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京都城破

    近人云亦云,说是有一股子布索纥恪的前锋已是绕过西山,从别处的缺口打进京都外的城郊了。自昨开始,流言越来越盛,京里的粮油店纷纷涨价的涨价,人们逃命的逃命,可这世界就是这么大,我们都是夜圈在这府中的,能逃去何处呢?前几吩咐长随拿了信直奔关外而去,也不知现在怎样了。府里的奴才更是在下头我瞧不见的地方嚼着舌根,做事也不像从前那样仔细,都是一副大难临头要各自飞的架势。其实,我也不怪他们,若真到国难的时候,总要放了他们叫他们自己好生寻了活路去的。

    于是这,我叫秋兰拿了些银子,还唤了全府的奴才到中堂。

    我坐在堂上拿眼瞧着这一个个为这府衙出过力的老老小小,道:“如今大家也知道世道乱的很,凉拨军队在那城外与咱们打的是不可开交,不知哪就要破了这城门了。大家多年在府里的辛苦我也是看在眼里,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现下爹正远在关外,敌军却是近在眼前,我手头有些银子,分了大家快些自己去做打算吧。”

    下面跪着的听了我的话,没有一个不面面相觑的,有的丫头更是伤心的抹起泪来,我瞧了也是心里难过,别过头去。忽然,底下一个小丫头哭着道:“奴婢家中已是没有亲人了,小姐去哪里我便跟着小姐。”我回头看她一眼,自己眼里的泪水却已是忍不住的掉下来,忙上前去拉她,为她抹去泪水,紧紧的抱住她。

    府里的丫头小厮约莫几十个,拿了钱走后还只剩下秋兰、如意、小红、萍儿、小路子和适才那个小丫头六个了。这些留下跟我的不是平里对我极忠心的,就是家里都没有亲人的。

    我告知他们,趁着凉拨军队还未进京,快些去置办些五谷,再撇出一半的银两买些金银备着,这段子大家都要凑活着过,齐心协力能熬过去是最好。丫头小厮们懂得这些事的重大,纷纷赶着下去做事了。

    等到人都散去,我唤了秋兰与如意近前来道:“我想来,还未问过你们两个,若是————”

    话还没说出口,秋兰与如意便跪了下来,如意更是又急又气的说:“小姐,你在说些什么啊?!如意定是要一辈子都跟着小姐的,小姐莫要赶我。”说着,如意便来拉我的手,自己也红了眼眶。

    秋兰到底年纪大些,沉静的说:“奴婢也是家里没有人的,只孤一人,心思也是同如意姑娘是一样的。”她们这样说,我这般听着,眼中早就要决堤了,硬是咬住嘴唇忍着抽泣不想让她们难过,我哽咽着说:“恩,如此甚好,我们三个永远不分开,可好?”她们俩使劲点着头,又互相劝慰了会儿便相随着一同回屋去了。

    话说近来京里又加强了警戒,却都是暗统卫的势力。暗统卫历来是由顾家顾献天这个正使负责,由陈家辅佐。平太平的时候是暗着为皇帝处事的血滴子,如今战事纷杂,国难当头,大军由爹他们领在前头,京里便暗统卫横行,这几暗统卫的士兵四处趁火打劫,四处抢掠。幸好我待在府中,爹虽被皇帝勒令返还却还未被扯去职务,故而那些所谓的护卫军还不敢闯进来,但府里的人,特别是姑娘也断是不敢出府的了。

    这黄昏,我如往一般吃过饭后同丫头小厮围坐在烧碳周围一起说笑,我常常说一些他们不知的事给他们听,他们也总是听的津津有味。

    我们正说笑着,因着我的园子墙外头就是巷口,说话间突然听见外头一阵尖叫哭喊,打开门侧耳去听,更是听的大批人撕心裂肺的呼救“凉拨蛮子打进来了,凉拨蛮子打进来了”。

    屋子里所有的人听了都纷纷站了起来,我立马转头对着一个小厮道:“小路子,你快去把大门和后门都架好,虽然不顶用却也总归好些。”又对着剩下的道:“都各回屋子里把该拿着的拿好,一会儿都去柴房躲着。”

    几个丫头心里害怕,都还楞着,我忙叫醒她们说:“还傻站着作什么,还不快去?!”被我一吼,几个丫头由小红带着回去理衣物去了。

    秋兰和如意则陪着我回房拿些要紧的。回屋后,我立马从下抽了梅花簪子出来,将它放在前,这簪子大概是我唯一挂心的了。秋兰拿了银两,如意取了被褥和一些要用的,便急急跟着我一起去柴房与其他人会合了。

    柴房没有烧碳,我们六个人只得盖着褥子,紧紧的靠在一起,只求能够渡过这个难关。

    终了,凉拨的军队还是攻进了京都城内,没成想战火竟然烧到跟前了,未知的命运在前方等待着我,恐惧夹杂着害怕,黑暗中只剩下手足无措的彷徨————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