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二见梅园 (2)

    我的手轻轻拨动琴弦,整个心开始逐渐投入。。

    古琴毕竟是整首曲子里的辅音,也不好太为突兀。“溪山夜月”的第一个琴音渐起,笛声慢慢加入,浑然天成。在现代的时候,全蒙老师教授,我虽是应付的了这几首古曲的,但好多技法从前有时候转不过来也是偷着掩着蒙混过关的。

    此时,琴声早已在天际转还,仿佛搭乘舟楫,穿越过云水,引领我走进那落英缤纷的梅花山谷,流恋于淙淙的山涧泉税一般。 不知不觉,一曲演绎完毕,我把满心对此番此景的欣喜表露在了脸上。

    “王爷好笛,我的琴可是不如公子的笛声多了。”自知弹的低他一等,不如早些承认的好。

    赫之桓帅气的一收手中的玉笛,却是低头给我送来一个如阳光般的微笑,我的心刹那漏跳了一拍。只听的他说:“玉姬小姐好琴艺,只是小姐几个音转的太快,我的笛却是有时跟不上啊,呵呵。”

    我心下只凿磨:这不是变着法儿在说我的糊涂技法么?

    心里这么想,面上却丝毫不改,直说道:“王爷谬赞了,实在是我自己琴技不过关罢了,公子可有心指教技法一二?”

    赫之桓走了过来站在我的旁,弯下腰用手指在琴上轻轻滚拂,言道:“果真好琴!”接着用手一拨剌,说:“此处用这个手法乃是最好的了。” 我见他两指一拨一压,好轻巧!一看便知他甚通古琴技法,必是大家。心里想着还不过瘾,我竟嘟着嘴脱口而出:“王爷是变着法儿的欺我,明明如此擅长弄琴,竟是不露一丝一毫。”

    我刚一说完,只见赫之桓便一下直起腰,哈哈笑了起来:“小姐秉直爽,远不像那些总待在闺房的弱女子。”

    听完他的话,我一时语塞,心里又在懊悔自己实在是语快,说:“王爷恕罪,小女鲁莽。”

    他也不介意:“无妨。小姐多礼了。”

    心下就想着叫如意过来拿了琴快些离开才好。抬头看过去却没成想找不着这丫头了,我想着还是自己爬起来吧,暗中试了试却是麻了腿早就没了力气。我顿时觉得这可如何是好,又暗中埋怨如意起来。

    “请王爷扶我一扶?”我低着头害羞的说。

    赫之桓却也没说别的,伸出了右手与我。我借着他右手的力气勉强爬了起来,刚想好好站稳,泥泞的土一脚踩下去竟软的没有着力点,本来双脚就麻的没个力气现在一滑体不听使唤“咚”的撞赫之桓口,为了不让我再向后倒,赫之桓的双手紧紧环着我。。。

    这一刻,我竟一点也不愿将他推开。

    我微微抬头看他,他也如我一样低头看着我。

    “我”

    “你”

    “你”

    “我”

    他逐渐松开怀抱,我也垂下刚放在他前的双手,两人对视无语。

    “你先说吧”又是异口同声的同时开口,俩人又尴尬的一时停顿。

    “王爷每都来梅园吗?”我问到。

    他微笑着答道:“只是近几来的,从前也未曾到过此处,只是大人看我喜欢梅花才告知我此处梅园甚好。”

    “原来王爷也喜梅花。”

    “只是以后也难了。”

    “为何?”我急忙追问。

    “大人明奉皇命查看西山的难民叛乱况,我历代封邑在西山旁的乐郡处,对西山一带也比较熟悉,碰巧可以帮的上忙。所以奉了皇命明便要启程离开京中,直至立夏时节才能回来。”

    “王爷定要多加小心,也请烦劳多加照顾我那年迈的爹爹。”玉姬在此谢过。

    “这是自然,小姐放心。”

    “多谢王爷,时辰不早已快午时了,我也要告辞了。”我刚想走上前去取琴,心理还在想案板也只好留在这里一会儿让丫头来取了的时候,前头突然冒出一个穿碧色衣服的灵巧丫头,这不是如意又是谁?!只瞧着她眼明手快的便抱好了琴,我拿着眼睛瞪着她,她却憋着偷笑不止,赫之桓也在一旁微笑不语。

    如意随即又唤了萍儿来收了案板,我见差不多了便回头道了再见转离去,没走几步只听背后传来赫之桓的声音,“待归来,可否再约小姐到此地弹琴赏梅?”

    我却笑回:“王爷糊涂,只怕那时暑气已盛,便早已没有梅花了。”

    他楞了一楞,说:“立夏时节京都时常有白天赏荷,傍晚放荷灯的传统,小姐可有兴致同去?”

    我未作声,只以转微笑作答,放他一人在梅花树下与梅花花瓣融作一体。

    ——————大家好!大家若是觉得不错,给点下推荐收藏扔个红包啥的吧!如果有要探讨剧或是有什么建议的亲,请在讨论区留言,我会回复的!感恩!——————

重要声明:小说《只怨此生梅花三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