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赫之桓失约

    自从昨爹被贬为七品执戟长上以后,府里平往来的官员和门徒早就不及以往来的多了,只有几个时常跟着父亲做事的亲信来瞧过父亲,也问了安。爹被贬的消息算来可谓是如今京城之中顶顶大的轶闻了。可如今世态炎凉,人走茶凉的道理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冷暖也只有自知罢了。国家的明统暗统都是为皇帝朝廷服务,民生劳苦,贫富差距又极大,为官的人人为了自保,免不了就这么趋炎附势起来。

    这会儿子我被如意硬拉着逛园子,心里也是堵得慌,走到府门口那儿,只见从前门口的小厮迎客送客累的不停歇,现下看他们疲懒的垂了手站在大门口也不成个样子,看到这里心里也不免难过。

    如意见了我低迷的摸样,便要急急牵着我走,说:“小姐,不如咱们去梅园吧?”

    我低头只道:“傻丫头,这大头照着,哪里来的梅花可看。”

    如意虽是灵巧聪明,但却是个藏不住心思的,见我瞧了这空大门只道我又要想多,便一心拉着我离开,口中喃喃说:“梅园不好看,那我们只去别处转转就是了。”我知道她心思,便也就随了她。

    没走几步,却看见一群丫头躲在槐树下头嘴中细碎的讲个不停。平里只见她们忙的进进出出,难得抓得到她们躲懒的时候,我便悄悄走上前去,却听得她们言语中夹杂“副暗统卫使家”“公子”之类的,我佯装不在意的说道:“几个躲在这头地方,说些什么姑娘家的体己话呢?”

    那几个丫头忽的听见人声吓了一跳,见是我忙退了几步,言辞闪烁的说:“小,小姐,没,没什么!”

    如意一步上前说道:“你们几个分明嘴中说的是哪家哪家的公子,怎的又说没说什么,小姐问话也是这么不上心么?”

    我适才听了她们说话便知道她们讲的是谁了,心里已经是不想再听了,没成想拦不住如意这个口快子急的,再加上如意在府中处事向来仗着我的缘故骄纵得很,底下丫头平时也颇有言辞,现下听如意这么一说,里头一个便不带好气的说:“是如意你叫我们说的,那我就照实说了。今儿早上听杂役房里的吴伯说他们家的可是在副暗统卫家里做老婆子的,只听她说那陈公子可是体极弱,整汤药不离口的,还说——还说——”那丫头一开始和如意堵着口气,声音自是说的理直气壮,后来见我脸色不好,便声音渐渐微弱下去。我此时已经是僵硬极了,开了口说:“且继续说吧。”那丫头战战兢兢地拿眼瞟我,声音极是微弱地说:“只,只听的说那公子生的是绝症,命不久矣。”

    我听得这句话后,子一个踉跄,如意见了忙来扶我,撑着我的手臂,我转过去嘴中自言自语:“你们下去吧,以后不许再嚼这些话了。”丫头们见我神严肃,便诺诺称是,点着头下去了。我由如意搀扶着回园子去,一路犹如失了魂灵一般。

    回了屋里,秋兰正摆了桌椅说:“小姐可是回来了,饭菜快凉了,快些用吧。”

    我也不顾这些,只拉了她过来说:“秋兰,你可知道那陈家公子原是个拖着皮囊在这世上倒数着指头过子的?”

    秋兰搬了椅子过来,坐下劝着我说:“奴婢在这府里多年,从前也听过那公子体弱,只不知道竟然如此之弱。”

    “那你怎的竟不曾告知与我!”我这会子只觉的连嘴里是苦极了的。

    秋兰安慰说:“奴婢自是不希望小姐嫁了那陈家去,只一心盼着小姐同了王爷好。”我只是坐着低头不语,心里想着与赫之桓相约的时间也已经要到了,便先不顾这些个,由着秋兰服侍吃了些饭便去后门赴约去了。

    秋兰又按着昨的方式先遣了这些个小厮去杂房搬柴火,又赐了他们掺了蒙汗药的酒喝。那些个粗使的又不上心,只当是自己混喝醉了。我和秋兰按着相约的时间等在后门外头巷子口,等了许久却不见有人来,约莫半个时辰过去只见那头有个黑影从巷子那里赶了过来————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