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三章 乘危下石 (5)

    见我一进屋里,尤夫人便是堆起了笑,满面风。

    我也不与她客,开门见山,道:“妹妹送来的绵绵白糖糕里藏的竟是砒霜芯子,点子真的新巧,可惜姐姐没机会尝了。”

    尤夫人见我说这样的话,却仍旧不改脸色,笑说:“姐姐不可如此冤枉我,妹妹这么做都是为了姐姐啊。”

    “好一个为了姐姐!你明知我与呼察二人正斗的天昏地暗,暗里便趁着这当子空儿做出此等下三烂的事儿来。”

    尤夫人见我正了色,便一改笑容,道:“原来姐姐心里早已经如明镜一般了。”

    我转眼瞧她一眼,道:“你拿我从前告诉你的方法来害我,我如何不知?你假意说要送白糖糕来,却吩咐从前王妃近的丫头来送,好叫我认了是呼察琴儿送来的,一味将罪责头按在她头上。”

    说到此处,我冷笑,又道:“你好生聪明,这么一来,既不用担了罪责,也可能得了一箭双雕的好,是不是?若是我没吃下,那么我定是要拿了这碴儿去寻了大王,从而处置的必是呼察琴儿,如此你便可逃离了罪责。而若是我吃了,那么我死了,大王必定也要寻了人来处置,往下一查,还是呼察琴儿遭殃,你不过是个甩手旁观者罢了,是不是?”

    尤夫人听我一通说,猛的便是傻了眼,半天只道:“你————”

    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道:“你如此煞费苦心,应该也不过就是为了布索纥恪罢了。只是我哪里便叫你恨到这般地步了?人道,罪不可逭。你千算万算,总有纰漏,若我此时去向布索纥恪告他一告,你可吃的起刑部的三番拷打?”

    见我说的煞有其事,尤夫人的右手已然是紧紧握起了拳来,她咬着下嘴唇,眼角却是不住的看我。

    我徐徐道:“还不说么?”

    只听尤夫人道:“是你,都是你。”她只说了几个字,仿佛是想起了某的场景一般,心中忿忿的气焰已是掩盖不住,她哭着道:“那,我已然是装扮得当,便叫了丫头去唤大王来我宫里。因着大王已经是好几没有前来,我便打算自己派了人去请。却没想到,那丫头竟独自而回。一问才知,原来,只是因为那大王独独去了你那儿,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满头的珠翠,顿觉可笑。后听闻他回了正也不愿来我处,定是他为了不让你伤心,便断然舍弃了我!从那我便知,大王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人。”

    尤夫人的话直直叫我觉得她好生可怜,原来是布索纥恪强吻我的那一次。尤儿,她竟在不知不觉中上了布索纥恪了。如果说她起先是为了金银地位,那么如今的尤儿,已经是全然将布索纥恪当作是自己的夫君来服侍了。

    “我并没有要与你争抢的意思————”想着我不能对她有所怜惜,便道:“此次便饶过你,若再有下次,我定会连上这次,到时只怕你的求告再不会叫我心软了。”

    走时,尤夫人还在不住的抽泣。女人孤寂的心始终都无法用金银来填满,此时的尤儿,晃如从前无依无靠而弱小的她那般,彷徨却又美的苍白。

    离开这里,我忍不住往后的宫门瞧了瞧。里头的两个女人,皆是为而疯。河畔芦苇碧色苍苍,那是白露凝结成的霜————那思夜想的人啊,他就在河岸一方————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多多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