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三章 塞外祭天 (12)

    只见鲜红的血滴,一滴一滴“啪啪”滴落在丝柔白的单之上,由于手腕的伤口,使得近处脉搏不断的跳动。

    我趴在上,渐渐睁开双眼,见布索纥恪早已被我吓的退后好几步。而我这边,则是药力作用下,实在是精疲力竭的很。但令我为之惊奇的是,估摸是因着放出了血的关系,反而犹如解药一般,体竟然逐渐恢复了知觉。

    我子来,左手忙将被褥拉起盖住子,抬眼看着他,淡淡的说:“大王,我不是图雅,我是李妱。”

    许是被我的举动惊着了,又听我说了这句,自知尴尬,布索纥恪回了回神,倒吸一口气,恍然大悟道:“啊————你,你如此,这是为何?”

    我眼角瞥到一旁仍旧放着的牛,自我嘲讽道:“我,是事先被人下了药,适才的时候子一点儿也不能动弹。”

    布索纥恪一听,不敢相信的道:“下药?!”想了一会儿,继续道:“适才有一丫头来大帐里请我过来,说是你希望我今宿在你处特派了来请我。而这会儿子你又是一副不容侵犯的模样作什么?我还当你已然是愿意,对我————”

    他还未说完,我听的这一步步设计的如此之好,心中忿忿,便立马抢了他的话,说:“大王还不明白么,今夜你我,是着了别人的道儿了。”话音刚落的瞬间,他与我皆不言语。之后他似乎想要开口,却又并未吐露出一个字来。

    只见他几步上前,利落的撕下一根布条来,为我绑住流血的手臂后,说:“一会儿叫随行的宫医过来瞧瞧。”说着,他打量了我一番。

    我瞥见他的目光,不自觉的将手中的被子往上拢了拢。

    他读懂了我的意思,便转过头去看着炭火说:“几次三番早已是知道了你的秉,动不动便拿自己的命相要挟,在你眼里好像最为轻的便是命。你放心吧,你不愿意,我不会你。”

    面对他的这番话,我却着实有些惊讶。心想:过了今后我必不会再有结束自己这样的念头了。但又回头想想,其实自己每每的确是在拿他的不忍做赌注,便陡然又觉得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羞愧。

    而布索纥恪说完了这句,便起准备出帐篷去了。

    我见他走的急,忙叫住他,道:“大王,等等。”他停下脚步,转头有些欣喜以为我要留他,又带着些许疑问的看着我。

    我继续道:“请大王不要调查此事。”

    “这是为何?”他的不解随着我的话又加深了一层,眉眼之中却也多了一丝失望的愫。

    我转眼又望着那陶罐,说:“不过是后妃里有年轻不懂事的,互相难为的伎俩罢了,不值得劳大王烦心。只是,还烦请大王莫对外走漏今夜之事,只当一切如常便是了。”布索纥恪见我言语认真,便默想着点了点头,转去准备离开。

    但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未解,就是关于乌其格图雅的事,眼见布索纥恪这会儿心中对我含着亏欠,若此时不问便要失了这大好时机了。

    趁着布索纥恪刚要掀开帐篷帘子,我脱口而出叫住他道:“大王————”

    布索纥恪转头问:“又有何事?”

    可能心中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我话到嘴边,却又戛然而止,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没什么。”

    布索纥恪瞧了我一眼,说:“好好歇着吧。”随后便提步离开了。

    布索纥恪走远后,又过了半晌,我慢慢坐起来独自推敲。我知道,今夜之事远不止后妃作梗那么简单,先前种种拼凑起来,倒也不是无迹可寻。所谓计划,却也都是人为,绝无可能天衣无缝。我之所以对布索纥恪话中慌称暗指罪魁祸首是呼察玉儿,是因为我似乎隐约感受到了那个真正罪魁祸首所要的目的。今夜的帐,容我李妱后与“你”慢慢算来。

    我坐在头,故意将衣衫褪尽,散了一地。再拿被褥拉至前,万事齐备。我见满是凌乱,嘴角挂上笑容,转头对外道:“来人!去把秋兰和小莲叫来!”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