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错

    如意两手垂立,只一味站着。

    我唤她:“如意,给我倒杯水来。”如意转头到茶杯处,拿了小杯,提了茶壶正徐徐倒水。

    我坐在一旁,悄悄看她。只见如意虽说年龄不大,却也正是含苞放的年纪。她段婀娜,柳叶眉,一双眼目俏姿可人,生的也好。

    正想着呢,如意拿了水杯过来与我,我回了回神,抿了一口茶水,道:“如意,你是怎么进府里来的?”

    如意回道:“从前小不知道,后来大了,听府里老妈子说,仿佛那年朝廷内斗,抄了不少的达官贵人,那些官家的奴才便都一个个流落在外。那时候府里正好缺人,故不知是哪个好心的管事把我从人贩子手里买了来。”她说这件事时好似说的是一件不干自己的事,那样淡定,那样平静。而我,却是第一次听她将自己的世娓娓道来,心里竟有些难过。

    我抹去眼底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起来走到镜前拿出一支平的点翠珠钗来递给如意,如意见了忙推脱不要。

    我硬塞在她手中言道:“想来你也同我一般大,女子在这个年纪正是打扮的时候,姑娘家有的心思我有你定也有。”

    我说着,轻抚珠钗的纹路:“这支珠钗还是立夏,你陪我一起去赴赫之桓约的时候在市集上买的。颜色好看极了,我历来最是喜欢,今给你,也算做小姐的一份心意。”如意见我话说的如此,自知也不好推脱,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接下了。

    “好了,你且下去休息吧。”我说。

    如意听了感激的点点头,说:“是。”刚转,她又回头叮嘱:“小姐,凉拨气候干燥难耐,平里多照顾自己些。有事立刻吩咐奴婢便好,小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小姐好什么都好。”如意的一个“亲人”说的我感动万分,我面上点头转,背里却忍也忍不住,待她出去后,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

    本想叫了如意留下,试探看看如意到底对赫之桓存了几分的念想,但我却发现自己实难开的了这个口。我与她同为女子,同钦慕于一位男子,为何我却要这般询问她,甚至在我看来更有些迫她。这个时代自是有其尊卑分明的等级制度,但我远从另一个社会而来,却也被这看不见的封建罪恶荼毒了我的心灵,我有什么资格在此地带着我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私去探知一个姑娘的底线。如意从未伤害过我,只默默带着她对赫之桓的意与好感在心中而已,有何过?此时此刻,我好恨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我竟变得这么面目可憎了。

    过了一会儿,秋兰推门而入,见我有些怨念的蜷在椅子之上,以为我又哪里不适,忙过来问我。

    我见了她,说:“没事,子都安好。”秋兰松了一口气。我拉着她的手,道:“今后不要再去探知如意的心思了,我知道她心中的那片温存是留给谁的就足够了。如若我们存心打破,必是要叫她心里不好受。若是她割舍了这份她都得以珍惜的快乐,我心里也是要万分不安的。”秋兰叹了一口气,独自站了一会儿便要走出去为我准备晚膳去了。

    这凉拨的宫里人人看大蜀心里不是滋味,更别说我是从大蜀来的了。左右除了王妃吩咐的,也不见有人殷勤侍主,只一味随着秋兰和如意服侍。

    这时,秋兰还未走到门前,一太监摸样的人过来作了一揖,道:“娘娘快准备吧,大王冬猎回宫,晚上要到您这儿来呢!”

    我听了,忙一个劲儿坐起道:“什么!你不知王妃说了我近一阵儿有病在不能侍寝么?”

    那太监面露难色说:“王妃是吩咐了,可大王执意,王妃也是没有办法。”我百般推辞,心里焦灼得不行。

    秋兰自然也是与我一同着急,她在一旁说:“我们娘娘子不适,若是传给了大王可如何是好?”太监正不知怎么应答————

    听着门外一群人的步子匆匆来到门前,一浑厚声音响起,“本王子硬朗,自是不怕传的。”我一听这声响,步子往后一退。

    只见布索纥恪大跨步进来,道:“都下去准备晚膳,本王在侧妃这里用。”他后奴才齐刷刷叩头退下。

    秋兰这会儿只好跟着首领太监下去了,只留我一个在这屋子里面对这最具危险的挑战————布索纥恪。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