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偷进王府

    在夜色之中,巷口那里的黑影逐渐近——我与秋兰站在原地,我俩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随着他慢慢走近,我趁着月色细细一瞧,原来竟是瞿中!

    他走上前来,脸上依旧面无表,低着头只说道:“劳烦小姐在此等候,爷今儿子不爽,不能赴约了,派我前来同小姐说上一声。”

    我听了先是猛的一惊,随即又带着疑问心下思忖道:这赫之桓历来是个子强壮的,又是个练武极好的,怎的今子不爽连立都立不起来呢?想到这里正要转头询问那瞿中,只看见他已经转而去远远走开了,我唤他道:“瞿中,你且慢些。”那瞿中听得我唤他,竟提了步伐要快走,我见了他这般摸样,便作势喊:“瞿中,你再走我便要喊人来了。”其实我若是喊了我自己必定也逃脱不了干系,只不过看瞿中耿直好瞒骗罢了。

    瞿中听了我这话果然慌了手脚,忙转了头过来说:“小姐,莫要喊!”我见他急急转回了来,便叫了他抬起头看着我,人的眼睛是最不会骗人的了,我盯着他的双眼,细细问他说:“瞿中,我知道你适才说的并不是真话,你且不必与我扯那些有的没的,只需老实的告诉了我王爷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瞿中见自己愚笨瞒不过,便拿了左手去打脑袋,满脸的出冷汗,他支支吾吾的说:“今儿王爷进了宫,奴才候在外不知里头的事,只看过了没多久侍卫送了王爷回府还宣了旨意,皇上说是要幽爷半个月。”听了他说完,我便知道赫之桓定是进宫求了昨天晚上所说的事儿,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担心,忙继续问瞿中说:“那现在到底如何了?王爷他还好么?”

    瞿中听了我的问,半天也不作答,只在那头皱了眉说:“其实奴才有一事想求求小姐。”

    我这会儿子心里急,便答道:“你快说吧!”只见那瞿中开口道:“求小姐放过我家王爷!”

    不知他怎的说起这些没由来的话,我一时想不出怎么回答他,一心只是想要先见了赫之桓再说,便只对他道:“瞿中,今时候太晚有些不便,明天我定是要想了法子见上你家王爷一面的,虽说是幽,若我扮成寻常小厮可混的进去王府?”瞿中点了点头,我继续道:“那你明在此地等候我。”他又木讷的点头,神仍旧眉头紧锁,好似心中藏了一件大事一样。又交代了几句,便各自分头回去不提。

    第二天,秋兰为我拿了浣衣房里刚洗了的小厮衣裳来给我换上,一边换一边说:“实在是时间紧急,来不及做新的,只好拿了这奴才穿过了的,不过奴婢已经交代了浣衣的婆子反复洗了好几遍,那婆子的脸都绿了,嘴里直嘟囔:‘不知姑娘是要给哪个混小子这洗了三四遍的衣裳,福气啊!’”

    我点头说:“那我便是那个混小子了?”说着我俩便捂嘴直笑,笑过后我想着一会儿要去王府,还不知道赫之桓到底如何,心里又紧张了起来。

    秋兰心思细,见我惆怅便说:“小姐先去瞧瞧,万事容我们先过了今天不是?”

    我点点头自言自语说:“是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嘛。”

    穿戴整齐之后,秋兰便送我来到后门,瞿中早已在那里等候,秋兰不放心,走之前叮嘱我事事都要当心,我回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后与瞿中走远了。

    京都官员的宅邸大多都离得不是很远,走了没多久便到了,我见到门口果然同之前不一样了,立了一排的侍卫,那些侍卫见了瞿中只带了一个小厮回来也不多做盘查,随手一挥便放了进去,还是十分宽松的。想来也是,毕竟是皇亲国戚,怎的好苛刻的紧呢。赫之桓喜静,府内倒是没有侍卫林立,只几个奴才在扫着地,丫头们在采露水。瞿中将我带到二堂说:“王爷在书房,小姐且等等。”我言道:“无妨。”瞿中便先离开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