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回家

    西边天色渐暗,时辰也是不早了。

    我将原本抵着他口的头缓缓抬起,赫之桓说道:“可是想回去了?”我回答说:“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父亲要着急了。”

    他点头道:“我送你回府吧。”说着便伸手来牵我的,我只觉得左手被踏实包围,心里犹如被温煦的光所充满,幸福极了。他带着我穿过草地和树林,我与他一路无话却感觉好似彼此早已说尽了话那般熟悉。

    瞿中和如意则远远跟着,只听的如意在后头大声说个不停,瞿中却不甚回应。许是如意觉着自己一人这么说话未免显得刮噪,便对着瞿中说:“喂,木头人,你怎么不理睬我?”

    那瞿中还是不响,如意便使了劲推他道:“你这木头好生不尊重人,你家主子与你说话你也这副模样么?”

    那瞿中被如意一推,踉跄了几步却还是不为所动。我在前头早已笑的直不起腰来,赫之桓见我笑的厉害便道:“瞿中和如意两人倒也相配,若是将来你入了王府,也叫他们成了一对才好。”听的他说了这么一席话,我早就已经羞的恨不得钻入地底,便想要挣脱开他正牵着的手,他面露玩笑之色,手上却是又使了力气抓的更紧了。

    不知不觉,到了中郎将府门口,远远瞧见门口站了一干人,那正中间不是李祖勋又是谁。

    我见了是爹,便笑着直直跑过去道:“爹,怎的在门口站着?”

    李祖勋忙携了我,拍着我的手,说:“先前只叫了老连在门口守着,没成想过了酉时你还不曾回来便自个儿出来瞧瞧,这不才没多久你就回来了。”

    我只一味调皮说:“那可不,女儿和爹自是心有灵犀的很。”

    李祖勋哈哈大笑,笑过了又问:“怎的今出去这么些时候?可遇得什么事或人?”我可着劲儿摇头,心想:若是被爹知道今天外头的这么些事,怕是今后再不用出去了。

    “大人且放心,玉姬小姐今一切安好。”赫之桓从那头踱步走来说道。

    李祖勋忙作揖道:“王爷安好。”赫之桓随即微微回礼。

    李祖勋是什么人,早已两眼旁观看出了个门道,便笑说:“多谢王爷今照拂。”又回头吩咐下人说:“带了小姐下去吧。”那边厢上来几个小厮,抬了手要引了我和如意进去。我脸上笑意实在盖不住,转对着赫之桓福了福便进园子里去了。

    园子里秋兰早已备好了茶水待我归来,一进门秋兰便走上前来扶我坐下,又给我递水,她见我满脸笑意,便问说:“小姐总还是个贪玩的年纪,出去一次竟不想还这么高兴。”

    我喝了水笑着说:“今儿个可是不同。”

    秋兰“噗”一声笑道:“我看啊,每每同那赫王爷见了面回来啊,次次都是不同的。”

    我见她拿我打趣,便佯装生气说:“秋兰你贯会拿我开心,只怕要早点给你寻了人家才好罢!”

    秋兰一听,脸便红了,只嬉笑着啐道:“小姐出去了一次竟说胡话,秋兰是一辈子要跟着小姐的,小姐别想撵了秋兰走。”我知她这话真心,便也不好再混打趣她,只笑着低头喝水。

    忽然觉着有些不对,怎的如意进了屋都这么些时间了还不曾说过话,秋兰似也发现有些不同,便说:“如意,今怎的不同前几那般闹腾了?”

    “是出去着了风寒么?”我关心的说。

    谁知那如意猛的一回神说:“哼,那瞿中真是好个木头,心眼又是极坏。”

    我见她说话没个分寸又咬牙切齿的,便笑说:“刚还打闹个不休,怎么现在撒了劲儿恨起来了?”

    如意一本正经的回道:“小姐可有所不知,适才我和那木头在树林时,那木头便在远处悄悄打量着您和王爷,眉头紧锁,不住的叹气。我那时问他:‘你叹什么气?你家王爷和我家小姐可是天生一对。’猜他怎么说,他竟说‘儿女长没个意思,只会羁绊爷的大好前程!’可不是坏心眼么。”我心下只道这瞿中是个有野心的,也未放在心上,只笑如意孩子脾气,和秋兰一同劝了几句便也散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