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王爷府 (2)

    踏步走进王爷府,眼前便是直直一条大道通向厅堂,他府里的正堂又是与别地方不同,正堂大的很,前头并排四根柱子立着甚是气派,走进去那堂正中间便是一块匾额,上头写着"清风峻节",想来许是他时常用来鞭策自己的缘故。他叫了个丫头来陪着伺候我喝茶,自己先去后头换个常服。

    待他走后,又等了许久不见他来,我便有些按奈不住,在堂里踱步,那岁数不大的丫头见我无事可做,便道:"小姐可是觉着无聊?快些来喝茶吧,这是乐郡贡的今年新下的茶叶。"

    我见她,也不好推辞,便回去又喝了一口,放下茶杯说:"你不用跟着我了,我只自己在府里逛逛就好。"

    那丫头也是个尽职的,说道:"这可怎么是好,一会儿王爷定要怪罪我侍奉不周的。"

    我笑着安慰说:"不会,我自会替你担待,况且王爷知道我的子,定不会怪罪你的。"那丫头只诺诺称是。

    出了正堂,穿过二堂,沿着一路盛开的花草,在铺满了鹅卵石的小径上走着,走到小径的尽头,却令人豁然开朗,犹如那渔人入了桃花源了一样,真真是“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眼前是一个荷花池,池塘上架了一座九曲桥梁,远看却像一条盘踞的龙,走上前细看,桥墩上还雕刻了好些看不清的花纹,只知道极为精细。沿着九曲桥走去,延伸到中心便是一座唤作"地空"的五角亭子。许是池塘的水蒸气,又或因着今有些雾气,这池中的荷花含苞状却又在迷雾之中若隐若现,如同仙境。我选了这亭子外围的一圈石凳坐下,将双腿沿外头在半空中,脚下便是那荷花池塘,水中又有鲤鱼,引得我一阵好瞧。突然回想起早上秋兰的话,便觉得这池子真是美极了。

    “泉眼无声细细流, 树照水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我轻念出声,刚念完就自己先笑了起来,没的破坏了整个意境。因为猛的觉得这些诗词竟然还能在此地通用,真是可笑极了,对我来说又好像是一件极为讽刺的事,念着那些地方的诗词,却再也无法回去了,想到这里,继而泪水涌出眼眶,只感到眼前模糊一片,所有一切犹如幻影但确实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突然右手感到一阵温,转头去看,原来是赫之桓,他的手,他的脸庞。我面无表,满脸是泪。他看我这副模样倒着实吓了一大跳,赶忙坐下,说道:“可有哪里不舒服?”我木讷的摇头,如同不理解他的话一样。

    他又道:“是在想圣上将要赐婚的事儿么?来方长的事,作什么现在就要自己瞎凿磨,你看你哭的满脸,倒给别人添堵。”我破涕为笑,忙拿左手抹去泪水,道:“我不哭便是了。”随即凝眸对视良久,他温暖的手从刚才起便未离开过我右手的手背,执手相看泪眼的美与苦想来也不过如此了。

    用过了午膳,我便说要早些回去,爹也差不多要从宫里回来了,赫之桓点头说好,便吩咐了外头准备车马。我无事可做便在这王爷府门口等着,摸着这用青砖砌成的照壁,甚是气派。正等着,却是见得外头有个女子携了丫头走过,我见那女子形消瘦,似曾相识,仔细一想竟是那在张记金号遇见过的——那着碧蓝色衣衫的慧姑。

    她转瞧见我也是一楞。我三步上前说道:“可是慧姑小姐?”

    她略点点头,道:“你是那的——未曾请教芳名?”

    我又不好说露了姓名,只道:“丫头罢了,小姐安好。小姐可是住在此处。”

    她也和蔼,知了我是丫头也不看轻,她笑说:“我是暗统副指挥使家的二小姐,府衙就在这王爷府那头,离的很近。”

    她刚说完,一旁服侍她的丫头催促说:“小姐快些走吧,一会儿顾家小姐又要发作了。”

    这慧姑只嘘了一声,我也识相,福了福说:“小姐好走。”她点了头,便快步离开了。

    眼见慧姑远去,马车也已备好,赫之桓从府里走了出来说道:“我与你一同去吧。”不知为何他神色紧张,脸色只见是坏极了,我也不好多问,刚要上马车,听的远处中郎将府门口的那个小厮正跑了来,走近了道:“小姐,小姐,快回府去吧,老爷出事了。”只觉得脚下一滑,赫之桓忙扶着我轻声说:“别怕,有我在。”我呼了口气,暗自点头,便忙着进了马车赶往府里去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