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六章:变化

    “教主,起了吗?”女子的声音暖暖的,让人一听就能心生好感。

    房内的男人伸了伸懒腰,拿起旁边放在架上的白色中衣穿好,靠在榻上,面上的表慵懒极了,对着门口淡淡的说了句:“进来吧”

    厚实的大门被推开,清早的空气冲散了一室的沉闷,让人心里舒畅多了,打头进来的那个姑娘更是让人眼前一亮。在东方不败的院子里面呆了一年多,诗诗也不再是那个瘦弱的黄毛丫头了,子拔高了些,脸盘也张开了一点,皮肤白皙,脸颊红润,再带着盈盈的笑容,让人看着就心生好感。

    诗诗走了进来,后面的仆役已经不需要她的示意,习惯的将东西都放置好了,然后鱼贯的走出。

    诗诗走了过去,在站在了衣柜前,挑了起来,东方不败在后眯着眼打量着这个自如的女孩,没有多说什么。

    “教主,这件可好?”诗诗拿出了一件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今天外面凉,还是穿的厚实一点的好。诗诗自是没忘东方不败内功有成,寒暑不侵,又怎会怕这小小的凉意?只是,看着他穿着那般的单薄,从心里面她还是担心着的,这般的不惜自己,等到老了该怎么办?

    东方不败瞥了一眼那件红艳艳的衣服,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诗诗的眼光和他的相近,这衣服是厚了一点,可是款式倒是和他的眼缘。

    诗诗将衣服展开,挂在了手臂上,走了过来,“教主,更衣吧。”

    东方不败站了起,任着这个女子在他的边摸摸索索的,相处了一年多,他也不会向以前一样盯着眼前的女子,防着她碰到什么不该碰到的地方。

    诗诗系好腰带,将腰间,裙摆的小褶皱抚平,然后退了开来,脸上的笑容很柔和,“教主今起色好,衬得这件衣服也鲜亮多了。”

    这话听着像是奉承,可是女子言语中的认真和赞叹还是让着东方不败心好的很,斜瞄了她一眼,脸上带着点笑意:“小丫头今天嘴这么甜,可是要讨赏?”

    诗诗抿嘴笑笑,颊上出现两个小小的酒窝,和着她脸上还没有褪去的婴儿肥,显得讨喜极了,“教主这么说可是折杀我了,诗诗是真心的,哪里还用教主赏。”

    东方不败脸上的笑容倒是多了一点,伸出一只手指,轻点着诗诗的额头,“你这丫头!”

    话语里面的那一点笑意和温,让的诗诗整个人都痴了。东方不败这人极为讨厌与别人肌肤接触,一开始自己服饰他的时候还要小心着不能碰到他□在外面的肌肤,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会主动的碰碰自己的。

    诗诗的脸上红了一下,露出个有点傻傻的笑容,“教主,梳洗吧,要不水就要冷了。”

    东方不败含着笑的看着这个小丫头,心中倒是为着自己刚才的动作吓了一跳,自己会碰触这等外人?转念想了想,倒也释然了,这个丫头贴照顾了自己这么久,大约是习惯了吧,到也能忍受和这个丫头接触。只是看着这个一向极为伶俐大方,一点都不像个小孩子的小姑娘露出这么个幼稚的表,他心里还是有些好笑的,自然,也带了一些到了脸上。

    走了过去,水温是他喜欢的,用帕子仔细的净了脸,拿过诗诗手上的干净帕子擦拭着脸上的水珠,这般熟稔习惯的动作,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在一年多之前,这个帕子可是挂在旁边的架子上而不是在诗诗的手上的。这意味着什么?可能大有深意呢!

    净了脸,东方不败自然是坐在了镜子前面画起了妆来,过去的诗诗从来不会参与到这件事里面,东方不败很讨厌别人对他提出什么意见,他的气哪是能接受别人意见的。但是现在,诗诗从左边小格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铜盒,“教主,这是下面的管事刚送上来的桃花膏子,颜色鲜亮的很,您试试这个吧!”

    东方不败倒是没介意诗诗的举动,拿过了诗诗手上的盒子打开,看了看里面如同桃花一般的颜色,微微皱了皱眉,“这色也太淡了。”

    诗诗听着东方不败的话,笑了笑,“教主,色是淡了些,但您闻这香味,据说这膏子,那间胭脂坊子可是全是挑的最好的桃花瓣蒸的,这香味可可好闻着呢。”

    诗诗看着东方不败眼角还是有些不愿,想了想,笑着开口道:“教主今儿个气色好,那些膏子颜色太浓了些,反而会掩着教主的气色了,还是这膏子好些,颜色亮,趁着教主的气色更好些。”

    这膏子到真是用桃花瓣蒸的,诗诗想让东方不败用一也是觉得平的妆实在浓了些,这膏子颜色是真的好,二来,别的那些膏子里面可都是含着写铅粉的,平里东方不败恨不得将自己的脸当墙来抹,晚上脸上的妆也不卸,这样长久以来,可能会铅中毒,诗诗也是不想看到这个。

    东方不败看了手中的膏子半晌,再看看镜中的自己,谁知道看着镜中少女眼中的希冀,东方不败神使鬼差的来了一句,“那就用这个吧!”

