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十六章:番外

    番外一:曾经

    青阳城,一座很小的城镇,坐着牛车从城东一直到城西也不过就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这个小城既没有依山傍水,附近也没有什么官道,也不是什么军家必争之地,算不得繁华,城里也鲜少有什么陌生人进入,住在城中的大多是土生土长的青阳人,也算是知根知底的。

    这的青阳城也算是闹,今是重阳,虽然今天的人们很多对重阳要干些什么都摸不着头脑,但是古人对着这些节却是相当的看重的。

    城门边上,一个小小的少年低着头站在城门处有些踌躇,不停的磨蹭着脚下的石板,却始终没有踏出那一步。

    旁边一个胖胖的大婶看了看少年,脸上露出了些惊讶,“哟,白哥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家爹娘呢?”

    大婶有些关心的问着,这个少年是青阳城旁的一个小村庄教书先生的孩子,士农工商,古人对读书人是相当的敬重的,再加上大婶家的小儿子也在先生那里学过几个字,对着少年算是极为熟悉的,看着他孤孤单单的在城门口徘徊,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声。

    少年抬起头看了一眼大婶,嘴唇嗫嚅了几下,却没有说话。

    早上和爹娘怄气,一气之下跑了出来,一个人徘徊了一天都还没敢回家。这个年纪的少年最是心高气傲的时候,哪里好意思丢下脸面跑回家去。

    大婶见问不出什么东西,也只能招呼了几句,让少年早些回去便离开了。

    还在徘徊的少年不知道,在以后,他心中最后悔的时候就是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回家再叫上一声爹娘……

    ------------------------------------------------------------------------------------------------------------

    火,火,火!

    满目的火光!

    原本木头和茅草搭成的房子早就被火苗吞噬。

    少年站在了自己家门口,看着里面满眼的红,却踏不出一步,出不了一点声音。

    有些驼背的村长慢慢走了过来,抚着少年的头,只是叹了口气什么都说不出来。

    少年像是没有察觉到边的人一般,只是死死的看着渐渐烧成了黑色的房子,这片红一直烧到了他的心里,成了他一直挥之不去的噩梦。

    当后来,诗诗用带着一点点抱怨的语气对着那个曾经站在江湖最顶端的男子撒的问着为什么那般的喜欢着红色的时候,那个男子只是浅笑着摇头,他穿红色,从来就不是因为喜欢,只是,除了红,他的眼中已经容不下其他的色彩。

    旁边的村人看着似乎是呆了的少年,眼中带着同的窃窃私语,“听说东方先生得罪了什么人了,这家小子倒是运气好,从阎王爷手中抢了一条命。”

    “听说那是什么教?据说好像很有名!”

    “那些人不是说他们是什么月神教的吗?”

    “也不知道东方先生一个读书人怎么会得罪那些人的?”

    “谁知道呢?看那些人跟些山贼强盗似的,还个个拿着大刀,啧啧,真是……”

    火光闪烁,印在了少年的眼中,有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

    ----------------------------------------------------------------------------------------------------------

    “童舵主,您老可是好久不见了!”唐河客栈的掌柜老唐看着门口那个满脸大胡子的粗糙汉子,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脸上堆着笑,冲着童百熊笑的极为谄媚

    唐河客栈就坐落在黑木崖脚下,是月神教的产业,这掌柜的也是月神教的教众,平时就负责收集些信息,伺候一些出去办任务回来的大人物,今天看见童百熊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竭尽全力的伺候着了。

    童百熊不耐烦的打发了掌柜的,他是个大老粗,对这些奉承什么的一向讨厌的紧,他童百熊爬到现在这个位子上又不是靠的一张嘴。

    童百熊赶了一天的路,进客栈的这个点也不是平时用饭的点,上菜的速度慢了很多,童百熊无聊的四下里打量了几番,眼珠子看着一个地方倒是不动了,眼中也有了些好奇。

    摸了摸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童百熊笑的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这个小兔崽子的眼神倒是不错,就是子差的多了。”

    掌柜的是时时刻刻的关注着这位大爷的,看他一直看着门外的某处,也跟着看了过去,门口只是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乞丐罢了。难道童舵主是不喜看见这个少年?掌柜的连忙走了上前,脸上带着讨好的问道,“童舵主,用不用把这个乞丐小子赶走?”

    童百熊瞥了掌柜的一眼,想了想,对着掌柜的说道:“去把那个少年给我叫来。”

    这个小子可是得到童百熊的亲睐了?老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艳羡,然后招呼了一个小二,去把那个在自家门口乞讨了快半年的少年请进来。

    从青阳到黑木崖,一千多里路,不算太远,可是对于一个一路乞讨过来的少年来说,也花了他快两年的时间。

    这两年,他见过了各式各样的白眼鄙视欺侮,若不是他天生的那根傲骨和心中的那个信念,或许他早就死在了那些缺衣少食,被人任意殴打的子里面了。

    少年收敛了眼中的神采,走进了客栈,看着那个极其豪迈的坐在了凳子上的童百熊,紧紧的抿着嘴。

    童百熊看着这个少年,眼中的好感大盛,这样一个坚韧的少年,真是不错!

