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莫名失控

    那丫头言语里满是准王妃的好,仿佛世间最完美的女子不过便是凉拨的准王妃了,其他女子都是万万及不上一丝一毫的。加上两国又是刚战事完毕,民怨积的不少,各自维护着自己的国家,从这丫头上我竟也能看出几分同仇敌忾来。

    由着她们服侍着喝完了药,我吩咐秋兰为我好好更衣梳妆,按着从前我在书上读到过的凉拨发髻来梳,却也不要太喧宾夺主。

    如意一直在外头忙活,不曾听见我与秋兰的话,只适才送药时候才进了里屋,所以她看着不解的问道:“小姐怎么这样?!竟这么快就穿起华衣,为布索纥恪涂脂抹粉起来了??”

    秋兰见她话说的没有轻重,忙啐了一口道:“如意,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小姐心里的苦你怎会明白?”

    如意见秋兰护着我,还是小孩子心,经不起秋兰的言语,便又急着叫嚷:“王爷那样玉树临风的一个人,饶是对小姐这样好,小姐还如此!小姐是要自此与王爷就这样断了么?好生薄寡义!早知道,我————我————”如意戛然而止,但之前字字句句都说的很重,我顿时有些摸不着路子。

    原本只是觉着来了老大半天,这王妃又是遣人照顾又是送汤送药,甚是贴心。故而这会儿子不过便是穿了衣服过去请个安罢了。谁知,如意竟是没有任何预兆的说了这么一通,她的语气直接的紧,又像是发自内心,眼泪急急而下,可怜极了。

    秋兰见了却是气不打一处来,拉着她手臂道:“你王爷长王爷短的说什么呢?不知道自己如今在什么地方吗?再者咱们从小便服侍小姐长大,小姐几次救过你,你怎说得出口这样的话?!是忘记自己是什么份了吗?”

    如意忽的收住了声响,却也忍不住抽泣,跪下断断续续的说:“对不起小姐,奴婢知错了。”说完也不敢抬头,只一味跪着。

    我缓缓从梳妆台前站起,去拉她起来道:“你是还改不了这冲动的脾气不成?也是大姑娘了,还这么随着子来。”说着,我拿眼佯装去看了一眼秋兰,“看!叫秋兰为你急的不成样子。”接着转头又对着如意笑说:“瞧你哭的眼皮肿的,活像个大红皮枣子了,你且去找些凉水敷敷眼吧,一会儿没的叫她们凉拨人取笑。”如意忙点了点头,匆匆而去。

    如意走后,我回头看了秋兰一眼却也无话。

    秋兰则眼神中满是担心,说:“这如意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平白无故说了这么一通没头没脑的话,叫人心里急死。”

    我复又回到铜镜前理了理上穿着的凉拨长马裙,低头看去裙摆却是不曳地,顺手拿了个簪子插入秋兰已经为我梳好了的发髻之中。半晌,我才道:“秋兰,你我刚才所商量的事,虽说还未定,却也切莫告诉如意。虽然从来就知道她是个藏不住话的,但看她今的样子,更是叫人没得心焦。如今不比从前在府里,万事后头总有路。到了如今,已是到了每一步都要走的万无一失的境地了,如若如意哪天不当心,我一个倒是不打紧,若是因此而毁了一个国,将大蜀根基连地拔起拱手他人,那便真的是万劫不复了。”我面无表的说着,好似这一刻已经到了大难临头的时候一般。秋兰在一旁点头道:“奴婢也是这样想,只是怕就怕如意对————还有其他的心思。”

    我先是无话,又只当不知道,心下却是直直感叹原来如意一早便对赫之桓动了心思了,我竟好似个傻子一般,浑然不觉。若是今她琢磨自己这辈子因着我的缘故再见他也难了,也断不会如此失仪。想来以前她也明白自己的份,碍于这个,故而跟着我见他也是好的。但是今,实在许是因为憋不住念想,故而————霎时,心便软了。

    我想了想,面上仍旧假装秋兰指的是“通敌卖国”之类的,便说:“她哪里胆子就这么大了,卖国这样的事儿她是断断不会做的。”秋兰看了看我,继而也是一阵无话。

    我瞧着铜镜中的我,这衣服想来是布索纥恪吩咐人放在衣橱之中的,倒也甚是合。我上下看自己,只见我梳着凉拨特有的高高绾髻,着的金马甲,却一味觉得面目全非,已经完全不认得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