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面具

    晨间,如意取了露水,往里面掺了鲜花汁子后给我擦脸洗手。秋兰用她一双巧手为我梳了一个燕尾发髻,左右两边各垂下几屡发丝,头中间靠后略微隆起一圆形发髻,上插景泰蓝色的篦箕作发饰,发髻后则是及腰的长发,又将长发两缕头发收起,拿淡翠的丝线绑住,又令其自然垂于后,整个发式显得犹为脱俗清丽。

    那边,如意捧着白色纱制的衣裙说:“小姐,今儿穿这可好?外头头又好,更衬出小姐皮肤白嫩了。”

    我瞧着心想,爹虽遣了小厮过来这么说,但若能低调处理自是低调些的好。我便说:“不了,还是着襦裙好些,这件白纱制的一看就是不一般,穿去市集只会显得突兀,要是招来别人围看就不好了,你且挑一配色恰当的襦裙来就好。”

    秋兰见我如此,便点头说道:“小姐想得正是,虽是老爷准许了出门的,出去也不要太招摇,一来对小姐,是本就不利的。二来也会叫那起子小人背后头说了咱府里的闲话去。”

    不一会儿功夫,如意便取了襦裙来与我换上,只见这上襦浅蓝又带着混绿色的花草纹,加上粉红地花鸟纹的长裙,外头的帔子是黄底儿红绿花的细小子鸟纹,穿上后甚是可,想不到平家里的便服仔细穿了也是如此美妙。

    于是,我与如意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出了府衙大门,着实痛快。

    我拉着如意说:“不是说这立夏都要买个面具把玩的吗?何处可以购得?”

    如意回说:“这有何难的,到了市集可多了去了!”于是,我俩准备寻了面具戴着一路边玩边赴约。其实爹心中的顾虑我也有,出门在外,不得不需要保护自己,但却又不想自己在这穿越后的子里失了乐趣,所以遮上个面具,也算是一种手段。

    眼前这面具摊子挂满了形色各异的面具,有按着关公做的,也有阎王爷的,还有一些不认识的鬼怪。

    如意见我眉头紧锁,便解释说:“小姐,你别嫌弃这面具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驱鬼驱厄运可有用的紧,过两个月中元节也是要带面具呢!”

    我回头道:“怎的这大蜀国的面具节如此之多?”

    如意笑道:“这凉拨国与咱大蜀国毗邻,历朝历代便是互市互利,风俗影响极大,这面具也是由凉拨传了过来的,还有往来通婚也频繁,皇家也是啊,所以这。。”

    或许是如意觉着自己提到了不该提的,突然便自己哑了声,我忙掩饰,佯装并未注意说:“哈哈,原来如此,果真是闹的。”

    话音刚落,一旁上了年纪的女摊主便拨开面具,说:“哟,哪家的小姐,生的这样好看,想那名满京都的玉姬小姐也没姑娘俏丽,姑娘可是喜欢咱的面具?三文钱一个,可是便宜的紧哪!”

    我顺着她的话问道:“大娘可是见过那中郎将府的小姐?”

    那妇人一摆手道:“哪有这样的福气见上那样的美人儿,整天没个夜做这些倒霉面具,才没功夫呢!”我和如意听了纷纷偷笑起来,那妇人见我们嬉笑不止,便说:“今儿立夏,姑娘这么美,定是要买个顶顶丑陋的,那才好!”

    “这是为何?”我询问说。那妇人忽的低了声儿,悄悄道:“等在放荷灯遇得有郎的时候,拿下面具能更显得俏丽几分哪!”

    被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满脸的臊,竟一时语塞。

    如意见了,这蹄子竟一人暗好笑,一边笑一边对那妇人道:“大娘,你且挑了最丑的和最好看的与我们吧!”那妇人一听买卖来了便连连称好。

    我和如意拿着面具,一路比划,此时已过了巳时,快要近中午,头也大了,街上人流也多了起来,我与如意带了面具向着与赫之桓约定的酒楼走去。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