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进香祈福(2)

    这天清早一起来,便有专门的侍奉丫头进了房里来为我擦拭净,因为是去寺庙进香祈福的缘故,衣着都以素雅为主,也不繁杂,我自己挑了一件淡色加些墨色碎花的襦裙,简单又不失了份。

    “外头在催了!”秋兰在门前回头说道,我马上匆匆携着如意赶去了前头不提。

    陈府门前已经是黑压压一片,奴才丫头候在边上一圈,陈夫人四处张罗,她边的管事嬷嬷更是不得空,只听她对着那头的丫头喊道:“长香檀香可都带齐了?你这蹄子还慢吞吞个什么劲儿!”那小丫头只好唯唯诺诺不住的点头。

    我站在一旁也是个帮不上忙的,就尽力站在旁边些给他们做事的腾个地方,我便紧紧靠在一驼色轿子旁,忽然感到头顶一阵风,原来这轿子里坐着的竟是陈契生,他见我靠在轿子旁,便冷眼从上头俯视着我说道:“傻站着作甚么,快些上来啊,难道要我来请你么?”说完便又是不住的咳。

    我心知他是关心我,嘴上却不肯饶人,我转头吩咐如意:“你走路时小心着些,跟着轿子便好,莫出了岔子。”如意点点头,我便进了轿子里去了。

    上了轿子没做多久,只听外头喊了“走了!”,便感觉轿子开始向前移动,我隔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出了府宅来到外头,一股子好奇心完全遮掩不住。坐在帘子旁边不住的掀起帘子往外头看,看着繁闹的市集心中感慨万千。

    轿子转过巷子口就是是赫之桓的府邸,我看到门前有匹高大的白马,瞿中握着剑正立在外头,却就不见赫之桓。心下思忖:想来他是要去什么地方吧,只是已不会同我一起了,不知他如今认识了哪家的大家闺秀没有,想到此处我黯然的用力甩了帘子别过头来,一时竟有些耍脾气的愤恨也有些伤心。

    一边陈契生见了我这副样子,不知我生气难过是为何,便说:“是不是外头跟着走的小厮又摆脸子给你瞧?”

    我看着他说道:“没有。”

    突然间,听如意在外头大声骂:“瞿中,都是你,你这个蠢笨的!”我着实被她吓了一跳,忙又掀了帘子叫了如意规矩些,复又转过来坐好,只是难免心跳的极快无法自持。

    只听得陈契生问说:“他骂的是谁?”

    我装出一副管教不严,极其懊悔的模样说道:“如意自小就被我宠坏了,蹄子脾气大,混叫嚣罢了。”

    陈契生有些不信,但子不好也没那闲工夫管这些,只见他忙拿了手中的中药包放在鼻前不住的闻,我见他不再发问也就低了头佯装闭眼休息了。

    等到了庙门前,如意便上前来扶我下轿子。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万佛寺”三个由皇帝御笔钦赐的金光大字,气派极了。陈契生则是由人从轿子上半扶半推的拉了下来,只这几步他已经摇晃着坚持不住了。陈夫人忙命人拿了座椅过来给他坐下休息。

    因着如此,故而陈老爷陈夫人带着慧姑和我先上前去进香,陈契生由沙弥先带着去禅房躺卧一会儿。

    进了大雄宝,先是陈老爷和陈夫人上长香,只见他们对着烛光默念后,点燃长香,由食指、中指夹着香杆,拇指顶着香尾,再举香齐眉举了三个躬。接着是我与慧姑上檀香,我不敢丝毫怠慢,只照着他们的样子上前进香叩拜,然后便是观想发愿。俗话说:父母列左右,儿女亲属立后,仇怨债主立前头,随我礼佛往生极乐容摄受。我与慧姑便一齐站在陈家老爷夫人后头默想默念。

    礼毕之后,我悄悄问慧姑道:“这会儿子便是好了?”

    慧姑笑着点头,说:“差不多了,只是爹娘还要去前头敬献香火钱,咱俩做小辈的自是不用管,不如我带嫂嫂去逛逛这整座庙宇可好?”

    我一听,心下乐的紧,便笑着说:“那自然是好的。”

    整座万佛寺占地不少,大得很,来往的沙弥仿佛难得一见寺外的姑娘,走过纷纷窃窃私语。我与慧姑也是心照不宣,偷偷乐了起来。

    树叶郁郁葱葱的,佛周边也算静谧得很,檀香味道令人宁心安神,我望着眼前景色觉得美极了。

    突然,眼光一闪,有一人影晃过,我不自觉的跟着那背影,“倏”的头脑中闪出赫之桓的名字,只见那背影转头来看了一眼,我只觉得自己石化了,那人就是赫之桓!!我怕极了,生怕慧姑看出我的不对头。

    忙转不让慧姑瞧见我的表,对如意说道:“不,不是带了好些吃的来么,快去拿些过来给慧姑吧。”如意见了我的眼神,忙回答:“哦,还放在禅房那边呢,我愚笨的紧,小姐同我一起去吧。”

    我连连点头,转低着头嘱咐慧姑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