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七章 塞外祭天 (16)

    小莲一走,我便拉着巧灵到一边,说:“丫头,请你帮我一忙,你可愿意?”巧灵被我突如其来的话说的有些发懵,手足无措起来。

    我又道:“本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你只需穿着这件大氅,拿着喝剩的这壶酒不停的在围场和帐篷之间往返就行了。”说着,我从一旁拿了又取了一件大氅出来,虽是不同的颜色,但款式与我上这件一模一样。外头黑灯瞎火的,任她是火眼金睛,也自是难分。

    巧灵看了看我,道:“奴才愿意。”

    我看着她满脸的天真无邪,脱口而出道:“过几我便把你从厨房要来,今后就跟着我,可好?”我温暖一笑。巧灵年纪毕竟尚小,经我这么一说,便点起头来不停的笑着。

    时间耽搁不得,我立即将大氅披在她上,为她戴上帽子后,叮嘱道:“记得,走时慢慢的,也不用过急,累时也可选些地方停一停,万事你只随机应变即可。若办的好,必有重赏。”

    巧灵喜道:“是,娘娘放心。”

    “去吧,小心些。”

    说完,我将巧灵送至帐篷口,为了不让人瞧见,我躲在帘子后头细细看着,不发一声。

    只见,巧灵没走多远,小莲便提着步子由后头跟了上去,她特意隔着一段距离,小心翼翼极了。我在后头瞧见了这一切,心中不免冷哼一声。左右我也要赴约去了,我忙拢了拢大氅,掀开帘子看了看周边空无一人,便从帐篷前面悄悄猫到后头,经小路过去。

    隐约伴着月光,还能看清些路途,走到半路近处,已能听见隐约的胡笳乐声。

    我心下一想:不好!若是这胡笳声被小莲听见,难免要起了疑心。因是有些着急,脚下步子不由的加快了些,跟随着胡笳的乐曲声,匆匆来到赴约的地点。

    眼前的呼察敏额正徐徐吹奏着胡笳,即使心有不忍,但还是一步上前打断道:“将军。”呼察敏额被我一唤,胡笳声随着他的回神也戛然而止。

    如今,势所迫,呼察氏与我之间的关系已不同于从前所谓风平浪静的假象,而是你来我往的暗潮汹涌,招式间的剑拔弩张早已掩盖不住了。因着这些,所以无法再像从前一般在这角落之中跟着他学习胡笳了。我虽有些难以开口,但————

    正犹豫之中,没想到反倒呼察敏额先开了口:“前听闻娘娘侍了寝。”这样的话原不该他说,他是外臣,内宫之事反倒一清二楚,实在不合他份。

    呼察敏额又仿佛是自嘲似的道:“想是后娘娘也无法再来此地学习胡笳了吧。”他低头瞧了一眼手中的胡笳,随即递给我道:“这胡笳,便送给娘娘了。”

    他的手提在半空,我伸手去接,他牢牢握住胡笳的那一端,始终不肯放手。我抬起双目看着他,未曾想他此时竟也望着我,眉眼之间含脉脉。我冥冥之中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便立马松开手去,一时有些尴尬。

    半晌,呼察敏额道:“我自知你我今一别,后————要见你一面必是极难。”

    他话间突然省去了称谓敬语,我便有些知道他接下去要说的话,不忍再听,想要即刻就阻止他的话语,便道:“时辰不早了,后我们不必再相见了,这段时间很感谢将军所教授的胡笳技法,无以报答,只能道一声鸣谢而已,将军告辞————”说完便转要离开,可还未走出几步,因着他是习武之人,一把便被他拉回。

    他抓住我道:“我从来都不要你的报答,从来都不。我将你带来凉拨的一路上,我便觉得自己越陷越深。娘娘,我呼察敏额只求你过的开心罢了。不,不,妱儿。”

    妱儿?!妱儿?!

    这一称呼猛的叫我想起赫之桓,心口竟是陡然感受到一阵绞痛,眼泪也止不住顺着脸颊滑下。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顿了顿道:“将军怎知如今的我快乐与否?这一切原便不是我所求,不过都是拜将军所赐罢了。”他的话他的举止叫我慌了神,我也知道我说出这样的话并不公平,但此时此刻唯有这么说才能浇灭了他的念想,斩断这不该发生的一切。

    我的言语直直叫呼察敏额一惊,他犹如失了魂灵,随着他松开的手臂,我急忙回头离开,一路我一边擦拭脸颊的泪痕,一边口中道:“抱歉,呼察敏额,抱歉。”在此地逗留太久,只怕小莲已是发现不对赶回帐篷去了!绝对不能被发现,也绝对不能将小莲细作的份拆穿,不然这场戏便是唱不下去了。

    于是,我急急向着帐篷直奔而去————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请点击推荐和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