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八章:男装

    “杨总管,我要见一下教主。”童百熊向来看不起杨莲亭这厮,也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教主会信任这个小人,虽然喊着杨总管,语气中的不屑任谁都听的出来,辛三娘在旁边瞪了他一眼,也没有打什么圆场。

    杨莲亭脸上还带着盈盈的笑意,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谄媚,心里流转着一丝恶毒,“教主说了,不愿见什么外人,所以……”

    童百熊一向自认为自己和东方不败的关系极好,东方不败还是个小娃娃的时候是他把他带进黑木崖的,后来他老熊也跟着东方不败把原教主任我行赶了下去,这般的功绩让他可是整个月神教唯一一个敢称东方不败叫东方兄弟的人。而现在,他认为自己和东方兄弟分匪浅,这个杨莲亭敢拦着他,真不把他老熊放在眼里不成!

    “你说什么!东方兄弟怎可能不见我,莫不是你这个小人在旁边做什么幺蛾子!”童百熊的眼睛瞪得老大,额角的青筋爆出,脸色狰狞,猛一看能吓得小儿啼哭。

    杨莲亭脸上的笑容不变,心中却恨恨的骂着:这倚老卖老的老东西,真当自己是怕了他不成!要不是现在自己还没有把握让东方不败全听他的,他早就把这伙子看不起他的老东西都宰了不可!“熊堂主这话可是折杀杨某了,熊堂主和教主的交哪是杨某敢非议的。”

    杨莲亭一开始为什么能让的东方不败看上,一来是他的嘴,能言会道,谄媚拍马无所不会,二来是他的颜,若放在外面,杨莲亭也是能用着他的脸骗上几个大家小姐的。

    童百熊听着杨莲亭的话,脸上带出了点得意,抹着自己的络腮胡子大笑了两声,“不是我吹,我老熊和教主的干系也绝不是一般人能拼的上的。”

    辛三娘在旁边有些无语的看着得意洋洋的童百熊,当初她到底是什么眼光才会看上这个憨货?脾气暴躁,逞勇好斗还没什么心眼,当初的她算不上绝色美人儿,也绝不会沦落的嫁给这种憨货!

    辛三娘正了正脸色,眼中有一抹淡淡的鄙夷,也难怪,即使是个女儿家,但作为一个江湖中人,杨莲亭的脸再好看,在辛三娘的眼里也不过是个吃软饭的。就会点拳脚功夫,连教中的一个普通的教众都可以将他打趴下,这样的男人也就是个孬种罢了。当然辛三娘也不会把她的鄙夷摆在了脸上,现在教主宠幸着这个杨莲亭,她也不会蠢得当着面不给脸,要知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这种人不得罪最好。

    “杨总管,我们找教主有事,需要当面问问。”辛三娘抱了抱拳,对着杨莲亭说出了来意,童百熊在旁边看到了,嘴里嘟囔着“娘们家的,怎么能在爷们面前抢话!”心辛三娘横了那个憨货一眼,也不理会。

    杨莲亭脸上的笑容倒是更加的和煦了,简直就像是能笑出一朵花出来,可是这样的笑容并没有得到辛三娘和童百熊的好感,“这?请恕杨某的无能,教主前两就吩咐了,什么事都别拿去烦他,杨某也不敢违了教主的意思。”

    看着杨莲亭脸上的笑容谄媚,可是滴油不进的样子,童百熊急了,快步走了上前,一把抓住了杨莲亭的衣襟,声音如响钟一般在杨莲亭的耳边炸开,直炸的他耳朵中嗡嗡作响。“何其侠对教中贡献那么大,就是东方兄弟以前也是称赞过的!怎么现在就认定了他是个叛徒,就凭着从他房中搜出的荷包?我呸!杨莲亭,我老熊今天就和你明说了,我要见到东方兄弟,我要问问他到底何其侠做了什么了!”

    说完,将杨莲亭扔到了一边,力气还颇大,杨莲亭疼的趴在了地上“哎呦”的叫着,也难怪,虽然杨莲亭是学了一些拳脚功夫的,可是这些年生惯养的,可不是养了,连这点疼都有些承受不了了。

    童百熊也没看那个在哪里哼哼唧唧的孬种,大老爷们家的,挨个刀子都不说什么,就这点疼都熬不住了,还算什么爷们!

    童百熊也没有客气,一路高喝着就进了东方不败的院子。

    这个时辰,东方不败正在小憩着,时光又正好,诗诗打着扇子也有些恍恍惚惚的,瞌睡虫子老是徘徊在左右,童百熊的那几声大喊慢慢的靠近,一下子就将诗诗的瞌睡虫子赶走了。诗诗看了眼闭着眼睛皱着眉,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的东方不败,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扇子,走了出去。

    猛一出去,阳光晃得诗诗眼前花了一阵,等到眼前的景色都出来了,一个黑脸的彪型汉子在自己十几丈之外朝着这里大步的走着,后面还跟着个脸上犹有些姿色的中年女子和……这是杨总管?

