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一章 塞外祭天 (10)

    回了帐篷,秋兰忙拉着我问长问短:“小姐何时学会的胡笳?”

    我笑着道:“你道我夜夜晚膳后都出去小走一会儿是为了什么?”

    秋兰面露惊讶,问:“原来如此,只是那时侯乐和歌舞们要陪着布索纥恪与各王公宴饮,哪里有功夫教小姐吹胡笳呢?”

    我拉她凑近道:“不是乐,是呼察敏额。”

    “什么?”秋兰一听张着嘴连连后退好几步,继续道:“小姐糊涂了吗?与他走的这么近,若是被————”

    突然,听的外头有脚步声,我忙捂住她的嘴,叮嘱说:“嘘,莫要说了!”

    说话间,外头小莲掀了帘子进来。

    我一见是她,便间接的松了口气,笑着走过去说:“端进来的这是什么?”

    小莲见我过来,忙道:“娘娘当心,这是上头吩咐送来的新鲜牛糕,刚制的,乎的很呢!”她说着,忙找了一个空地方放下。我过去打开盖着的盖子,一股子浓浓的香扑鼻。

    我瞧着冒出的乎气儿,说:“还真是刚做的,冒着气呢,你们快来尝尝!”说着,我取出一块递给秋兰,又拿了一块给小莲。

    小莲见了,有些胆怯,忙说:“奴婢哪里能吃得主子的东西,奴婢不敢。”

    我与秋兰对视一眼,笑着说:“在我这儿本就是没有规矩的,有好的东西都是一起分享。你跟着我的时还是浅些,你瞧,秋兰便是早已习惯了的。”

    秋兰去拉着小莲的手道:“小姐的脾气是极随和的。”

    小莲虽还有些不知所措,但脸上的感激却早已展露。只见她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我手中的糕,脸红的有些说不出话,我见她有些尴尬,忙又道:“只当是自家姐妹就好。”小莲有些激动的连连称是,又抿了抿嘴唇似有话要说。

    随后,她们为我铺好了被褥后一起退出帐篷时,小莲忽然转头说:“娘娘,这牛————这会儿正烫着,过会儿就寝前喝下自是最好,助眠的。”我听了顿觉温暖,笑着微微点头。

    如小莲所说,待牛又凉了一些,因着是大陶罐装的,我取了茶杯倒了一些出来,闻着牛的气味极香,我忍不住轻抿了一口,瞬间牛的香气在口中满益,好喝极了。

    喝过了牛,我脱去了外衣只剩下亵衣,急急钻入被褥,拿出从前装梅花簪子的方盒,仔细观赏,就好似见到了赫之桓一样,看著看著獨自便笑了起來。

    誰知,刚躺了没一会儿子,忽的不知怎的,觉得子渐渐了起来。我只以为是炭火烧的过旺了些,忙叫了帐篷外守夜的小丫头进来熄灭了一些炭火。但却不管用,又过了没一会儿,这股子邪逐渐从心尖蔓延至全,甚至烧到了喉咙口,甚至,连一层薄薄的亵衣都叫我无法忍耐這股熱勁兒。思绪也开始伴着混乱,心神更是有些迷离,手裡一松,梅花盒子掉在一旁。我知道自己是糊涂了却又不敢乱动,只好一个人待在上一动不动。

    猛的,只听得帐篷被人“哗”的一声掀起。我转头一看竟是布索纥恪!心中陡然有些慌张,低头看看自己被汗浸湿的亵衣,我忙去拉被褥想要遮住自己,但右手去拉被褥时却发现一点都没有力氣,浑软绵绵的。

    只见他凑近我说:“为何唤了丫头请我过来?”他拿双眼打量着我全,我有些害怕,怕的不仅仅是当下子莫名疲软,更怕的是不知是谁,挖下了如此大一个陷阱要害我?!!

    脑中也来不及想别的,面对此时火中烧的布索纥恪,心中只想着到底要如何度过这一难关——————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