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六章 风雨欲来 (2)

    只见原来是秋兰急急进了来,她道:“小姐,快些走吧,适才我分明看见一个人影儿闪过,那人瞧见了我便立马奔着远走了。若我们再久留,只怕不好。”

    我一听,心也随着秋兰的话,猛的一坠,忙转半推半撵的道:“你快些走吧,我一人在此胡乱搪塞也就过了,若是你被抓住,只怕这天下就要大乱了。”

    赫之桓倒是不慌不忙,反将我整个人护住,对着秋兰道:“秋兰,你可看见那人往何处去了?”

    秋兰急之下,有些变貌失色,惊吓中指着林荫道儿的方向,道:“我只依稀瞧见他往那树群之处去了。”

    “你要做什么?不许瞒我。”

    赫之桓并不作答,突然他运起轻功,猛的消逝在我的视线之中。

    不知他到底要做些什么,我随即唤了秋兰,道:“走,我们快跟上去。”

    幸好宫中夜宴,大多护卫都被叫去了主周围巡视,故而这里并没有侍卫,只有零星几个不懂武功的太监捧着物件,往来宫宇之间。

    我半跌半撞才赶到林荫处,刚走进去些,便只见茂密丛中躺着一看着衣着好似太监一般的男子。而赫之桓则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我头一次瞧见这副血腥的场面,不由得心中害怕,一时面上目瞠口哆。

    赫之桓转一见我,忙过来将我拥在怀中,将我的头安置在他前,不让我瞧见那地上的一毫一分。

    他感受到了我紧张的喘息声,只听他道:“你过来做什么,你只在那里等着便是了。”

    此时,我的脑中皆是那片地上布满的血迹,便心有余悸问道:“他,他可是死了?”

    赫之桓知道我的顾虑和不忍,便解释说:“不知此人听得多少,又抑或不曾听得一字,只是事关重大,我也想不了那么多,只得先取了他命,才能保全你我二人。”

    他话里说清缘由,实则叫我不必再无端揽了这责任在自己上。他说到底,也是怕我想的又多,从而伤了子。

    赫之桓这样为我考虑,我怎能还不懂事,不为他着想?

    于是,我便道:“恩,你在凉拨只剩明天宣旨的一了。这宫里重重机关,叫人难以琢磨。今死了人,明定又要掀起大波澜来。只怕比之前更艰险,里里外外,利用的和被利用的,越发层出不穷。”

    赫之桓点点头,比先前更紧的拢住我,道:“等着我,待踏平凉拨那,我亲自来接你,万事命顶重要,不可无谓的死脑筋。”

    我默默点头无语。

    赫之桓在我额际落下一吻来,我留恋着这一股温存,却也知道不得不放手。

    赫之桓离去之后,我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只扶着秋兰的手徐徐往回宫的路上走。秋兰在旁陆续说了些劝慰的话,但其实我知道,秋兰的心中也是恐惧未平的。

    走着走着,半路忽闻脚步声,我没回过神来,还以为赫之桓又回来了,便急急转去看。

    瞥眼一见,竟是呼察敏额!等我要装作未曾看见,已经是来不及了。

    呼察敏额一见我,便道:“娘娘怎么在此处?”

    我极力掩饰着,不想叫他看出我的失魂落魄,低着头说道:“天气闷,便出来走走,将军怎么不在正伺候?”

    呼察敏额有些搪塞道:“受大王吩咐,出来寻个太监。”

    只见他一说完,便左右视察起来。但面对往来的太监,也并不上前盘问,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可知他压跟就不在找什么太监。莫非————此人着装与太监完全不同?那么————

    我的推测直直叫我心中倒吸一口冷气:难道布索纥恪已然注意到了赫之桓了吗?光从他只叫呼察敏额一人查探来看,应该还并不确定赫之桓的份,还不愿扯破脸皮,大动干戈。

    我扶着秋兰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想要离开那是非之地,但心中只感叹:事仿佛越来越扑朔迷离,越发的错综复杂了——————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多多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