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七章 宫医张知 (2)

    他这几句话不仅叫我好生吓了一跳,叫秋兰如意听得也是混一懵。

    我半信半疑道:“你说什么?”

    张知抬起头来,道:“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安插我在凉拨城里待着,后又设计巧遇布索纥恪,在他面前施展医术,果真被他一眼相中,从而正好带进宫里,便就这么从此暗暗扎了根了。”

    我还是有些不信,便道:“那那次你为我包扎时,我问你的话和你所答的,可都是真的?”张知点了点头。

    我一时不置可否,猛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来。

    张知仿佛察觉了我的顾虑,便道:“皇上安插我在这里,并不让我与小姐有所交涉,只是因为皇上觉着我若有一被发现,怕是要连累了小姐。”

    我反问他:“那么————赫之桓知道我在凉拨了。”

    “是,”张知说道:“但如何得知我并不知晓,这凉拨皇宫也并不止我一个细作,我虽不知皇上是否吩咐了其他一干人,但却明明白白是叫我要暗中护住小姐安全的。”

    “那为何你今要对我亮出份?永远都不要告诉我岂不更好?”我急着要他作答————

    可就在此时,适才提水的丫头回来了,我也不好再问,便就这样作罢。又过了一会儿,先后去取了山楂和丝线的小莲和巧灵也回来了。

    我心中好奇的不得了,却又实在不能继续问。

    正心急的紧,还是秋兰懂我心思,道:“你们几个刚回来大喘气儿的紧,快别在屋子里碍眼,免得叫宫医诊脉断的不准,下去休息去吧。”

    那几个丫头也实在是劳累,只想快些下去休息,便也不多顾虑,只是小莲生了个心眼,不愿下去。然而,这丫头不走,便就是个心头大患!

    那边厢,不知这张知是知道什么似的,还是读的懂我的脸色,他也不接着说,倒是规规矩矩的开始诊起脉来。

    只见他将丝线在我手腕处绕了几圈,一手拉着,一手轻轻触碰上这极细的线边儿上。他微微蹙起眉来,我见他的模样,心里想的却都是赫之桓————

    没想到,他竟是赫之桓的眼线。我竟然全然不知晓,那么,赫之桓原一早便知道我在凉拨宫中了。又略回一想,也是,若是长随送信回了来,一进城碰到小红那些丫头什么的,便就该知道了我的处境,估摸后来也应告知赫之桓了吧。只是为何这么久却从来不见有消息呢?

    想到此处,独自便有些黯然。

    就在这会儿子,只听张知说道:“娘娘此脉奇怪的很,似是喜脉却又不像,也有些肝胃不和之气。”

    我没听全他的话,只听了半句,便从椅子之上窜腾而起,脱口而出:“什么?!”

    张知又说道:“臣医术浅陋,实在分辨不出,只请娘娘先休息几,待几后奴才再来细查。这山楂活血化淤,怕也是吃不得的,若真是喜脉,便是要伤了胎儿的。”

    他在胡说些什么,我没有侍寝,哪里来的怀孕之说呢?脑子更是嗡嗡的,但却因着他刚刚说清道明的份,我真是不知该是信他还是不信他,一时竟是发愣无语,随他胡言。

    这张知说完这些话,便着手整理医箱,他看似仍旧沉静的很,不紧不慢,一点儿都不慌张,就犹如他适才刚来的模样一样。

    将张知送走后,我心绪极乱,又往下吩咐说这事儿没个准信前,谁都不许往外嚼舌根,说完便遣了所有人出去,一人只独自琢磨为何他要那么说,便想着明找个小莲不在的时候,寻个由头再将他请来,好好问问他才是。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多多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