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情愫

    那顾玉携了丫头和那慧姑一大帮子人匆匆而去,在店门口起骄喊话好大的阵帐,好一会儿才离开。

    我只顾着看外头,竟不知道背后一双眼睛正怒视着我。等我转头,只见赫之桓两眼直直看着我,他猛的一把抓住我便把我往店门外拉,我力气有限,实在拗不过他,只得跟着他走。只是,赫之桓人高马大,走起路来,三步并作两步,我乃一姑娘只好尽力跟着小跑,他的手那样紧紧的拽着我的手臂,扯的我好痛。

    我忍不住皱眉说:“你要带我去哪儿?”赫之桓一声不响。

    我见瞿中像个铁面跟班一样跟在后头,心里又想着留在店里的如意如何是好?便猛的转头,向着瞿中说道:“你跟着他作什么?你看我是伤的了你家王爷的样子么?你快回去帮我看顾着如意去!”

    瞿中被我吼的一楞,停了下来,我又冲他说:“还不快去!”他看了看我,转过便回去了。

    我见他回去后,才放下了心,但被赫之桓拉的像从前高中跑了八百米一样,早已喘的没了气,便一边喘一边直呼他的名字叫嚷:“哎,赫之桓!你要拉我去哪里?!你弄疼我了!”我带着刚才的绪一起发作。可赫之桓仍旧没有作答,一副完全不像要理睬我的样子。正在气头上,忽的感觉人都横了过来,原来他一把把我抱了起来,用轻功将我带离了人头攒动的集市。

    到了郊外草地,他将我一放而下,我还未完全站稳。他便离了我旁,犹如藏了满肚子的气,在一旁来回踱步,忽然转过来对着我吼道:“你遇着危险,难不成连呼救都不会吗?适才那样的状况,若是那奴才没轻重打了下来,你如何经的住?!”

    他那样大声叫嚷,使得我好生一楞,刚被他握痛了的右手现下竟也完全没了知觉。他也仿佛察觉到自个儿越了礼,便转过去顿时没了话。我突然感觉自己心跳的好快,从前见得他对外人总是一副冷面孔,对我时虽是彬彬有礼和蔼些,但也是看不出他内心真正想法的。面对这场景,我整个人的思绪都没了章法,乱的很,便也转背对着他,没想到恰好看见瞿中带了如意从树林那边走近。赫之桓的武功造诣极高,远处来人他听的一清二楚,此时,他的声音忽然在我后响起:“瞿中,去别处!”此话一出,瞿中只得远远带着如意往过来的路上返回。

    我不知赫之桓的意图,便转问道:“王爷为何不让瞿中他们上前来?”刚问出口,又觉得管的有些过,便自个儿在原地懊悔。

    他似乎隐约意识到了我的尴尬,便转过来笑说:“怎的现下不直呼我名讳了,刚在市集不是叫嚷的厉害吗?”被他一说,我脸“刷”的一下红透了,“我,唔——”直接说不出个整话来。

    他向我走近,我只低着头不敢去看他,他温柔拿起我的右手,轻抚我手臂说道:“仔细手臂还疼吗?”我不好意思的想要挣脱开来,但他却是不许,只听的他轻说:“抱歉,之前失礼了,左不过担心你受伤罢了。”

    我的心跳的越发厉害,只觉得头晕目眩的紧,脚劲儿一下没站稳便是往下一蹲,赫之桓赶忙扶住我,却在此时,他顺手一拉我便跌入他怀中,他紧紧把我环住,我心中唯独感到一股温暖围绕,却又觉得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他抱了我许久,他上独有的檀香味道犹是好闻。我看着西边夕阳绚烂多姿,暗紫红色云海一片。我伸出手指佯装去摸那片云,嘴中道:“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

    赫之桓低头轻声道:“妱儿,你可愿意与我一同过那‘山气夕佳,飞鸟相与还’的生活?”

    我点点头,微笑着抬头与他对视。霎那间,我只觉得自己醉了————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