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五章 塞外祭天 (14)

    这一夜过的蹊跷,自然是难以合眼的,想着接下来要应对的各种未知,思绪就搅在了一块儿。

    第二白天,果真不出预料,王妃就带着呼察玉儿进了我的帐篷,林林总总还带了许多丫头奴才过来,一时主子奴才站了一窝,我的帐篷反而显得狭小极了。

    我一见她们进来,忙放下手中的暖炉,站起来福了福道:“怎么今姐姐妹妹有空来我这里?”

    王妃仍旧是从前的贤良模样,看不出有一丝的异样,见我过来迎她,她伸出手道:“听闻昨大王宿在妹妹这里, 妹妹真是好福气。”

    我心中知道这句不过是逢场作戏的话,便玩笑说:“姐姐取笑,我只是个浑浑噩噩过子的罢了,什么福气不福气的。”王妃听了我的话,报以我温婉一笑。

    我忙让出道儿来,扶着王妃上座。随后,自己在下头选了座儿坐下,又回头吩咐小莲上茶。

    呼察玉儿眉眼紧紧盯着我,待秋兰扶我坐下后,她忍不住急忙打开话匣子,道:“也不知道大王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或许又是为了什么而喜欢。.

    她话音未落,只听上头王妃一声喝道:“玉儿,不要胡说。”

    这呼察玉儿终究还是买自己姐姐的帐的,便独自在那里嘀咕:“难道不是么,哼,狐媚。”我心里实在暗好笑,呼察玉儿实在是个急子,一点儿也藏不住话。

    王妃转头对我道:“今带了从前大蜀赏下的翡翠如意过来给妹妹,听说如意在大蜀寓意深厚,想着妹妹一定懂得。 在外头不比宫里,没什么东西拿来恭贺妹妹,反正在塞外逗留的时也不长了,待回宫我必选些好的拿去妹妹宫中。”

    “姐姐说什么呢,不过是头一次侍寝罢了,并不是什么大事,王妃不必如此。”我连忙推托道。

    随即,王妃便吩咐人拿了上来。只见一丫头姿袅袅,似曾相识,走近一见,竟又是尤儿,我佯装细看如意,却实则在眼梢中打探这尤儿的模样。

    半晌,我才从她手中取下如意,伸手间嘴角一弯,对着尤儿会心一笑,那尤儿也是个机灵极的,见我如此示好,在王妃边多年却始终不得重用的她怎会不知其中意义。

    我点到即止,将翡翠如意放在怀中,转道:“谢谢姐姐想的如此周到。”

    王妃含笑,客气说:“区区如意一枚,何足挂齿。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回去了。妹妹早些用膳,好好休息吧。”眼光中满是真真意,叫人难辨。

    迎来送往,总要费一些功夫,好不容易一窝子人远去,我和秋兰总有体己话要说,故而为了遣走小莲,我便走近小莲道:“小莲,快将王妃给的如意好好放起来,记得要挑个安全些的地儿,这翡翠如意可珍贵的很,王妃实在是贴心。”小莲忙小心翼翼的接过去,一步一步退出帐篷时甚是当心。

    我见她离去,回头松了口气对秋兰道:“之前叫你查乌其格图雅,你可有蛛丝马迹?”

    秋兰走近,悄声道:“从前在宫里,奴婢问过几个宫人,都是一味摇头称不晓得的。我也不敢大肆询问,免得叫人怀疑,便就这么搁置了。”

    我想了想,道:“若我猜的没错,乌其格图雅定是布索纥恪心中之人,这么一来,权势和必无法两全,左右其中故事定和呼察氏脱不了干系,想来彼此间隙也就从此种下了。乌其格,乌其格————”我似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秋兰道:“光听这名字,就知道一定是氏族之后,趁如今在草原之上,人多好迷糊,你且下去细细查看有没有姓乌其格的氏族,随后找个不起眼的奴才,一问便知。”秋兰听了,连连称这是个绝妙的办法。

    我又叮嘱她,道:“务必要问些乌其格图雅的喜好打扮和模样来。”秋兰点点头便拿着茶水作掩盖,徐徐退出帐篷去了。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