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一章 塞外祭天 (20)

    一夜总是心有牵挂,故而睡的也是不安稳,迷迷糊糊间只感觉发丝有所牵动,便意识也跟着清醒许多,但仍旧双眼紧闭,只一味装睡。

    忽觉脸颊之上有一轻柔双唇落下,犹如蜻蜓点水,心中虽起了波澜,但表面却不能有所异样,免得叫布索纥恪知道我已醒来。后又只听稀稀娑娑的响声,原是布索纥恪穿马靴的声响,没过多久他便掀开帘子出去了。

    我翻察看,确认帐篷内没了人才起来,原来此时天竟还没亮全。回头想想,昨晚的布索纥恪着实好生奇怪。我将外衣褪去,只留亵衣后,复又躺下,望着帐篷尖顶,心中似有一百个疑问,但始终也无法为自己作答。

    就这样呆呆望着,外头头逐渐升起,天色也亮了许多。

    只听帘子外头有人唤:“娘娘可是醒了?”

    我回过神来,道:“进来吧。”

    外头小莲和几个粗使丫头魚貫而入,小莲服侍着我起道:“娘娘好福气,这几大王王妃和呼察侧妃那里都没去,只来我们这儿呢。”她口里的话,如今听来,总觉得意味重重。

    我笑着不作答,扯开旁的说:“怎么不见秋兰?”

    小莲未放下手中的帕子,笑着说:“秋兰姐姐昨不知怎的,夜里道睡不着便就着蜡烛作绣功,今儿一早便起不来了。”我佯装着捂嘴哈哈大笑起来,心中却十分感激秋兰的良苦用心。

    我取出昨还差一点儿便完工的扇面,对小莲道:“你先去外头歇着吧,辰时再过来,我将这点兒子花瓣绣完,一会儿你陪我去给王妃请安。”小莲福了福,便退了出去。

    其实,我给她定的时辰,也就是在告诉她時限,免得叫她心不定,跑去打个小报告还得算计时候。如此,我也放心些,知道她什么时候才回来。

    没多久,秋兰猫着半个子进来,眼睛斜睨着外头,道:“小姐,那丫头一出去就找藉口,悄悄奔王妃那儿去了。”

    我点了点头,手并不停下,仍旧一针一线绣着花朵的最后一片花瓣,口中却道:“秋兰,谢谢你一夜不合眼盯住那丫头。”

    秋兰回道:“小姐自是不必言谢,护住小姐原就是奴婢该做的。”

    我将丝线咬断,瞧着绣好的扇面,道:“你一会儿去看看尤儿每都往来做些什么,看准時機,有甚麼空隙可让我们穿插把握的,記得只告訴她,我要助她即可。我且带着小莲去王妃那里请安串门子,也好叫她别把视线安在你上。”

    秋兰点头应和,说道:”奴婢明白。”

    辰时刚过,我便携着小莲,也带着我与秋兰分别所做的两把简易扇子去给王妃请安了。一进王妃的帐篷,便同从前一样,被招呼着坐下。我四顾一瞧,尤儿此时并不在,心中便觉有了机会。

    我坐下道:“小莲。”

    小莲应声将两把扇子递给王妃的奴婢,当奴婢转交给王妃时,我瞧见她脸上并无任何惊喜。可知小莲已将所有的都先前告知与她了。

    我嘴角微微一撇,道:“做的不好,还请王妃笑纳,没什么珍贵的,只粗粗绣些用得着的,以报王妃平‘关照’之。”

    王妃客气道:“妹妹亲手做的,自是比什么都可人,我是凉拨人,也不会做这样的精细东西。”她一言我一语,无非就是说些客话罢了。

    而就在我刚要离开的时候,只见外头尤儿匆匆进来,与她擦肩时,各自眼中都察觉出了彼此未能说出的话。我心下便知,秋兰已是成了。

    小莲为我掀开帘子,我出去时只听得王妃边的奴婢对着尤儿啐道:“你这丫头,在外耽搁这么久,侧妃娘娘来此连个倒茶水的人都见不着,作什么去了?!”

    我一边听着,一边露出微笑来。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