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十章:冷战

    这些子的东方不败很是不对劲,诗诗看着前面那个从早上起来到现在都没怎么说话,脸上表懒懒的东方不败,有点无措,这样的东方不败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教主,今儿个穿这个颜色可好?”诗诗故意拿着一件墨绿色的如意云纹衫 ,笑意盈盈的问着东方不败,眼睛亮亮的,东方不败懒懒的看了一眼那件衣服,没有回话,脸上也让人看不出什么喜怒出来。一直到诗诗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他都没有一点反应,东方不败极喜欢那些鲜亮的颜色,平时要是看到自己拿出了这种颜色的衣服,必是要发点脾气的扔些脸色的,刚刚取那件衣服也是想要让东方不败做点反应出来,但是,今天他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这几天东方不败总是拿着那双眼睛直直的瞪着自己半饷再收回,这样的举动让诗诗心里一阵阵的发毛。可是不曾想到,东方不败居然对此默认了?

    梳妆台前,诗诗捧着首饰匣子笑的温柔:“教主,这云鬓花颜金步摇是下面刚刚送上来的,做工可是精巧极了。”

    东方不败的手顿了一顿,拂过了那只云鬓花颜金步摇,拿过了旁边的双凤纹鎏金银钗,摆了摆手,让诗诗下去。

    诗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咬着唇,有些不甘的看着镜中的那个正在自己梳头的男人,心中起了一抹惶恐,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错事了?

    东方不败觑了一眼那个脸上已经露出点惶恐的女孩,将手中的钗子插进了发鬓中,眼中飘过了一丝快意,只是这份快意在看到镜中的人的时候,又变成了郁闷。

    这个颜色可真是难堪,东方不败看着自己上的衣服,有些嫌弃的想着,却在看到诗诗转过了,脸上的表立刻又恢复成了无悲无喜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参禅多年的得道大师一般。

    这样的子对诗诗来说是一种折磨,但是对东方不败来说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就这样单方面冷脸一旬有余,东方不败才渐渐的给了诗诗点好脸色,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诗诗自然是松了一口气,感恩戴德的很,这段子自己过得可叫一个胆战心惊。只是可怜的诗诗一直到了最后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东方不败没有女子每月惯有的那几啊,也不会像是女子一般进入中年之后会浮躁不安的。

    唔,当然上面的想法诗诗是绝对不敢跟东方不败说的,东方不败再聪明也不会想到诗诗会在心中这般的腹诽他。

    东方不败看着后有些言又止,然后低着头闷闷不乐的给自己梳发的女子,心中无比的舒畅。和诗诗相处的时间久了,他能坐到这个位子,眼不是瞎的,还是能看出诗诗的真心的,往的那些怀疑和杀意也在两人的相处之中慢慢的淡掉了。

    现在的东方不败对着诗诗的感有点奇特,他是相信诗诗的真心的,诗诗本来就不是一个复杂的女孩子,眼睛里面都是干净的关心。经历了太多黑暗肮脏的东方不败对着这份子干净又是怜惜又是憎恶,深处地狱的人最厌恶的大约就是那些纯真不懂世事的眼神,这样的洁白总是能让他们心中升起一抹戾气,让他们想要毁灭,黑暗和光明是对立的。以前东方不败对着诗诗是有一份从心底的厌恶的,只是诗诗后来用了真心,而东方不败很小就没了家,又有着深仇血恨,被童百熊带进了黑木崖,童百熊那个粗莽汉子哪里会想到一个十几岁的不懂功夫的少年会在黑木崖上吃到什么样子的苦头。黑木崖这种地方,你不进不抢,等待你的不过就是死亡罢了。周围的人尔虞我诈,少时的他吃了很多的苦头,等到他功成名就,手下的人畏惧他,教主忌惮他,侍妾害怕他,从来没有人想过,东方不败,狂傲自负的东方不败其实也是希望得到别人的真心以对的。诗诗的真心则是让东方不败对着她多了一份别人没有的宽容。

    东方不败看着镜中照出来的那个少女,也才刚刚及鬓的年纪,脸颊上的鼓鼓的,眼睛大大黑黑的,看着是极为健康漂亮的,因为进了发育的时候了,诗诗几乎是一天一个样,恍惚间他还记得前段时间诗诗刚刚到他口,现在都快到他的肩膀高了。少女这段时间被东方不败纵容的也没了以前的小心翼翼,虽然还是守着本分的,但是行动言语间还是露出了一点少女的俏,东方不败看着少女低下的头露出的还无意识的微微嘟起的嘴,有些失笑,他自是知道这个小姑娘在想些什么的,这些子他也折腾够了她了,总算是出了心中的一口气。

    东方不败为人高傲敏感,他的残缺却给这份高傲里面多了一丝的自卑。东方不败最在意的是什么,当然是他体上的残缺。当初的自宫练功,他从不后悔,只是后来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随着练功的深入,他居然有了那一份的女儿之态,阳交融,他没了男子的那什物,上的气是越来越重的。开始时的他是惶恐的,不安的,每里只敢躲在人后涂抹着脂粉,穿上那大红的衫裙。而也就是在那时,杨莲亭温柔款款的出现在了东方不败的面前,那深不悔的样子让当时自我怀疑中的东方不败沉溺在了其中,若不是杨莲亭出现在了最好的时机里面,东方不败怎么会看上这个除了一张脸皮什么都没有的男人?

    说到底,东方不败对着自己到底是个男子还是女子,心中仍是游移的,没有了男人的那什物,他告诉自己自己是个女儿家,但是心中却像是有一只猛兽一般在不满的咆哮,他本是男儿,为何要做这美娘?!

    说到底这次诗诗遇到的不过是无妄之灾罢了,因为童百熊夫妇的到来,东方不败才隐到后面没几年,他也不能穿着女装去见老手下,但是没有用他说,诗诗很自然的给东方不败拿了一压箱底的男子袍子,让的东方不败本来压在心底的心思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心中郁郁不满,只能牵连到无辜的诗诗上了。

    诗诗嘟着嘴扭着东方不败的头发,就跟扭麻花一样,心里恨恨的飘过狠狠的揪下一缕头发来的念头,只是手上却还是轻柔的很,没有扯痛一点头皮,东方不败含着笑,只是他和诗诗都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眼中有着怎样的感,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感叫做温柔……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报告晚上已经11点多,爬到上窝了半天结果才发现今天是周六……

    貌似我该更新了是吧……

    圣母玛利亚啊!我忘了!!!!半夜1点多我从上爬起来码字,这种精神,真是神经……

    不要嫌字数少啊妹纸们,我也不想的,但是手脚冻得已经有点疼了,下一章我多写点补回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