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六章 真假难辨

    自上次宴会以来,后宫妃嫔一起出席的,这才是第二次。正因着是立筵席,总的与平也有些不同。底下乐师奏着乐声,按席而坐的的王公同桌则乐得互相斗酒,吵闹声一度压过乐声,草原人的豪放,可见一斑。古有与东篱斗酒,沉醉不归的话,在这儿怕是瞧不出来。

    我只一味在下头坐着,如往常一样。布索纥恪和呼察琴儿自是上座,但如今真正伴在君侧的,不用说,自然是尤夫人。上座不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欢笑,惹的呼察老爷也是不自然起来,更别提呼察玉儿了。故而这回,他们的目光已然不在我这里,我好在得以退居几步,落得个清闲。

    丫头奴婢又抬着新的酒上前来,而我望着眼前的吃食,肚里感觉比起昨越发的不适,而耳边又是不住的吵闹声,免不得心中有些烦躁。

    于是,我侧着头,对秋兰道:“怕是要耗到明清晨了,这会儿子趁他们不注意,我们且偷偷出去走走吧。”

    秋兰忙道:“是,我也正闷的慌呢。”

    走着走着,我与秋兰渐渐远离了喧闹,不知不觉到了稍远近围场的地方。这里没有火把照明,我手把着围栏,一抬头便只见满眼星光,真是无法不沉醉其中。一南一北有两颗极为闪亮的星星,一时叫我想起七夕牛郎织女来,我默默双手合十许下心愿。

    忽的,只听耳边有人道:“娘娘为何来此处?”我一个心惊,向一旁瞥去,只道漆黑夜晚,实在见不到什么人。

    我便转而询问秋兰,道:“适才可听得有人说话?”还未等秋兰开口,我只见眼角不远处依稀有一男子影,我赶忙定睛一看,竟然是呼察敏额!此时,确是好一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景象,只可惜此人并不是我心中所托付的那一个,话也实则是语不得。

    只听他在那头言道:“实在忍不住,便跟着过来瞧瞧,娘娘是因为新得宠的尤夫人而在暗自感伤吗?”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道:“将军不该如此,若是被人察觉,只怕要惹出许多事来。”

    “我只远远这般瞧着你便好。”他继而答道。

    我心中自然感激他的谊,但他的那股子痴意却着实叫人难以招架,若长久这样,以后免不得要为此生出别的,等过几天离了这里回了宫去,还是不见他为妙。

    我正思虑着找个借口便回席时,呼察敏额又开口说道:“娘娘或许不知,大蜀已然是改朝换代了。”此话一出,因是来的突然,脑中还只觉得似个寻常话语,但心头却是止不住颤抖起来,别的我全然都不想知晓,只需知道是不是赫之桓!是不是他便可!想着,便侧要快些走过去问个究竟。

    这时,秋兰一把拉住我,道:“小姐糊涂,那呼察敏额见你疏远他便想拿这些话骗你过去,你怎可就这般信了他?”

    我顿了顿,突然间想起前些天晚上布索纥恪来我帐篷时所说的话,那时虽然叫我摸不着头脑,而此时却好比串联了起来,越发叫我想要知道所谓的结果,便道:“他不必拿这个来糊弄我,况且,只怕他说的未必是假话。”

    说完,我便一心要走,这边厢秋兰重又紧紧拉住我,道:“那小姐,你在此处询问也是一样,何必要过去。若他肯说,也是一样的。”

    我听了秋兰的话,觉得也对,因呼察敏额不知我从前的事,我便沉了沉气,故意不信道:“将军莫要说笑了,大蜀已战而得胜,怎可能改朝换代?谁来改朝换代?”

    呼察敏额见我不信他,便道:“娘娘不信?娘娘尽管不信,但且过来瞧瞧我手中的信笺便可知了。”我一听他似在故意唤我过去,心中便有几分不敢,也不知他葫芦中卖得什么药,秋兰也不住的摇着头。

    而正犹疑间,巡逻的卫兵恰好从南面列队走近,我竟然背脊之间感到有些后怕。

    我对着秋兰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便携着秋兰偷偷往一旁抄了小道回去了。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多多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