    诗诗站在门口中间,别人也进出不得,童百熊停了下来,他可以将他看不顺眼的小白脸杨莲亭甩到一边去,可是对着个大姑娘家的,他一个大老爷们哪里好意思和一个女人动手,也只能乖乖的停在了门口,脸上的表黑黑的,很是吓人。

    “童堂主安,辛堂主安,杨总管安。”诗诗作为一个当了两辈子的侍女的人,规矩倒是极好的,看着三个人近了,对着三人依次的行礼,声音柔柔的,让的脾气暴躁,心中急躁的童百熊都安静了下来。

    辛三娘拉了拉童百熊,将他拉到了后面,童百熊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自家婆娘,有些不乐意了,男人怎么能让女人压一头呢!“这事还会婆娘和婆娘说,我老熊和个女人说不清!”

    辛三娘早见惯了这个憨货的脾气,也不说什么,对着诗诗露出个笑容,黑木崖上的女子少,辛三娘对女儿家还是客气的多的,诗诗虽是个婢女,却是和东方不败最近的人物,也怠慢不得。“诗诗姑娘,我们想见教主一面,可否说一声?”

    诗诗看着三人,脸上的笑容不减,却没有杨莲亭脸上那种谄媚的感觉,在诗诗的意识里面,她是东方不败的人,和外面的人没什么干系,自然也不会怕,对着童百熊和辛三娘就跟对着来自家做客的客人一般,但就是这样的思维带出的态度反而让的童百熊和辛三娘心生好感。两人都是混江湖的,也都是从底层爬上来的,没那么多歪歪曲曲的心思,不会逢迎谄媚,自然也不喜这样的人,像诗诗这样的命人不的人,他们反而看的惯的多。

    诗诗对着辛三娘行了一礼,柔和的说:“教主正在小憩,请二位先去屋中坐坐,我去请示一下教主。”

    辛三娘满意的点了点头,拽着还想说些什么的童百熊去了隔壁,有意无意的,两泼人似乎都把那个刚刚受了点伤的男人给忘了。

    诗诗刚准备转过会屋中去问问教主,后面传来了一个温柔的有些油腻的男声,“诗诗且等一下吧。”

    诗诗浑哆嗦了一下,这个,杨莲亭在喊她?诗诗转过了,看着后面的努力站直的男人,一脸的惊诧,两辈子,杨莲亭什么时候这么叫过她了?

    当然以诗诗的思维也想不出什么,只是诧异了一阵,脸上又挂上了往常的笑容,“杨总管还有什么吩咐?”

    杨莲亭的目光里面有些惊艳,从上到下的打量着诗诗,那目光不知道怎么的就让诗诗想到了自己的第一世,打了个哆嗦,诗诗笑的有些勉强,还没等杨莲亭回话,就强笑着说了句,“若杨总管没事的话,那我就进去了。”转过就像是逃跑一般跑了进去。

    杨莲亭在后面伸出了手臂,哎了一声,想要抓住那个女子,却没来的及,看着诗诗的影消失在了门口,摸了摸刚刚蓄须的下巴,明明脸长得足够英俊,可是脸上的笑容确实猥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诗诗跑进了外屋和内室的隔间,稳了稳心神,那个眼神……她是在是厌恶极了,将心中一阵阵犯上的恶心和难受压了下去,诗诗慢慢的走了进去。东方不败靠在了软榻上,眼睛似睁非睁,自有一番风流味道在其中。

    “什么事?”诗诗刚行完礼站直了体,东方不败就慢悠悠的问了出来,漫不经心的很。

    “童堂主和辛堂主来找教主有事相商,我将他们请至堂屋,教主,是见还是不见?”诗诗回答道。这种事上辈子见的多了,童堂主总是跑到教主的门口大叫,然后教主的回答必定都是……

    “给我收拾一下。”东方不败的声音幽幽的,让人听不出绪,就是那话也让人听不出好赖,“我要是不出去,童百熊能把我的院子弄翻过来,怎能不去。”

    诗诗抬起头,有些惊诧的看着东方不败,他不是一向最讨厌这些子俗物的么?虽然上辈子她就是只在东方不败院子里面呆着,没怎么出去过,也是听仆役们说过杨莲亭在外面是多么的权势滔天的,东方不败……不是不管事的么?

    “你很惊讶?”东方不败看着诗诗脸上显而易见的惊讶,抬高了一边的眉毛。

    诗诗也没有说什么,走了过去,从衣柜最下面扒出了一件紫色的男子儒袍,边角处用淡了一些的紫色丝线绣出了一些竹子,走动间,隐隐现现的,很是好看。

    东方不败看着这件袍子,眼中有一瞬间极为的幽暗,等到诗诗仔细的看去的时候又归为了一片的平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安静的有些怪异,诗诗帮着东方不败穿好了衣物。退后了几步看着这个褪去了妆容,一男装的男子,诗诗有些愣神。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穿了这么久的红妆,涂了这么久的脂粉,可是换做男儿装,他上却没了一丝的脂粉气,那般的顶天立地的男儿。相由心生,这样是不是意味着其实东方不败的心中也是这么的认为着的?

    诗诗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个男人是她不熟悉的,有些害怕的,她把东方不败当做什么?拿句大逆不道的话,她是把东方不败当做闺蜜的,好友的,可是在这一刻,她却清楚的知道了,这个男人,他能做女儿装,可是那颗心却是男儿心……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12点之前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