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求救 (2)

    这时候,呼察玉儿的宫里也正是用过晚膳的时候。我与秋兰匆匆而来,并未事先通报,但呼察玉儿却正端坐在中,像是原本就知道要有人来似的。

    我见了她,因着与她平级还想行个礼,但见她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更像是一位资历深厚的国母一般,我站在下头也干脆不去作这场面上的功夫。

    我藏好心里的万分焦急后,开门见山道:“听闻妹妹今叫了我的侍婢如意来问话,不知问好了没有,可否快些放她回去,我宫里却是找不到人服侍做事呢。”

    呼察玉儿见我话说得直白,在上头拿着帕子细细擦了擦嘴角,继而又装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说:“姐姐来的正好,莫不是你来,我也是要叫人去请的。今原是叫如意过来问些话的,无非便是看着姐姐你初来凉拨,好从你贴侍婢口中问出些好歹,随后妹妹这做主人的时时注意着关心着,一旦得了空便给姐姐送些吃的用的去。”

    说着,她由丫头服侍着向我走来,左手拍着口,仿佛受了惊吓,继续说:“哪知这如意好大的胆子,我问话的时候,她抬着个头傲的不像话,回话时竟口口声声喊着大王的名号。”说到末了,呼察玉儿踱步至座椅旁,话还没落音,只见她拿着双手狠狠一记拍着座椅的扶手大喊:“敢问姐姐,这如意什么来头?小小奴才,好大的胆子!”

    ————————————最新章节尽在《小说阅读网》————————————

    我抬了抬眉眼,道:“妹妹何必动这么大的气,教不好下人原是我失职,要管教自是请妹妹尽管交予我来管,不劳妹妹费心了。”

    呼察玉儿看着我,佯装体贴说:“姐姐说哪里的话,王妃时常说比起大蜀,凉拨儿女豪放些规矩也少。只是这如意嘴上对大王不敬,我怎可袖手旁观?传了出去,莫叫人看了说我们王公贵族的没了份不是?”

    她句句说的在理,只因如意今的错犯得太过,把柄握在她呼察玉儿手里,实在叫人一张嘴辩她不过。

    “姐姐,只管放心。放如意在我这里,几以后,定叫她学了咱凉拨的规矩,再送回去你宫中吧。”呼察玉儿见我眉头微皱,竟掩盖不住嘴角的笑意,此时的她好像是赢了一场胜仗一般。

    我没有法子,只得告辞,与秋兰转准备返回宫中。走出几步,心中只想着:恐怕这几如意在这儿的半定不好过————

    刚刚出了呼察玉儿的宫门口,只见一旁有个年纪大的嬷嬷此时迎了上来,见了我,眉头微蹙,道:“娘娘快些想办法救救那姑娘吧,奴婢从未看见过我们侧妃娘娘对谁用过这么大的刑。”

    起先她说话我并不在意,呼察玉儿行事乖张,她宫里的一草一木都让我生厌,更别说她的宫人了。只是,这会儿子这嬷嬷说了这些话,直直叫我回过神来,甚至有些不信,我长大嘴巴,腿脚不一软,一手抓住那嬷嬷说:“用了什么刑?人这会儿在哪里?可还好?”

    那嬷嬷见我急,结巴的说:“用的是鞭刑,还浇了辣油的鞭子,一鞭一鞭往那姑娘上打,老奴看着实在是————”她讲了一半,竟说不下去了。

    我听着捂着嘴,额头冷汗频出,一度想要冲进呼察玉儿的宫里大闹它一场。

    秋兰见了,忙拉住我,说:“小姐,你这进去一闹,别说呼察玉儿断不会放人,到最后恐怕自己也没法儿收场。”

    秋兰拦着我的肩膀,我扶着她的手,轻声说:“那此时该如何?”

    秋兰倚在我耳边道:“如今,只有去请布索纥恪来,才能救如意了。”

    此刻的寒风中,忽的飘起大雪,原本地上就积着厚厚的积雪未化,这时候,不但路途寸步难行,心中更是觉得苦寒无比。

    ——————请大家尽量在《小说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并点击推荐和收藏。你的支持是我更文的绝对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