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邀请

    自那布索纥恪来过我宫里后,一开始几,下面的人做事也勤快了些。之后的几天我也不过每看书罢了,那些奴才见我没有脾气,万事也都不甚上心,就开始偷懒的偷懒,当差时咬耳朵说话的也是许多。

    只是,下头的奴才也都是有眼力劲儿的。时一长,三五天一过一直看不见布索纥恪进这宫里来,虽不明白这里头的原由,但也知道自己的“本份”————溜须拍马的本份。世态炎凉,人心本就难测,故而我也并不怪罪。渐渐的,外头园子里的落叶隔个两三天才打扫一次,每膳食也要如意去催。

    这傍晚,我又呆呆的无事可做,心里虽然因着这几天的闲散有些高兴,但毕竟世间万事说不好,心中仍旧随着夜幕降临,想着布索纥恪会不会随时进这门来而感到一阵阵害怕。

    就在这时,只听门外人声哄哄,闹的很。我仿佛回神一般,便起想着去看。还没走到门口呢,只见秋兰迎着一年岁大的嬷嬷进门来,这嬷嬷从头到脚带着一股子谄媚,见了我直直哈腰叩头总也算是知礼,笑着说:“侧妃娘娘在呢!王妃说,这几天气逐渐大冷起来了,正前的腊梅倒都开的甚好,叫老奴来唤了娘娘明去同赏呢。”她说着,又转指着后的若干首饰和炭火说:“这是王妃叫奴才来带给娘娘的,娘娘若是没别的事儿,我便退下了。”我笑着点了点头,嬷嬷便带着几个太监回去了。

    秋兰将首饰放于桌子之上,又吩咐外头的太监将炭火拉去柴房,那些个奴才看是王妃送来的,又勤快的忙进忙出。

    秋兰回头来说:“王妃知道娘娘远道而来,边定无什么首饰在旁,王妃的心思真是细腻。”

    我拿手去抚摸这些银制的凉拨首饰,一个个都看着夸张极了,坠珠纷纷垂下,看来都觉得头重。想来凉拨男女格都豪放的很,连女子头戴的首饰都带着一股子的说不出的张力来。

    但我心中这会儿子还想着一件事,那便是:只盼着明布索纥恪别在就好,那后,我的心中对于他已觉着有几分尴尬,怕明再见我恐是头都不忍抬起了。想着,我走到前,让秋兰将首饰理好收着后,便由着秋兰服侍着睡下不提。

    第二,早早起来梳妆打扮,称病一直躲在屋子中也一直未曾给王妃请过安。绕是这样,也难为王妃时时都想着关照我。趁着今儿赏腊梅,正好自个儿去回了王妃盛,也出去走走,接接地气。

    秋兰为我梳妆时,我用了昨王妃送来的首饰,但吩咐秋兰梳了个低些的发髻,秋兰手巧,梳的发髻历来好看,大蜀的发髻按上凉拨的发饰显得粗中带细,别有不同的风味。

    梳妆完,如意恰巧端着早膳进屋里来,放下后说:“小姐近进食一直甚少,昨晚饭又未进,这会儿子快来吃些面饼吧。”

    我微微撇眼,又见垒成小山的油饼和一式样的浓茶,我看了竟有些反胃,便说:“不了,我这会儿子实在用不下,看着只觉得油腻反胃。”

    如意与秋兰对视了一眼,秋兰几步过来道:“小姐可是哪里不适?”

    我摇摇头回道:“也算不上什么不适,只是没力气,吃不下东西罢了。许是一直在屋里的缘故,出去走走或许好些。”

    秋兰扶着我起来,我缓缓走去对如意说道:“想来从前在府里,第一次去梅园是你陪我去的。如今,你可愿再陪着我走一趟?”

    如意赶忙说:“小姐,如意当然愿意。”

    我苦笑着点头,道:“那快下去准备准备吧。”

    “是。”如意匆匆远去。

    我望着如意远去的背影,眼光仿佛还是停留在那个转角,无法离去。但此时此刻心中想得,满是第一次去梅园碰见赫之桓的光景。他的笛声,他的影,犹如一切都是昨才发生的事,想着想着,心口一阵难受。

    秋兰见我出神,知道我在为谁难过,只走了过来,顺着伸手为我蒙上头纱。我眼光随着她的双手一动,两颗泪珠不掉落,我忙佯装无事般拿手抹去,笑着说:“怎么给我蒙起纱来了?”

    秋兰道:“凉拨风沙大,虽这宫中树多,离开草原是远些。但外边儿还是多风沙,蒙层纱遮着也是好的,免得沙子入眼,惹的小姐不适。”

    我拉起秋兰为我安置好头纱的手,笑着说:“十个都不及你一人细心的。”秋兰认真的回说:“小姐开心,奴婢才放心。”

    这时,如意进了门来,我又吩咐了秋兰些话后便带着如意赴王妃的约去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