    “喂,小子,你可愿跟着我进入黑木崖?”

    等了好半晌,少年轻微的点了点头,童百熊笑的开心,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坚韧的少年,是他招进来的一个杀神,而支撑着这个少年的无非是一个信念:今生今世,我必当灭了月神教以报灭门之恨……

    番外二:

    感,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东西了,那万般的感纠结在一起,说不清道不明,只让人心中惴惴。

    东方不败和诗诗的感也算是极为的奇异了。

    诗诗是个痴的,前两世似乎没有遇到过什么的,对这些什么妖妖娆娆的感一向是不大懂的。虽然她心中是清楚的知道东方不败对她是极为重要的,可是那缠绕在心头或失落或开心或心动的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东方不败是个呆的,呆这个字眼似乎用不到东方不败这样的一世枭雄的上,可是对于一个用了大半辈子,甚至不惜是自宫来完成自己愿望的男人来说,感是他前半辈子碰不上也没有精力去碰的东西,本该过万千花丛的时候,他还在想方设法的夺权争利,对这些的东西也不太上心,对着杨莲亭,也是利用大过感的。如果问到他对诗诗的感,这个男人大约只会凤眼一瞪,瞪得你自动逃离罢了。

    但就是这样的两个受过伤,不懂的的人,却携手一起走过了整个人生……

    等到两人已到暮年的时候,诗诗看着旁边这个因为练了葵花宝典而不太显老的男人,笑的淡然,“东方,你长我十数岁,我却没你的功夫好,本来还担心,我们两个谁先走了,留下另一个在人世间苦苦挣扎十几年。可是到最后,我们大约是能一起走的。”

    东方不败不理会这个女人,前儿个刚刚跟她赌了气的,现在气还没消,看着这个女人的笑脸就火大。

    诗诗也没想过要回答,都一起过了这么些年了,还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就像是这样的,两人的相处,似知己,似亲人,似人,感实在是复杂的很。

    在两人相处了十几年之后,东方不败还是让诗诗知道了自己最大的秘密。诗诗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就没了别的什么感觉,以前看东方不败那么喜欢穿女装,她还以为东方不败是伪娘或是异装癖,谁知道是自宫了。不过这样也好,有些东西黏在记忆里面就丢不掉了,在喝下孟婆汤之前,诗诗都是无法和男子亲的,这会让她想到自己的那个缠绵了十几年的噩梦。后来,诗诗有的时候也会想,这大约就是什么锅配什么盖,想完又有些喜滋滋的,她和东方不败是真的很配。

    东方不败看着诗诗没什么表示的样子,心里的感觉倒是复杂了,有些失落,有些不满,有些惊喜,松了口气,却又觉得诗诗不像以前那么的重视自己了,脾气向来有些傲的东方教主很是折腾了诗诗一段时间。

    两人的感都不是很纯粹,诗诗有时候会觉得东方不败很烦,脾气差,心思多,还像个大爷似的一天到晚的就等着她的伺候。东方不败有时候会觉得诗诗啰嗦,还知道了自己最大的绝对不能公之于众的秘密,时不时的会对着诗诗放出几道杀气。

    可是,他们还是这样的坚持下来了,容忍,宽容,奉献,两个人的生活很好的奉行了这些,相互关心,相互照顾,陪伴着对方,使对方未来的路没有那么的孤独。

    最后的最后,东方不败有内力护,还是诗诗走在了前面。

    只是,诗诗走的时候,死死的握着那个自己陪伴了两生的人的手,眼中满是不舍。

    “东方,若是可以,下辈子我还是愿意陪你一世的。”

    “恩,我也愿意让你陪着过一世……”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恩,全部完结了!

    这本小说完结了,貌似30多万字了?呵呵,真是一个比较可怕的数字啊,我写小说的时候绝对没有想过自己能写那么多字的,因为我算是一个比较三分钟度的人,进过我作者专栏的妹纸应该知道的,我以前也开过一个文,写了一章,无人问津,后来我就懒了,坑了,说白了,若是没有你们在我后面不停的鼓励着我的话,我大概是坚持不下来的。

    所以,谢谢你们所有人,所有追过我文,陪着我走下去的妹纸们。

    那么,最后的最后,倾墨本来是想开宫斗文的,但素……要考研,那种大部头等我考完研再说吧……

    过两天,大概是2月初的时候开一个文,是综漫,这次是标准的小故事集,一个故事五六章的样子,写多少算多少,有兴趣的妹纸到时候可以去看一下,开了之后我会在文案上挂链接的,虽然到现在名字还没取好……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