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之后

    等到醒来已经是暮西山的时候了,脑子昏昏沉沉的,下了,披了一件外衣想去园子里走走,“咿呀”开了门却并不见秋兰如意,想来是到了晚饭的时间去准备了吧。

    我徐步前行走到石凳上坐着望向前方的天空,今的晚霞甚是好看,太阳西沉,余光将大片的云朵染成金色,只是,再美妙绚烂又有何用,终是抵不过将要落下西沉的命运。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一双勤劳的双手就能改变自己的人生的,冥冥之中的定数犹如枷锁好比牢笼,挣脱不开挥之不去。

    “小姐——小姐——”我回头见了秋兰在走廊那头过来,走近了她着急说道:“每每这时候,虽说是不像暑盛极了的中午,但也是的紧,小姐刚醒仔细回头子又要不适了。”我只拿了手去牵她,微笑着说:“走吧,进去吧。听你的便是了。”

    秋兰便携着我一路回去,我搭着她的手,只问:“爹这会儿子如何了?”

    秋兰边走边说道:“听那里园子的小厮说老爷刚起来用了些清粥,老爷那里有小红看着,那丫头细心可人的紧,定会周全得当。”

    我听了点头说:“也好,爹平边也没个丫头,只一群小厮围着,从前没什么事倒也罢了,现下出了这等子的事儿,少不了要个心思细腻周全的。亏你事事想得周到,真是多谢你了。”说着我轻轻拍她的手,秋兰也只是笑并不再言其他。

    用过了晚膳,我只一人无聊待着,满心思的圣旨皇命。有个叫不出名儿的丫头在外头收拾桌子,透过珠帘看我在书桌前一副寂寥的模样,便赔笑说:“小姐怎么不高兴呢,还只一个月可就是新娘子了。”我只当她人小不懂也就罢了,反倒一旁的如意啐了一口便说:“你这蹄子,什么时候小姐的事儿你竟也连带着这么上心起来了,自己想嫁了不成?快些理了桌子出去吧!”那丫头没的被如意一顿骂,脸羞的像个红苹果,又不好还嘴,忙急急退了出去。我抬头看着如意便说:“你这么凶作什么,她原是不懂,打发了出去就是了。”如意站在那头只说:“奴婢看小姐这般模样,知道小姐心里难过,谁想这蹄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没由来的招小姐生气。”我知道她脾气大却是心好,便也不怪她了。说着呢,突然秋兰推了门进来,悄声说:“小姐快些出来吧,跟了奴婢去后门瞧瞧。”她这么一说我已经猜中了几分,便站起来拍了拍衣裙跟了她出去。

    行到了后门处,推开门只见外头站了两人,不是那赫之桓和瞿中还有谁!赫之桓见了我,急急上前来拉我,刚要开口,回头见秋兰在一旁又不好说话。那秋兰原就最是聪明伶俐,一眼便看明白了,便道:“小姐,奴婢就在里头后门边上候着,有事你只唤了奴婢便是了。”说完她便福了福退了下去,关上了后门。

    赫之桓牵了我的手,温柔的看着我,说道:“子可好些了?可还有哪里不适么?”我默默不声响,只摇了摇头。他又道:“没成想,皇帝竟然已经得知你醒来了。果真行事雷厉风行,活似他的祖宗。”

    听他这么一说,我佯装着笑道:“你这话奇怪,他祖宗,不就是你祖宗吗?”

    他转过去,背对着我道:“这你便不知了,他祖上可是用了不少狠招才夺得了我这一脉的皇位,他们向来行事狠,到了他这一代,更是无所不用其极,蛇鼠探子养了一窝。迫害忠良,不顾民生,拿什么作这天下之主!”我见他用词颇狠,想必心里一定是恨极了。

    忽的,他回头看着我说道:“我想着,明便进了宫去求他赐婚。”他话刚一说完,便惊的我倒退好几步,但心中涌上一丝甜蜜,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还没开口,只见瞿中远远一步上来张口说道:“王爷,缘不可如此冲动!”我忙接着他的话道:“瞿中说的极是,那皇帝定是不会答应的,前几次下旨极快,定是早就预谋已久。想来把你困在这京都里也是因着怕你在乐郡的势力过于强大,若你去求了,在皇帝眼里你岂不更显得狼子野心?爹已经这样了,我不想你为了我白白受什么伤害,且听我的,万不可鲁莽!”我说着便去拉他的手,他一把将我紧紧拥在怀中,独自说:“放心,我定不会让你嫁去别家的。”他这么说,我心里依旧担心的紧,只怕他作出什么拦不住的事儿来。

    那里秋兰半开后门,轻声说:“小姐快些进来吧,我只下了一成的药力,那些查夜的小厮想是快要醒来了。”这头,赫之桓还满是不舍,他轻轻道:“明还是此时在此地相见,切记。”我点头称好,便提了裙子跟着秋兰进去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