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十四章:答案

    “若是,不男不女呢?”

    男子的声音倒是清澈,没有以往的那丝忸怩造作,只是这话,却让原本安谧的氛围一下子变了味道。

    本来脑袋已经有些不清楚的诗诗现在是越发的糊涂了,这个又怎么样?

    诚然东方不败的这种况在古人看来是惊悚的,有违天和的,是极为让人鄙夷不屑的。古往今来,就算是宦官得以在天子跟前服侍,但是他人即使在面前恭敬,背后却总会骂上一句阉人。

    可诗诗的况不同,第一世她再怎么被人孤立,生活在那样的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那个时代人们似乎更加的释放了自己。人妖,伪娘,第四,变,这些在古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在现代人的眼中也只是一个甚至不会侧目的事罢了。诗诗虽然在古代生活了两世,但是两世的大部分的时间都拘泥在了东方不败的边,对于古代的见识实在是不多,言谈举止虽然越发的像个古人,但是思维上对很多东西的看法还是停留在第一世。

    诗诗看着东方不败,眼睛里面有着迷糊不解,你为男儿,却着女装,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么?为什么还要再提上一遍呢?

    喝醉酒的人嘴里是没有把门的,想到什么就会说些什么,诗诗打了一个酒嗝,刚刚涨在胃里的气让她很不舒服,声音有些懒懒的,脸上的表很呆很好欺负,“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呀,教主若是男儿装,那定会引的无数少女驻足,若是女儿装,当夺得牡丹国色!”诗诗摇头晃脑的,脑子里面不停的冒出一堆一堆的赞美人的诗句,让的她的脑袋里面有点打结。

    东方不败本是微微的闭着双眼,这话一出,他心中就后悔了,这是他绝不能公布出去的秘密。

    虽然表面上仍是静静的,但是手中却已握紧,若是这个女子露出什么不该有的表的话,他……大约是不会客气的。

    只是,当诗诗的有些过头的话出口,东方不败的手中立刻松了下来,心中有些失笑,却又有些不知名的失落感弥漫在了心间。

    东方不败想过很多的答案,或许她会惊恐不安,或许她会向自己表示衷心,但是却没有想过,对于一个已经醉了的人来说,那样复杂的话哪是她能理解的,最后的答案只能是贻笑大方罢了。酒醉吐真言,至少,也要让那人的逻辑没有被丢到酒池之中不是?

    其实,这个答案也好的……东方不败看着天上已经慢慢垂下的月亮,心中有些复杂。

    那个问题,无论是惊恐还是倾诉衷心,只能说明一点,那个女子已经知道了他不能示人的秘密,以东方不败的多疑,就算现在感动了又如何,以后若是他觉得不对了,看不顺眼了,你知道的东西那就是你赤果果的罪证!

    诗诗的话,荒谬了些,但是至少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而那话中的赞美,还是让缓过来的东方不败心好上了很多。

    “这个傻妞!”东方不败浅浅的笑着,上面的那个女孩已经有些经受不住酒精的侵袭,眼中的清明早就不知道扔到哪个旮旯里面,肩膀似乎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脑袋的重量了,脑袋在不停的向着四个方向点着,头刚要落下,整个人就像是受惊了一样,瞪大了眼睛,却没有焦距,过一会,脑袋又朝着另一个方向垂去。东方不败看着,有些失笑,诗诗作为一个侍女,平时接触酒的机会少的可怜,今天喝了大半壶,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不易了,只是看着诗诗酒精上头,显得很是红润的脸颊,东方不败忍不住抬起了手,戳了一下,带着些似乎叫做宠溺的东西轻笑着骂道。

    诗诗对东方不败的声音是敏感的,听到东方不败的声音,刚刚已经垂下的脑袋立刻抬了起来,半眯起的眼睛也努力的睁大,半晌才反应过来似乎东方不败在骂她,眼睛充斥着委屈和茫然的看着东方不败,似乎在问他为什么骂自己,嘴里蠕动了两下,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呲溜一下将刚刚快要流下的口水吸了回去。

    又是一阵朗笑声,诗诗的这个样子,实在是和平时灵巧温柔的她差距太大,平时的她像个姐姐一样,即使年纪小,但是处处打点的滴水不漏,而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迷糊的小妹妹一样,让人喷笑,却有些怜。刚刚的那个动作,让东方不败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他还年幼的时候,那两个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口水的弟弟。

    “傻丫头”这次的声音小的多了,只是里面却多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可惜的是,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晚上的风有些凉,吹着树叶不停的拍打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院子里面似乎也只剩下了树叶的响动,院中的两个人都安静的很,诗诗已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面,而东方不败也是懒懒的不曾言语。

    举起酒壶,将壶对着嘴,就从唇边留了下来,东方不败还靠在诗诗的腿上,裙角上立刻湿了一片,只是没有人在意。

    将空了的壶甩到了一边,东方不败的眼中多了一点莫名的神采。那样的生活,若是有一个人陪着,似乎……也不错。

    第二天快到午时的时候,诗诗才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爬了起来,昨天发生的事说的话在诗诗的映像里面也只剩下了一个浅浅的影子。在看到东方不败,看着他一如平常的样子的时候,诗诗还是松了一口气,自己应该没有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