    恩,那丫头的话说的倒是在理,这膏子看着也好,那还是用这个吧。东方不败心里倒是这么想的,然后就将这个念头抛的远远的,专心的抹着自己的脸。

    诗诗在旁边笑着看,虽然换了一个淡些的膏子了,但是量变引起质变,就东方不败涂的那个量,一层加一层的,最后其实看着和往里面倒没什么大的差别了。

    仔细的看着镜中的样子,东方不败终于放下了眉笔,满意的点了点头,望了诗诗一眼。诗诗立刻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拿过了旁边的一个匣子打开,若是有个贼在这里,可能眼睛都要被恍花了。一匣子满满的首饰,看那步摇上的东珠,那么大的一颗,也许只有皇帝老儿的脖子上才挂了这么大的吧。

    东方不败独断专行,但是作为一个“女人”,面对着首饰,还是一大堆的首饰的时候总是有着一些为难的,这么多漂亮的首饰,自己该挑选哪个?似乎每一个都想要带着,每一个都能让自己变的更漂亮。

    东方不败的手一个个的摸了过去,却定不下主意,看着略略挽起的头发,他倒是迷糊了。

    看着东方不败的意思,诗诗想了想开了口,声音很是柔和,“教主,今儿个给您数个百花髻可好,正好搭着您的衣裳。”

    相处一年多的成果之一就是现在是诗诗帮着东方不败梳头,东方不败做了几十年的男儿,虽做了几年女儿家,也就只会那几个最常见的发型罢了,诗诗的手巧的很,没有明白的对东方不败说自己帮他,只是说自己的手艺还好,院里的姑娘们喜欢她梳的头发的,过了几天,东方不败就让诗诗帮着梳头了。

    东方不败听了,点了点头,诗诗梳的发饰一般很是符合自己的心意,后来就随她定了。

    看着东方不败接受了自己的意见,诗诗的眼中满是笑意,声音更加的柔和了些,就像是不经意的开口道:“百花髻好是好,就是繁复了一点,小的首饰大约是压不住它的。”言尽于此,诗诗也闭了嘴,今天说的话够多了,也不能再开口了,要是把东方不败惹恼了,这么久自己做的事可就白费了。

    东方不败拂过珐琅银钗的手顿了顿,绕了个道,转到另一边的步摇那里,细细的挑选着。诗诗挂着盈盈的笑,捧着首饰匣子,任东方不败在那里慢慢的磨蹭,就像是个不会动的陶俑一般。

    等到东方不败终于拿着一根镂空飞凤金步摇,勉强表示了挑好之后,诗诗放下了手中的匣子,从中捡了几个缀着红宝石的小夹子,小簪子。把首饰匣子合了起来,放回了原处。

    接过东方不败手中的步摇,将步摇和刚刚拿出来的小夹子之类的放到旁边早就铺好的一块白帕子上,拿起一把金丝楠木的梳子,走到东方不败的后,将他松松挽起的发放了下来。

    无论摸过多少次,诗诗还是难以掩饰住心中的羡慕和赞叹,这头长发,可真美……

    发很长,放开后就像是流水一样流淌了下去,这么长的发即使再最末端,都见不到分叉和枯黄,这长发就跟漆黑的缎子一般,又黑又亮,就像是诗诗第一世看到的电视广告里面的那些发模的头发一样,真是漂亮极了。

    头发有些微凉,将手伸进去,顺着发丝而下,微凉的发丝从手指间掠过,那种感觉,当真是奇特极了。

    诗诗小心的梳着这头头发,这么漂亮的头发,哪怕是揪下一根发丝都是她的罪过啊。

    东方不败有些好笑的看着镜中照出来的那个女孩脸上的小心翼翼,就是面对着自己,这个丫头都没这么谨慎过,可是每次摸着自己的头发就跟是要膜拜一样,让他很是好笑,自己的头发就这么能吸引她?

    理顺了头发,诗诗放下了梳子,上辈子就梳了不少年的头发,她的手巧的很,抓起一缕绕了几圈,将另外的一些别了过来,用小夹子固定住,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百花髻就梳好了。诗诗拿着东方不败刚刚挑选的镂空飞凤金步摇,比划了一下,仔细的看着镜中东方不败的表,然后将步摇斜斜的插了上去,步摇垂下的珍珠串子离东方不拜的耳际有点近,头的动作大些,还不时的会打到耳边。

    用着白色的珠子正好能压一压东方不败脸上的妆,诗诗满意的笑了笑,嘴里也说着喜庆话,“教主今天的打扮可真是美极了,诗诗在这里看着都晃神了。”

    东方不败也是满意的看看镜中的自己,听着诗诗的话,看着镜中她眼中的满意和喜欢,干净的没有一点故意谄媚的意思,便知道她是真心说出这话的,东方不败的心里也是欢喜的,嘴里却呵斥着,“还不快点收拾好了,今儿个可误了不少时间了。”

    诗诗笑了笑,将刚刚的那些小簪子,顺着步摇插了下去,整齐的一排,倒是锦上添花了些。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今天去百度之后才知道原来有人专门把古人穿的衣服,首饰,吃食的名称收集了起来做成文档,内牛满面,我到底是多傻啊才会自己编这个衣服名称……

    哦,对了,最近码完文扔上来我就不在了,回复什么的,真心抱歉了……周六周我会爬上来一起回复送积分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