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王妃

    因着今天进宫的阵仗以及下头的人看着布索纥恪对我的看重程度,如若一直躲着不去拜见,估摸这王妃也断不会拿我如何。

    只是,一味躲藏始终不是办法,想来宫闱之中,免不了都是些勾心斗角的狠招,宫女太监也都个个儿睁眼看着呢。

    一来,拖着不去落了茶余饭后的口舌并非我所愿也非我

    二来,如今我是名义上的主子,但却也尚未真正成为布索纥恪的侧妃,也好直白的对着那王妃说些撇清干系的话,若能求个太平自是甚好,毕竟见到布索纥恪多一次便是离危险越近一分。

    凉拨国的宫一点也不大,可以说几个回廊便就能到了这王妃的外。王妃住的宫比起我那里自是气派些,但看着却还是不及大蜀皇后所住宫的二分之一。

    前几个宫女见了我许是还不认得,便只一味低头。

    秋兰松开扶着我的手,上前一步道:“烦劳进去通报一声,只说新侧妃来拜见王妃娘娘。”

    那几个小丫头听了秋兰的话,又忙回头看看我,一个脚程快的立马匆匆进去通报。

    而另一个则寒暄道:“娘娘一路定是累了吧,快些站到里面来吧,外头可是冷的紧。”她正说着,掀了帘子让了半个子叫我进去,我恭敬不如从命,携了秋兰一步跨入屋内。

    正在这时,那头进去通报的小丫头出来说:“王妃睡了刚醒,正穿衣呢,叫娘娘先去偏坐着等吧。”

    于是,我又跟着这丫头缓缓来到偏

    这凉拨的宫外头的确看着与大蜀没有什么不同,那些大蜀有的这里也有,但是一进了这偏,便立马发现了些许的不同。王妃的偏里炭炉足足有大蜀的两倍那么大,大蜀的墙壁上挂着的无非便是一些字画罢了。这里除了有字画以外,还有的则是一大张一大张挂着的熊皮和虎皮,那整张皮还连着熊头虎头,叫人看着直发怵。还没见到其人,我便已是知道王妃的秉了,张弛有度,既柔又刚,心中不免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心里正在纳闷王妃到底是何许人,一个满面容光,皮肤黝黑的姑娘来到偏吩咐说:“侧妃娘娘,王妃娘娘喊您去正,娘娘在那里接见您。”这人生了一对媚眼,动作说话又十分灵巧。我忙回说是,便跟着她急急而去。

    进了正,王妃在中央正襟而坐,她梳的发髻上累的饰物十分高,在我看来有些夸张,甚至一度想起了从前初见顾玉的时候。只是,饰物再高再奇怪,也掩不住王妃一张标志美丽的脸庞,许是流着凉拨血的缘故,王妃的眼睛生的很大,双目显得炯炯有神。因凉拨的服装贴着子,故而王妃的材看着并不瘦弱反而十分健壮,与我自是不同,可以说,相对于她,我所带的,则是————柔。

    她见我而来,脸上立马堆起笑容从座位上站起来,迎着走来拉起我的手,说道:“久闻妹妹大名,一直未得见。原本想着一定要去瞧瞧妹妹,没想到妹妹竟是先来了。听说妹妹今典礼上晕倒,如今一瞧倒是脸色还不错的样子,可是好全了?若是哪里不舒服,告诉我便是了。”

    她极了,声音也是极爽朗,让人心中顿时在这严冬起了暖乎劲儿。她说的客气,我也不好忘记自己的份,忙俯拜见。

    刚蹲下半个子,王妃一手将我扶起来,道:“妹妹不要见外了,凉拨从来就不讲究什么礼节的,姐妹间见了点头示意便足够了。”她的盛难却,我便只好入乡随俗。

    她拉了我一同坐下,我微微侧向她,低着头道:“王妃人随和,妹妹来前心中还是忐忑的紧,想着王妃是何等尊贵,如今见了面,只道王妃好似亲姐姐一般随和。故而妹妹有几件事想要拜托王妃,不知姐姐可应?”

    她见我话说得诚恳,便点点头,说:“妹妹但说无妨。”

    就在此时,我正要开口,只道那门外走进一人来——————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