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二章 蓦然 (3)

    布索纥恪将我横抱起来,安置在榻椅之上,取了毯子为我拢紧,道:“赫之桓的天下,我要。赫之桓的女人,我也要。”这句话字里行间都是霸气,我拢着毯子的子只觉得一阵凉意入骨。

    布索纥恪说完这句话,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起大步离开。

    他刚走到门前开了门,蛮奴在门外半弯着腰,必恭必敬,道:“大王,大蜀派了人来报————”

    我在里头一听“大蜀”二字,顿感意外,便不由的侧了头向外看去。只见布索纥恪眼角也微微向我投来一丝目光,我立即收了自己的心思。

    布索纥恪也不在门口多做停留,唤了蛮奴,道:“回正。”说完,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我的宫院。

    布索纥恪带来的人一走,如意、秋兰便忙进了屋关上门,如意道:“小姐,适才布索纥恪同你说什么了?我俩在外头见蛮奴回了尤夫人宫里的丫头,说布索纥恪留下的时候,实在担心的紧。”

    我直直叹出一口气,道:“没事,不是走了么,你们下去吧,我想静一静。”

    秋兰与如意一听我的话,两人纷纷对视一眼,便不再说话,慢慢退了出去不提。

    第二刚用过早膳,秋兰便递上茶水,道:“小姐,听说布索纥恪下旨,叫呼察玉儿代理后宫大小事务,连金印都已经送去呼察玉儿宫里了。”

    这消息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意外,布索纥恪这一举措又或许与昨所谓的大蜀来人有所关联。大蜀一来人,布索纥恪总要转头去安抚呼察一氏,而这时候,抬高呼察玉儿的位置便成了不二之选。他这么做,实在是在理之中的。

    我饮了口茶,道:“知道了,一会儿你去传了张知进宫里来,我要问他些话。”

    秋兰点头称是,又道:“小姐,昨呼察敏额也跟着布索纥恪来的,蛮奴在院儿里吩咐说要留下的时候,我和如意自然是一惊,而呼察敏额脸色却也不怎么好看呢。”

    我低头想了想,道:“这话屋里头说说也就罢了,记得外头切勿漏了嘴。”若是被有心人学了去,叫布索纥恪听见,却是要害了呼察敏额一条命。

    秋兰连忙道:“这是自然,小姐放心。”

    估摸过了些时候,秋兰带着张知前来,张知一见了我,便连连请安行礼,道:“小姐有何不适?”

    我忙唤他起,道:“一来是叫你来为我诊脉,瞧瞧子调养了些时候,也不知如何了。二来我且问你,听闻昨大蜀来人,来的是什么人?”

    张知低着头,徐徐道:“是,小姐。据奴才所知,过几,大蜀要派一拨使臣来凉拨宣旨,册封布索纥恪为凉拨可汗。昨,不过是派个人来告知布索纥恪一声,好叫他预先准备迎接礼罢了。”

    我一听派人,便道:“是谁?可是我爹?”

    张知答道:“这————奴才实在不知。”

    见他原是不知,我也不好再问,便岔开话题,道:“你————平里是如何传送文书或报的?”

    张知顿了顿,说道:“回小姐,皇上吩咐,这些都不可告知于小姐。”

    我有些不解,便道:“这是为何?”

    张知答说:“皇上生怕若有人被揭发,按小姐的子,会连带害了小姐。”

    我一听,心里道赫之桓想的的确周到,便只好默默点头。

    突然,一阵敲门声叫我回神,只听外头丫头道:“娘娘,呼察侧妃这会儿子派了人来,喊了各宫主子娘娘立即都去她宫里呢。”

    我一听,便心想:果然新官上任三把火,不知呼察玉儿又要出什么妖蛾子?——————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多多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