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暗潮汹涌

    近来京内局势紧张,那在爹的园子里听小厮玩笑说,前些时候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还说着我和赫之桓,时至如今,都纷纷说着物价飞涨,该怎么囤积食粮了。难不成真的要打仗了么?故而我总叮嘱秋兰,我们府里也要好好进些粮食放在库里存着。每逢这时候,秋兰和如意总要笑我,说我样样都要心,活像个管家婆。

    今,正坐在爹的书房里陪着聊天喝茶,有时我说个笑话总能把爹笑的停下笔来。我看着爹案桌之上垒得很高的文案,走过去拿起一卷来,说:"怎的这几爹又忙了这许多?"

    爹摇着头,无奈道:"你知道爹的子,做的是武职,带着的却是文官的心。皇上的子反复,近边疆乱,正是朝廷用人的时候。"爹忽然言又止,顿了顿说:"陈家的老爷镇守据说连连败退,皇帝正准备召他回京,估摸再过些时候,可能爹也要出征去了。"

    我一听,担心极了,又不好说出不让他去这种小孩子家冒失的话,只觉得一时语塞。

    爹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故作轻松的说:"爹是指挥大军去的,并不去冲锋陷阵,别的没有什么,只你一人在府里不甚放心。"

    我点点头,眉头微微舒展:"这一点爹不必放在心上,只须为我好好保重即可。如此,女儿自然安心些,我会在府里迎接爹爹凯旋的。"

    爹捋着胡子,想了想:"好,此事也未定,一切还不知怎样呢。想来午膳要开了,你先下去吧,用过午膳,王爷和几个门徒要来议事的。"

    "是。"我说着便退下了。

    走到湖边,突然觉得眼前天朗气清,想到一句叫举头三尺便有神明的话,就低头默想:只求战乱早些过去,还天下每个家庭一个合乐,这样想着便双手合十诚心祈求。

    祈求完毕,抬起头来,忽见赫之桓在我眼前站着,我嗔他道:"怎么总是这么不发一声就悄悄出现在人跟前,叫我吓一跳。"

    赫之桓玩笑说:"你一人站在此处做些什么呢?"

    我答说:"不过祈求上天早些结束这战乱罢了。秋近了,连空气都清新的很,菊花开的甚好,你瞧————"我指着靠近湖边的三色菊花道。赫之桓说着是便牵起了我的手。

    他陪着我绕着湖边徐步在花丛中走着,湖水照出我俩的倒影,好似画作一幅。

    走了一会儿,赫之桓返停下,神严肃说:"对了,刚刚我接到消息,陈大人已经回了京了,眼见朝中除了你爹竟是没有可用的人了,看来几后你爹出关已是定局。不知你爹告知你了没有?"

    我忧虑的点头,看向一边。

    赫之桓又继续说:"皇帝对你爹的疑虑未去,故叫左将领张大人做了骠极大将军,你爹则是副将军。但这张敬张大人是你爹的暗线,平只以飞鸽传书作线来相互联系,外人并不知他俩的关系。明朝上,张大人将开口禀明自己对西山不甚熟悉,会提议要我一同出关,如今形势紧急,趁着此时说了出来,那皇帝想来是会应。只要一出这关口,我便是撒开了手脚,没了束缚。到了乐郡西山处,我定能领兵再杀回来。"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只觉得他信心满极了,万事只待东风的样子。

    恰好他一缕发丝从额前滑落,我拿手拂上他的额际。他拿双眼看着我,只伸手紧紧握住我提起的手,继而拿着放到他的嘴边不住亲吻,说:"只舍不得你一人留在京里。"

    我一笑,刚要开口说些劝他的话————

    只见他头一低向前,拿嘴深深覆上我的唇。

    他的子也随之向我靠近,我一个站不住,直直往后退。。。

    赫之桓右手忙紧紧环住我腰间,我羞极了,双手不自然的放在他的前————

    他的鼻息,他的气味,所有的一切实在让我觉得美好的不像话,甚至有些晕眩的紧。

    半晌,赫之桓松开了我,此时我已不会言语了,脸红的独像个傻子。

    赫之桓又宠溺的拢着我道:"等我。"

    我将头埋进他的颈脖寻找那醉人的檀香,我,真的好留恋这一刻的美。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