家地位不会太过尊崇也不会太过不显,自己又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她是跟在君无忧边时间最长的女子,是他娶得第一个侧妃,沂灵甚至想着,当初若不是她半路上杀出来,最后成为皇后的肯定是这个女子。

    直接立她为后,不是最简单的做法么,为什么君无忧还是那么喜欢把事弄的这么复杂?玉家跟君家一旦牵扯起来,这个国家,很有可能保持了那么多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这样一来,政治经济会乱成一团。

    这样一来,对他有什么好处呢,大华虽然国力强横,但是周边的国家一直都在虎视眈眈的环视着,国力动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君无忧又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而自己,玉家,又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要怎么样才能够从中借力,阻止他这么做?

    其实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为什么君无忧会执着于立她为后?为什么呢,为什么,如果是要保持着大华的平衡,玉家是不可以出后妃的。一代代的君家人早就已经证实了这一句,除非是他不在乎被打破这种平衡,可是,他明明是最在乎这君家的江山的人啊,怎么可能不在乎呢?

    沂灵猛的睁开了眼睛,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她皱起眉,一寸寸的扫过自己脑海里储存在一起的记忆,到底是什么?是什么?

    君无忧看着明显陷入沉思中的沂灵,掩饰住自己眼中的绪,压制住那股涌出来的不耐烦,“你又在想什么?”

    沂灵惊醒过来,刚刚似乎抓到了的一丝丝线索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懊恼的皱眉,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呢?她努力的放松神色,平息自己的呼吸,慢慢的抬起头来,低垂着自己的眉眼,看着自己鼻尖,不去看他,寻找了一个最靠谱的话题,“我在想,如果我进宫来,是不是整天都得面对这些人?”

    君无忧虽然知道她想得肯定不是这个,但是沂灵说的那个如果让他本来差点面临爆炸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了,甚至还带出些些的欣喜来。他摇摇头,自嘲着,玉沂灵,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对我的影响有多大。可惜,我也是永远也不会让你知道,毕竟,这可是我极少数的弱点了,你虽然向来心软,对我却是最狠得下心来的呢。

    他站起来往自己放满了折子的书案后面坐下,处理起还剩下的事来,沂灵有些莫名奇妙,不过,这一关,总算是过了。她暗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真是伴君如伴虎,古人诚不欺我也,如果天天要过这样的生活,她恐怕还是活不长啊。

    “你是朕的皇后,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再说,你姓玉,难道还怕她们能够欺负了你不成?”正当她暗自放松的时候,远远的传来这么一句,沂灵干脆的僵直了脊背,感觉自己的后背被汗水沁透了。

    感觉永远都弄不清楚他到底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提心吊胆的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君无忧开口,他好像是没有什么说话的意思了,只是安静的开始做事。

    “呼……”她低低的叹了口气,放松下来,将自己的脚完全收回衣袍下面,后背靠着椅子的背,这样的子,真的是好累啊。

    君无忧似乎是已经决意要让她通过选秀进宫里来,这样的话,以后的子真的会很难过了,跟很多的女人抢一个夫君,每里提心吊胆,战战兢兢,不敢有一丝一刻的放松。她自嘲的笑了一下,呵呵呵,玉沂灵,你跟她们有什么区别呢?有什么不一样呢?

    真是,枉你一世重生啊,居然没有半分的帮助,连你想过的生活,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