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四章 塞外祭天 (13)

    我刚将自己包着白布的伤口放进被褥掩盖住,只见秋兰小莲两人一前一后掀了帘子进来。^/非常文学/^

    秋

    兰眼见此此景,立刻便是慌了神,匆匆几步过来,近了前拉住我的右手臂,张口就道:“小姐,这,这————”

    我不想她说出下面的话而乱了计划,我带着微笑,轻轻拿左手拂上她的手,轻轻握紧作下暗示。秋兰是什么人?毕竟是一直跟着我的,如此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早已足够让她明白我心中所想。

    只见秋兰微微一顿,马上退出几步,跪在地上道:“奴婢恭喜小姐侍寝,头回侍寝竟是新年节气里,实在可贺。”

    我听了,脸上笑容未止,眼角则是偷偷去看一旁的小莲。只见那丫头满脸的惊恐,不停的抹着额头的汗水,似乎眼前的戏码跟她脑中所想并不相同似的。她眼见秋兰跪下祝贺,便急急忙忙也道:“娘娘,奴,奴婢也恭喜小姐。”说着,便磕下头去。

    我眼看她明摆着是慌了神,便故意佯装欣喜说:“真是奇怪,不知大王怎么就来了帐篷了。”小莲听了我这话,子不住的发抖。就在此时,我已全然确定,整件事的内应一定就是她。

    我瞧着她,问道:“小莲,你说的一点也不错,这牛啊助眠的很,我一度迷糊极了,差点就叫大王不高兴。明你再送些过来,可好?”

    小莲连连点头称是,继而又道:“既然娘娘喜欢,奴婢这就去吩咐厨房,牛,牛这东西必是一清早就要备下的。”

    我笑着说:“去吧,辛苦你了。”小莲如得了大释,立马起,低着头退出了帐篷,远去了。

    我见她走了,便将手臂从被褥中拿了出来。秋兰起上前,看着我包着白布的伤口大惊道:“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儿?适才您————”

    我将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个“嘘”的动作,悄声道:“去帐前瞧瞧可有人。”

    秋兰忙去门前左右看了看,回来道:“小姐,一个人也没有。”

    我点了点头,便拉着秋兰在头坐下,秋兰为我拿出干净的亵衣穿上,而我则将来龙去脉都说与她听。

    说完后,半晌,秋兰极近哽咽道:“真是苦了小姐了。那,所以小姐怀疑————是小莲做的?”

    “原先我并不确定,只是心里有这么个念头,”我指着一旁的牛罐子继续道:“后来,我想着正喝过了她送来的牛子才会不听使唤。加上她与你离开帐篷前叮嘱我那句一定要喝下的话,如今想来却也是意味深长。另外,蛛丝马迹其实也是有的。我还记得那赛马回来,我与布索纥恪在帐篷中争吵,布索纥恪走时,小莲便直直站在帘子外头一动不动,还被布索纥恪撞的茶杯茶壶碎了一地。而适才看她言行举止,实在过份慌张的可疑。”

    秋兰皱着眉头,说:“小姐这么一说,我想起自来草原后,好几次,我总是找不见她人。每每突然出现又消失的。如此说来,行事曲折又想要掩盖不张扬的,按子就一定不是呼察玉儿。如果这么算,只剩下王妃了。”

    我点点头,说:“你同我想的如出一辙,即使不是王妃,也是他们呼察一氏,再没有别人了。”

    秋兰又满是不解的问说:“只是,他们还用下迷药此等下三烂的手段,费劲心思要把小姐献给布索纥恪,这是为何?如若小姐今后得宠,这么一来,岂不将呼察二千金多年累积的宠幸都拱手他人了?”

    我轻笑道:“你错了,他们的目的远不在此。想来自小莲来我这里那一起,只怕所有的一切就在他们掌握之中。而他们正是算准了我的不肯,所以才用下药这个手段。呼察氏个个知道我是怎么来到凉拨的,自然是被布索纥恪掳来的,而我的爹————乃是大蜀朝将军。他们怕后布索纥恪笼络了我爹,联手铲除他们呼察一族,独自为王。但好在我的不愿,恰好帮了他们一把。而若是他们再顺水推舟,让布索纥恪今对我用了强,如此一来,好叫我因此恨毒了布索纥恪,等我作出不可挽回的事儿来,后他们只要寻个由头把我除去便可了。”

    秋兰听了,默默直呼可怕。

    我握住她的手,道:“如今你我二人只得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记住,你还要像往常那样待小莲。”我瞧着门帘,又道:“只怕,这会儿子,她正在王妃那里报告战况呢。”

    秋兰听了,道:“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尽力保护好小姐。”语毕,我与她相视而笑。

    想来,如今这一刻便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只是,呼察氏————这场暴风雨,你们也是难逃!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