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侧妃

    凉拨的皇宫明显带着仿造大蜀宫的痕迹,但也没有少了他们自的民族特色,这侍卫一路带着,我便一路跟着。

    沿路风景也是好看,因着凉拨被草原包围,又时常遭受风沙侵袭,故而在这宫内种满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大树。如今是寒冬,虽已是秃了枝叶,却也看得出往天相拥在一处的郁郁葱葱。

    不知不觉,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扇大门,比起先前的宫门显然要略小,却不失贵气。

    宫门侍卫送到此处站定,回头对我道:“娘娘请。”

    他措辞用的莫名,我猛的抬头去看他,他低着头,面无表

    我心中很是奇怪,便想:难不成“娘娘”二字是此处对女子的敬称不成?但想想还是觉得有些变扭,却也说不出何处不妥,故而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前走。

    才一脚跨步进了这院落,刚刚走了没几步,只听后头这侍卫道:“你们不得入内。”

    我转头,只见秋兰和如意被硬生生的拦在了那头门口处,我立马转要去辩驳为她们解围。

    只是这大门两处边上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丫头,穿着打扮都是宫女的摸样。两人动作利落的关上宫门后,回头告诉我说:“外头两位姑娘自有人会领了她们去她们该去的地方的。”

    此时,我的心已是怦怦跳个不停了,面对一系列发生的事简直措手不及,内心也是越来越紧张,越来越觉得无助害怕。

    她们只带着我一直向前走,等快到一座宫前了,她们远远停住道:“娘娘一直向前走,进了那边的大便是了。”

    又是“娘娘”?

    我上前一步,皱着眉,佯装问:“你们,为何如此待我,娘娘?我只是被俘虏来的罢了。”

    这两个丫头听了面面相觑,一个脱口而出:“啊?!难不成弄错了?”

    另一个则慌张的拿手去拉她,说:“不可能,大王亲自吩咐的事儿怎会弄错,他们几个还想活命么?”

    那丫头马上又拿手臂去捅旁一个的腰间,低眉道:“你瞧,她那穿着的可是侧王妃的仪制呢。”说着,她俩又对着脸,互相点头发笑。

    许是这两个丫头年纪小,说话做事不懂得避忌,这会儿子她们说的话全都入了我的耳————

    我顿时感到有一股子血腥涌上喉咙,口更是觉得闷的紧,完全透不过气来,脑子里犹如一声巨响。

    以往我还天真的以为我被掳到这蛮荒之地,不过便是受几年劳役苦楚罢了,心中也仍存着赫之桓总有一天会来解救我的侥幸。如今回想琢磨起呼察来时的话,分明早已指明了布索纥恪的意图,想不到布索纥恪竟然对我有这誓不罢休的意思,即便他一早就知道我是嫁过人的。

    我的眼光只直愣愣的看着地面,微微不自觉的摇着头,只听耳边分明有个人在说:“快走!快走!不能委于布索纥恪,你不能。。。不能。。。”

    此时此刻,仿佛是灵魂不许我背离赫之桓一样,突然我猛的拿手去解下头上所谓的金制帽冠,撇了孔雀裘衣,扔了符令转就要离开。

    那两个丫头见我如此,正要出声叫喊,只是“啊————”字还未叫出声来。

    只见一道黑影闪过,突然一高大强壮的男子影出现在我面前。

    我受了惊吓,立马倒退好几步。

    那男子见我踉跄,拿手拢住我的腰间,道:“为何我的侧王妃还不进?”

    我迅速回过神来,抬起头看他————这,这不就是那张在大蜀皇宫门口一字一句告诉我他是我夫君的脸?这不就是那张在陈家大婚时在我背后扶住我腰间的那个男人?

    而此时,他的手正在我的腰间地方,渐渐的,他越拢越紧,我整个人原本就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加上急怒攻心,此时更是一阵一阵的不适。

    边那两个宫女见了,忙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背过去。

    他的头越来越低,眼看就要触及我的唇,我赶忙用尽力气试着拿手去推他。突然,只觉中一阵恶心奔涌而出,一口鲜血吐在布索纥恪黑金色相间的锦服之上!

    吐完,顿时感到全无力,抬头只看见布索纥恪一张满是惊恐的脸不断呼唤着我,随即便全一软,瘫倒在他怀里,什么都不知道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