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求救 (4)

    布索纥恪出宫必然是乌压压跟着一群人,他形魁梧,步子又大,故而后的奴才都要一阵小跑才跟得上,所幸不一会儿便到了呼察玉儿的宫中。而此时,呼察玉儿的宫里早就是一片漆黑,奴才主子各自睡觉去了。

    那些守门的奴才一见是布索纥恪来了,不像是怕的,又拿眼撇了撇我,像是等错了人一般,跪下说:“禀告大王,娘娘睡下了。”布索纥恪一听,横踢一脚,大吼:“不要命了,拦着我作什么,还不快去。”另一个奴才则是机灵,忙让开了道儿,急急往里头去禀报。瞬时,整个里灯火通明。

    说是睡下,却不等多久,才一会儿呼察玉儿就由着贴侍婢扶着,一边打着哈气一边慢慢走了出来。

    我见她只着了一件亵衣,外头披着中衣就出了来,许是有人只通报了布索纥恪的到来,使得呼察玉儿一味只当她的大王来找她叱咤**的,故而穿的如此伤风败俗。

    这会儿子,呼察玉儿才睁开眼睛,一看这外头奴才跪了一地才知道自己失了份,只见她愤恨的盯着我,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大概她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如此不依不挠,把这宫里唯一的也是最难弄的男人请来了。但此时,她呼察玉儿要反悔也是晚了。

    ————————————最新章节尽在《小说阅读网》————————————

    布索纥恪一步上去便说:“玉儿,你要处罚奴婢也要有个规矩,既然是别人宫里的,你何必要自己拦在上?”

    那呼察玉儿见布索纥恪的话说的体贴,便说:“那依大王意思如何?大王说如何,玉儿就如何。”呼察玉儿此番话说的实在是称得上是嗔,正说着呢,也不顾一屋子的人,紧紧贴在布索纥恪上。我站在一旁,只觉得眼前所有的这一切,叫我看了实在是恶心极了。

    布索纥恪不做声的推开呼察玉儿,吩咐了蛮奴道:“你下去,将那奴婢带上来。”

    蛮奴匆匆而去,半晌才回到中。我握着秋兰的手,心中也是十二分的着急,独自呆呆的向外望。只见,一满是血的女子被半拉半扶的带了上来,头发凌乱,衣服也是不整齐的,背上鞭子抽打后留下的血痕还依稀可见。

    我忙脱下大氅为如意遮盖住,面上早已忍不住,哭得像个泪人了。

    心里想想,竟要如意一人为了我的缘故而承受这么多的痛苦与无助,凭什么?!想到这里,我好似是怒火攻心,忽的站起,冲到呼察玉儿跟前,右手“倏”的抬起,猛地给了她利落的一巴掌!

    顿时,偌大个大,只听手与脸颊相碰撞的“啪!”一声。随后,便只剩下了一窝奴才面面相觑的惊叹。

    我接着便一字一句的告诉她:“这是替你父母打的,也好让你知道皮的痛也会痛在心上,别人也是人生父母养的。”

    呼察玉儿先是看着我惊呆,甚至都来不及顾忌自己脸上的红肿,随后便是抽泣着嚎啕大哭,吵着叫丫鬟去拿马鞭,要去外头和我决一雌雄。

    此时的布索纥恪似乎也被我的这个举动吓得好一惊,直到呼察玉儿的哭声响起,他才整个人回过神来。

    只见他也未怪罪我,缓缓回头对着呼察玉儿说:“今后谨记凡事收敛就好,今我宿在你这里就是了。”

    呼察玉儿见布索纥恪话中安慰,就一味将头埋在他怀中索取。我看都不屑于看她,立马转去照顾如意去了。

    布索纥恪见我衣衫单薄,便脱下他上的大氅为我披上,众目睽睽,我不好强硬拒绝,只得接受他的这份。而呼察玉儿的眼里此时藏着的却满是妒嫉之意。

    布索纥恪陪呼察玉儿进里屋前又叫了蛮奴为我们准备轿撵,也吩咐了连夜叫宫医为如意诊治。我回头谢了他后,与秋兰一阵倒腾,才把即将昏迷过去的如意抬上了轿子,就这样,三人依偎着回了宫。

    回去的路上,我担心着,不仅仅是伤的极重的如意。还有,未知的明天。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