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O六章 塞外祭天 (5)

    凉拨各个部落的马历来养在外头,自然是极好的,远比大蜀的马来的壮硕高大。从前在赫之桓府里也见过类似的,却也不见有这许多。同呼察玉儿一同去选马,见她左右横挑竖挑,仿佛匹匹都是她熟知的,利落快速便已是选定了。比起她来,我倒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秋兰跟着我,一边绕着马厩走,一边说:“小姐脾气一上来,我就知道拦不住。可这回是在拿命做赌,可是值得?若是一会儿小姐没法子,咱输便输了。”

    我道:“我自己倒也罢了,那呼察氏竟然拿爹来做哄抬价的垫脚石,这我可不依。虽说是有些冲动,却也要做些李家的样子给他们瞧瞧的。”

    正说着呢,蛮奴哈着腰,小跑而来。见了我,忙道:“大王吩咐,将自己那匹极好的汗血宝马赐与娘娘来赛马。”

    我一听,忙不迭回头向着布索纥恪的座位看去,只见他与呼察老爷谈的正欢,并未注意到这里。

    我回头谢过恩后,跟着蛮奴去牵马,心里想道:布索纥恪明着将他自己的马借与我,且不说王妃和呼察玉儿心里如何想。这么一来,明摆着在这一个小动作上和呼察氏族对着干,想来终还是压不住他口的那口气,想灭一灭呼察氏的威风吧。

    不一会儿,便已经到了马厩,这马厩因着唯独只关布索纥恪的马,造的也大些。果真是名不虚传的汗血马,我只轻轻一触碰,便已是一手红。此马高大,毛色又亮,实在是马中之王。想着从前赫之桓带我骑过马,但却也是带着,从未放手让我自己试过。而今我既然此言一出,不是君子,但必也是驷马难追的,对我来说,更多的抑或是骑虎难下,因此更是要放手一搏了。

    马场之上,因着我与呼察玉儿份不同些,引来许多人观看,声势一时大的不得了。呼察氏在朝中势力举足轻重,故而溜须拍马迎合呼察氏的也不少,一时倒反而显得布索纥恪境遇有些尴尬。他们见我骑的是布索纥恪的马,便是知道这场所谓的马赛背后的意味,更多的部族首领都纷纷选择未知可否的态度。

    一旁,呼察玉儿打量着我,道:“狐媚妖术,别以为你从大王手里硬骗了这汗血宝马来我会怕你!”

    我直直看向前,头都不回,说:“想必你今费劲心思要骗我上马,也不过就是想显示你的骑术罢了,却自己都没想到弄了这么大的阵帐。呼察玉儿,要怎么首场,你且自己掂量看着办吧。”说着,我便自然的轻轻捋起汗血宝马的毛来,等待开始。

    半晌,只听一边蛮奴一声令下,我便与呼察玉儿同时出发。

    呼察玉儿毕竟从小生在草原,一开始跑便比我早了半个子。

    她带着笑轻蔑的往后看着我道:“没想到,你竟然根本不会骑马,我今天是赢定了。”说完,更是加快速度向前。

    我虽不至于在马背上东倒西歪,但叫他们凉拨人一看就知道,我连个半调子都算不上。不知不觉,呼察玉儿便快到这头的终点,要返程了。

    我见了这景,心想,再这般下去,若是赢不了她,只怕到时呼察老爷对爹鄙夷的话更是层出不穷。而另一方面,想来布索纥恪压在我上的砝码也要满盘皆输了,果真如此的话,便真是被我害的冤枉了。想着,便更是用力抽打马鞭。

    呼察玉儿到了尽头,勒马回头,存心停下步子来等我,好讥讽我一番,只听她道:“爹说的一点儿不错,李妱,你和你那险的爹一个模样。昨大王去了你的帐篷,只看今我赢下这赛马,大王今夜必是看重我。”

    我心中只暗好笑:这呼察玉儿竟一点儿都看不出她爹与布索纥恪如今的形势。

    口上却道:“是么?那我倒是叫你看看什么叫作险?!”说着,我拔下头上的凉拨银簪,拿尖的那头猛的往汗血宝马的股上刺去——————

    只听马场之上,一声撕心裂肺的马叫。瞬时,我的马匹狂奔回程,直冲长矛的位置。而我在马背之上,左右跌撞,随时可能摔马着地来个香消玉陨。呼察玉儿被我的举动吓的已经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只在背后傻呆呆的看着我,一副惊呆了的模样。

    而我,眼见便要拔下长矛,取得这场所谓赛马的胜利——————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