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回程 (2)

    布索纥恪的马车前头直直有六匹骏马拉着,车头流苏、蓬顶足显气派。

    我将手中的梅花盒子交予秋兰,缓缓踱步走近。适才远些看不真切,如今近了才看清,立在跟前的竟是呼察敏额,因着他是布索纥恪的贴侍卫,所以守在近前保护着。我一时心里只发愁,怎么哪里都碰的见他,担心着如此不免多事。

    呼察敏额瞧着也是一惊,我见了他样子,眼光忙看向别处,瞧见蛮奴低着头正立在一旁,我既不想进这车马,却也不能一走了之,如此形,只得舍而取一。我随即向蛮奴示意,蛮奴是个机灵的,立马伸出手扶着我上去。

    我用力踩着一级一级的阶梯,不小心牵扯到裙角,直叫我一个踉跄。布索纥恪坐在马车里头早就听得了适才的声响却是一言不发,只正襟安坐着,表严肃,叫人不敢越雷池半步。我不想挨着他,便独自选了个稍远些的地儿坐着,无话。

    忽的一阵马蹄急踏,发出老长的嘶鸣后,车轮辘辘而走。

    我坐在一旁,心有疑问,也知道布索纥恪喊我过来也定不会如此简单,倒不如我先开了这口。

    于是,我便道:“大王喊我过来,可有何事?”

    布索纥恪嘴角上扬,像是等待了许久似的,道:“你终于开口了。”他的话叫人摸不着头脑,想来怕是赫之桓的事,他约莫我心头定是藏了一百个疑问,故而说这样儿的话出来。

    说实话,我的确被这消息折磨的千般欣喜又万般难受,但实则我并不打算从他口中问出些什么,因是他曾与赫之桓交手,视他为死敌。加上我的关系,故而我一开始笃定他并不愿说。

    但他此话一出,我见他有意思要讲,便也不藏着掖着了,道:“那你去我帐篷里喝酒时,已经知晓这消息了吧,只是密探来报,你并不确信,是不是?”

    布索纥恪眼中有神光一闪,道:“你是事事细致,什么都不放过,连这些都了如指掌。”

    我道:“我只是个笨头笨脑的,你句句说的明白,任寻常之人也能猜出三分来。”

    我心中却是一喜,如此看来,真的是确切的了,此事已是毋庸置疑的了!

    一时,我竟有些失神。

    就在这时候,布索纥恪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当中夹着一丝冷意,叫人听了不寒而栗————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多多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