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乘危下石 (2)

    听张知一言,我并未多想,忙搁下,转头道:“怎么?”

    张知蹲下,又复而拾起那白糖糕,说:“秋兰姑娘,麻烦去取了从前我给娘娘的银针来。”

    我一听张知要取银针,心下已是有几分了然,只觉得强烈的忿怒填满了中,这宫中的子竟每一刻都要思忖存亡安危,命之忧从不比战场来的逊色。

    秋兰取了银针来,递给张知,张知小心的将银针插入白糖糕内一试。只见那银针尖头逐渐变黑,延伸至中间部分。

    张知放下银针,道:“果不其然,这白糖糕中有毒。”接着,他用手掰开,再用手指抹开,放于鼻前细闻,道:“小姐,是砒霜毒。幸好适才小姐只食了一些,未触及中间的毒末。”

    我恛惶无措极了,秋兰仿佛是觉察了我的恐惧,忙过来,道:“小姐,此时不是害怕的时候,我们手中既然握着这证据,便是不怕的。任他是谁,如此谋人命,这一次绝不能轻易放过!”

    我瞧着秋兰,幸而此时有她在此,还能为我抚平心绪。

    我点头,心里想着适才尤夫人的一颦一笑,顿觉恶心,便默默道:“不错。秋兰,你立即带了这盘白糖糕和张宫医去见布索纥恪,将由来如实禀告,想这凉拨满宫里会做大蜀点心的厨子不多,一查便可知晓!”

    秋兰心中也是留神不安,见我发了话,便立马转要走————

    这时,忽的我转念一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脑中猛然闪过一个人影,道:“慢着————”秋兰和张知听了,立马站住了脚,纷纷转看我。

    我这才想起,送白糖糕过来的丫头,不是别人!是原来近伺候王妃的宫女,虽叫不出她的名儿,但几次请安却是次次看在眼中的,不过是适才一见,反倒猛的叫我记不起来了。只是,这白糖糕分明是尤夫人提议着送来的,又怎么会在她手里,这丫头难道不该在王妃边伺候么?

    一时脑中有些乱,但我知道,凡涉及呼察家的,无论什么机会,绝不可放过。

    于是,我便道:“去后只说,这白糖糕是王妃的奴婢送来的————里头,有毒便好。还有,张知————”

    我话言了一半,张知急忙道:“奴才明白。”说着,二人匆匆而去。

    秋兰与张知一走,直到晚间才得以回来,回来时,只见秋兰一人。

    我忙道:“如何?”

    秋兰回说:“夜幕已下,张知回去了。我以原话禀报了布索纥恪,布索纥恪见又有人要害小姐,未听全已然不胜其怒。喊了人来传了那丫头去正,那丫头并未否认,竟一口全都答应了下来。只道这白糖糕是叫外头的人做的,平里王妃吃,呈上,今她受王妃吩咐给小姐送来。她称自己并不知晓其中变化,只一心按主子吩咐的做罢了。”

    “布索纥恪如何说?!”

    秋兰道:“布索纥恪哪里肯信?直直便叫人将那蹄子拉出去打死了。”

    我一惊,道:“什么?只是,如此一来,岂不是死无对证?”说完,自己回头一想,布索纥恪此举,其实要得,就是死无对证!

    “打死了那丫头后,布索纥恪便立即下旨,将王妃贬为了庶民,明便要赶出宫去了!”

    我听了,一时只觉得可惊可愕,事发展的太快,总觉得其中牵扯人之多,一定非从前可比。王妃长在凉拨,哪里要吃什么白糖糕?呼察大人对此会如何应对?种种机关,如何参透?

    我对秋兰随即道:“明,若无别的变故,你且陪我去送王妃一程吧。”———————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多多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