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O三章 塞外祭天 (2)

    适才进帐篷的时候,便已是暮色临了。现今这时候,外头夜色渐浓,火把一处隔着一处燃烧着,噼里啪啦的声声作响。这里也安置的犹如宫里一般,王妃的帐篷在最中间,稍稍大些,我与呼察玉儿的则分置两旁,我掀了帘子出去后,只见呼察玉儿的奴才进进出出忙个不停,我偷偷嘴角一扬,悄悄抄了一旁的小道,连连小跑着向远处而去。

    沿着灯火,我摸着来到了布索纥恪和一干王公的帐篷围区外,里头不断传出嘻笑与说话声,还伴着一阵一阵的熏烤香味。此地好生闹,好奇心实在趋势着我,明知不可踏足,却仍旧一百个忍不住。正想着准备进去一探究竟,忽然被立于两旁的卫兵猛的拦住。

    只听其中一人道:“何人?此处不得随意进入。大王正与大人们议事呢。”

    我见这二人面上凶神恶煞,心中已是知道,无论怎样,今夜恐是如何都见不着新鲜劲儿了。心中压了压,百无聊赖的往回走去。

    走来容易回去却是难的,因着此处帐篷多聚在一块儿,火把也就点的大些,容易辨认。但后妃的帐篷处,只有三顶,从这里远远看回去,漆黑一片,走着走着,便叫我直直不知方向。许是今奴才说了布索纥恪不会来后妃的帐篷,故而早早的她们便是睡下了吧。我一人在此,陡然生出一丝恐惧来,但也没有法子,只得硬着头皮向前。

    走了几步,耳边忽的传来一阵极具悲凉的乐声,听似笛音却又不像。我寻着那声音的方向走去,月光下,只见得一健壮的男子背影,却也看不正切,但因着乐声实在动听,便徐徐向那处走近。

    走近了我也不声响,只一味听着,这曲子婉转极了,之中似是包含这无尽的哀愁,说不清的无奈。曲子声声,却是化作我肚中相思,吹乱了我心中的几多愁。直叫我想起从前,便不知不觉的暗暗蹙起眉头来。

    忽的,听的曲声戛然而止,前头那男子开口,道:“为何偷偷躲在人后?”这声音好熟悉,我心中闪过一丝疑虑。

    只见那人转过来,我抬头一看,竟是呼察将军!

    他见了我的面也是足足的一惊,我虽有些尴尬,倒也不至于手足无措,反而他倒是一阵惊慌,眼中左右闪烁。

    我见他奇怪,便道:“怎么将军不在帐篷中与一干大臣饮酒庆功,反倒在此独自吹这————”

    他忙接话说:“原是不凑官场的那份闹的。”他见我眼盯着他手,便道:“这是胡笳,娘娘是从大蜀来的,许是不识。”

    我看着他手中的胡笳道:“此器奏出的声音倒是极具悲戚,叫人听了心中直怀念起旧事来。”

    他道:“是。”

    “将军适才吹奏的曲子叫什么名儿?”我对上他的眼。

    只见他将目光迅速躲开,说:“并无什么名字,只凉拨的民间曲子罢了。”

    半晌,我道:“那————我有个不之请,将军可愿教我吹奏胡笳?胡笳的声音我听来实在喜欢。”

    他继而又是一大惊,瞧了瞧我,转而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胡笳却没有说话。我心中也着实知道这个请求有些不妥,便也不作强求,见他不言语,我就转头准备离去了。

    刚走出几步,只听后突然一声干脆,道:“好。”

    我转头见他神依旧紧张,似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模样,我笑着说:“是,那请将军明在此处等候,学生自会前来赴约。”说着,我轻轻福了福

    他只木然的站在那头,不作回答。

    我看他呆若木鸡,便笑着准备提裙离开,走时我又问说:“对了,将军可知后妃的帐篷在哪个方向?”

    他刹那回神说:“娘娘走错了方向,只需返着回去,向对面那处走就是了。”

    我一听,扑哧一笑,笑完许是自己都觉得失了礼,忙急急向他道谢,继而沿着他指的方向走去了。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