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O八章 塞外祭天 (7)

    凉拨人历来认为自己是赖长生天之赞力,托长生天的护佑的,故而祭天事宜犹为重视。凉拨人把自己的祖先视为族神,随之予以祭祀。 又左右都是到年关的时候了,上下更是一派忙碌,只听说过几是要祭天﹑祭山﹑祭祖﹑祭火﹑祭石﹑祭河﹑祭树﹑祭祀图腾的。而祭天为凉拨国俗,长幼尊卑分的也极为严谨清楚,布索纥恪作为封建藩王,每年都会和凉拨的氏族诸部落王一同“躬天”,今年与往年也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按着祖制来的。

    那以后,布索纥恪没有再踏进这帐篷一步,呼察玉儿没再来找我麻烦,一切又再一次回到了从前,我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留恋这样的生活。

    晚膳过后,帐篷里的炭火噼里啪啦的烧着,手中握着暖炉却也闲来清静的很,今白天我也是称了子疲乏,未去马场看王公赛马。

    秋兰在一旁道:“却不知在这风沙之地还要待多久,咱们倒是越走越到不好的地方了。”

    我“扑哧”一笑,递了手中的暖炉给她道:“你别抱怨了。快来暖暖,这帐篷大的很,炭火也是無用的。瞧你站着累的很,快些来坐会儿吧。”

    秋兰皱起眉头,道:“小姐这是又要出去么?前几便一直赶着晚膳后那会儿子出门去,老晚才回来。”

    我嗔道:“你倒是管的多,我只是积了食出去走走罢了。”

    秋兰拿我没法子,只好接过暖炉放下,为我披上大氅后,送我到帘子外,道:“小姐快去快回,外头冷的很,快些回来。”我笑着连连称是。

    (更多章节尽在小说阅读网)

    其实出门,也只为了向呼察敏额学胡笳。经过几天的吹奏,我越发上了胡笳的声音,似是萧瑟,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堵在口。呼察敏额虽是将军,教我吹胡笳的时候却是仔细认真的很,我也是从心底里感谢他。

    匆匆赶去老地方,呼察敏额却每次都早早等在那里,他的背影总是那么孤独,给人一种寥寂之感,反倒和胡笳的声音相契合的紧。

    许是我的脚步声惊扰了他的思绪,只见呼察敏额转过头来,有礼道:“见过娘娘。”

    我忙说:“说了几次不用如此,师父却还是如此客气。”说着福了福。他见我喊他师父,竟自己不顾的笑了起来。

    我也跟着呵呵道:“将军私下倒也是个平易近人的,不像战场上那样难以接近。”

    “我难以靠近么?”他反问。

    我笑说:“第一次见将军便是一副严肃模样,也发现将军话从来都是不多的,做事又极其认真负责,故而显得难以接近。”他听了默默无语,想着我的话。半晌只听他又道:“娘娘,胡笳的吹法我已基本都教予给你,今且教授你如何奏乐《布拉巴》。”

    “布拉巴?像是个地名?可有典故?”

    他放下原已近嘴的胡笳,道:“布拉巴原是凉拨发源之地,后却被大蜀侵略所占,现今仍旧是大蜀属地,民间便因此有人谱了这首胡笳曲。”我低头无语,只听耳边胡笳声声而起,诉说着家园被夺的苦痛和无奈。

    他一曲完毕,将胡笳递给我,我一手接过,按着他的手法技巧吹奏起来。因着心中也想念大蜀,绪融入其中,吹得倒是顺畅极了。

    呼察敏额见我学的极快,玩笑说:“没想到娘娘掌握胡笳的速度倒是极快,真乃聪慧。”

    我羞涩推说:“谬赞了。”眼见时辰已不早,我便道:“时候不早,我也要回去了,明祭天,定有宴饮,故后再来此地跟师父学习。”呼察敏额看着我,满是意味的点头称是,而我则转提着裙子远去了。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