    子还是这么的过着,对于诗诗来说,前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让诗诗有些心中不安的是,似乎,东方不败和杨莲亭的那个隐居的山庄已经在着手修建了。

    杨莲亭最近来的次数多了很多,诗诗随侍在东方不败的边,那只言片语还是引起了诗诗的警觉。

    山庄不是诗诗不安的地方,她清楚的记得,上辈子就是在杨莲亭和东方不败住进了那个山庄没几年,前任教主任我行就带着些人杀了过来,而她,也就这么死在了任我行的手中……

    就是不知道,东方,最后怎么样了,诗诗垂下了眼帘,有些失神,上辈子的事她很少想起,现在想到,心中还是多了一份急迫,虽然对东方不败有信心,他的功夫号称天下第一,绝对不可能被曾经的手下败将打败,但是诗诗还是有些不安。

    大约过了三月有余,黑木崖地势不低,上面的温度更低,清晨起来地上的草丛里面都覆着一层霜。

    诗诗冲着手呵了口气,凝成了白色的水雾,搓了搓手,诗诗得了里面的吩咐,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屋外是两重天,屋子里面暖的很,放了好几个暖炉,几乎一打开门,一股暖洋洋的空气就迎面出来,诗诗打了个寒颤,周围的暖气让她感觉舒服极了,原来冻得有点僵硬的笑容也更加的柔和了。

    收拾好了一切,别的人都退下了,诗诗本也要跟着退下,只是看着外面那呵气成雾的样子,诗诗脸上带出了些不乐意。这么冷的天气,呆在暖暖的屋子里面的多好!,诗诗虽然练了武,但是时还短,不可能让她寒暑不侵。

    正巧这个时候,东方不败叫住了诗诗,虽然面上不显,诗诗转的时候喊是的时候,声音里面的愉悦可是有些压不住。

    东方不败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有些谄媚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孩,抿了口茶,茶杯将脸上的笑容都挡住了,放下茶杯,东方不败的脸上又是一片的云淡风轻,“诗诗,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别院住吗?”

    哎?若是可以,大约诗诗的眼睛里面会出现两个大大的问号,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没头没脑的就一句问话,这该让她怎么回答?

    东方不败有些无奈,似乎到了冬天,天气冷了,诗诗也跟着有了冬眠的趋势,都不太用脑袋了,怎么呆呆木木的,若是往的诗诗,大概早就意识到了他是什么意思。“杨总管在山中建了一座别院,冬暖夏凉,据说风景极好,我想去里面住,你可愿跟着我?”

    虽然话中是个问句,可是里面蕴含的意思,向来霸道的东方不败,怎么可能让诗诗拒绝!往里大约是直接替诗诗决定了的,他一个教主要做什么难道还要征得一个小侍女的同意?只是不知道怎么的,中秋那晚过了,东方不败对着诗诗心中总是有些柔软,也有些不想勉强她,便这般的问了。

    诗诗有些惊讶的看着东方不败,上辈子,他可没把自己带过去,怎么?

    但是看着东方不败眼中隐隐闪现的危险和不耐烦,诗诗立刻乖乖的说好,脑袋还不停的点着强调着自己的赞同。

    东方不败看着少女傻傻憨憨的样子,眼中的笑意几乎不可隐藏,诗诗看到了东方不败的笑意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傻事,一时间窘迫极了,倒是忘了自己有些畏寒,对着东方不败福了福,也不等东方不败的话,转过推开了门就快步走了出去。

    东方不败看着有些落荒而逃的女子,一时间压抑不住自己的笑意,笑了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 我家现在各种状况,吐槽我家的那些亲戚,我外婆住我家住了五六年了,我有四个舅舅,我外婆居然住在女儿家里,这个先不谈,我爹妈和我都没什么意见,毕竟是老人,谁照顾还不是照顾。但是我外婆现在的状态这么差,我妈24小时的看着,一天睡不到五个小时,你们就不会来个人帮我妈照顾啊!我外婆现在真心折腾啊,她已经自己起不了了,看不清,也聋了,不太认识人了,半个小时喊一次人,说要上厕所,昨天陪我妈在我外婆房里睡的,我失眠没睡好,我看着我妈被折腾的都难受。他们倒是每隔一两天都来一泼人过来看我外婆,但是过来看就是看着我妈服侍我外婆,也没人帮把手,来了就坐在客厅聊天,前天聊到快十二点,昨天十点多几乎是被我赶走的(……),然后今天早上四点半就有人过来了……我妈把我赶到三楼让我接着睡,然后她自己去忙了。你们到底是想干嘛!

    我妈找了算命的,说十八十九(历)是我外婆的生死劫,熬过去了这个年是没什么问题了,但是家里要大扫除啊!要是过几天我外婆真的那个啥了,也没时间打扫了。我爹过年前两三天才放假,最近忙的,一周就回来一次,家里两房子,老房子是商品房,半年没人住,脏死了,现在住的这个是四层楼的单门别院(在县级市的郊区,房子贼便宜),大的要死,两个房子全是我一个人打扫!

    恩,给外婆祈福,希望她能熬到大年初三她的九十大寿,虽然现在的状况不太乐观,但是还是希望她能熬过这些天。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