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欲加之罪

    陈夫人带着人闯了进来,还没进屋里便是又哭又喊,一进门见了我在的一头站着,立马走过来把我推开,叫了陈契生的小厮过来说:“我说的话你是听不懂吗?”

    那小厮早已吓的去了魂,跪着说:“禀告夫人,少是少爷准了才进来的,奴才实在拦不住。”

    陈夫人听了不再理睬我,急急转头问:“郎中为何还不到?”

    话音还没落下,外头便有人迎了郎中进来。那郎中是个老朽,背着药箱,许是已是熟悉得很了,陈夫人赶紧让了座儿给他,那老朽也不坐下,看了陈契生一眼,摸了他的喉颈,手腕后摇摇头道:“陈副使夫人,我已是无能为力,令郎已经去了。”

    我听了那几个字,心口提起一口气到嘴边,差点叫出声来,忙用手捂住嘴。

    陈夫人则是往后一个踉跄险些晕倒,丫头们忙将她扶住,她上去扯着那郎中哭问:“为何从前几次晕厥你都能救过来,今天却不能呢?!你再瞧瞧,用银针试试看吧?啊?!求求你了。”

    这会儿子慧姑也赶了过来,一进门便扑去头,抹泪哭喊。

    我这边已经整个人摊倒在地,只听那郎中说:“令郎已经无了脉搏气息,即使华佗再世也无法转还了。公子自小病症都是我看的,这弱症又是娘胎里就带来的,今年头上原就叫了夫人备下好了的,”他叹了口气继续,“哎,没成想真熬不过去。夫人,节哀吧。”

    陈夫人像疯了似的冲过来,先是看着郎中大叫:“什么备下棺木,那棺木是用来冲喜的,契生原是可以长命百岁的,”后又过来指着我:“都是你!自你进了府,无端就是那样多的事,你爹和你都是陈家的克星!从前那样好,你一来,契生便生病成了这副模样,到如今!竟撒手人寰,丢下白发人。你这人定是克夫的命!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啊————啊————”

    她吼着伸手过来打我,左右手像雨点般重重落下,劈头盖脸便是一阵好打。我原本便半坐在地上啼哭,来不及躲藏,又加上太过意外伤心没了力气,便任她蹂躏。如意见了赶忙护了上来,管事嬷嬷正擦泪,见自己的夫人貌似吃了亏,便上前来拉开如意,独独在一旁护主打起如意耳刮子来。

    我靠着柱,已是被陈夫人拍的头上珠钗落了一地,慧姑见了这场景怕是不好收场,便拉开自己的母亲,说:“娘,你快别打了。这可是皇上御赐的婚嫁,你再打可就是对圣上不敬了,你难道担的起这份责任?”陈夫人一边抽泣一边也已经打累了,被慧姑一说便收了手,却还不肯放过我,嘴中责骂个不停,无非就是说我害死了他的儿子,克夫命之类的。

    如意趁着间隙忙搀我起来,我与她互相扶着出了门,一路如意哭个不停,我却是挂着木然的表无法相信自己适才所面对的事,走路也是摇晃,想着陈契生前一秒还在与我说话,如今却只剩下一副躯壳,刹那间失去了生气,失去了所有魂魄。

    回了园子,秋兰早就候在门口了,看来她是得知了陈契生往生的消息了。

    她见我那副模样急急来搀扶我,我一见她,觉得满腹委屈,眼泪好似止不住,只说了一句:“秋兰,我好想回去。”随之,便昏了过去。

    待醒来已经在上了,我刚睁开双眼就找起了如意,只见秋兰在桌子旁给她上药。

    我忙问道:“很疼吧?”秋兰听我说话,回头看我时触碰到了如意的伤口,如意吃痛的喊了出来。

    “如意,都是我害你受了这些苦,对不起。”我说着又是掉下了泪来。

    如意见我伤心,便佯装洒脱:“小姐说什么呢,我不疼。”

    秋兰摇头道:“陈少爷这么一去,我们后更是不知怎么好了,其实大少爷脾气古怪又子弱些,心倒是这府里最好的,可惜————”我听了别过头抹去泪水,却掩不住抽泣的声音。

    秋兰见了,便说:“哎,小姐再睡会儿吧,我与如意先退下了。”复又转头,道:“奴婢知道小姐想家,等睡醒咱看看是不是能托吴妈捎个书信回去?”我一听,点点头便又靠着枕头佯装闭眼睡去。

    待她们出了门去,我的心中才开始思绪万千:秋兰,我不曾告诉你,其实我想回去的,并不是李府,而是我二十一世纪真正的家,那里没有皇命,那里没有这许多无奈。

    想到此处,一行清泪沿着眼角处流下————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