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五章:心意

    东方不败伸着懒腰,昨天胡闹了些,虽然他有内力在,还是醒的比平里晚了些许,旁边的枕头已经是冰凉的了,莲弟已经走了许久了,东方不败脸上带着一点笑容,脸上的妆容依旧是乱七八糟的,甚至有些都蹭到了枕头上,可能是因为妆容的缘故,那张笑脸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教主,你,您起了么?”东方不败皱了皱眉,门外的声音是他不熟悉的,比诗诗那丫头的声音要尖了一点,声音颤抖的厉害,都有些听不清说了些什么。

    东方不败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还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进来吧!”

    门被打开的声音大了点了,老梨花木的门很重,得用巧劲打开才不会有杂音,开门的人显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看着里面脸上已经带着些郁的东方不败,这个侍女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教主饶命,教主,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着这个女子都快要哭出来了,东方不败有些索然无味,虽然他向往着成为一个女子,但是也不是这样的一个丁点事就流泪求饶的菟丝花,即使再想成为女人,他的心,依旧是一颗男儿心。东方不败不耐的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也太吵了,就不能像那个小丫头一样安安静静的么?

    “过来更衣!”虽然心里不舒服的很,但是自己现在上就着了一件中衣,他也不想一直就这么说话,对着这个女人的口气很是不舒服,明明今天早上的心至少说不上糟糕的。

    侍女颤颤抖抖的站了起来,走到衣柜边上,准备拿衣服。

    “你给我滚到一边去!”东方不败见着这个女人像是吓傻了一样甚至都没有将手洗干净就去翻自己的衣服,简直都想要直接一根绣花针过去了,但是还没着衣服,边没针,只是看着东方不败凉凉的眼神,估计这个女人后面的处罚是轻不了的了。

    侍女又想要跪地求饶,被东方不败招了几个仆役拖了出去,这样子来碍他的视线,简直就是找死!

    也没有让别人帮自己拿衣服,估摸着这些女人也挑不中自己喜欢的,东方就自己过去挑衣服了,选好了随意指了一个侍女帮他理着衣服,虽然这个低着头不停的抖索的女人让自己也有些不耐烦,但是至少比刚刚那个蠢货要好多了。

    东方不败看着那个摸索了半天的侍女,一把推开,坐回了软榻上,声音极其的不耐烦:“诗诗呢!怎么今天让这么个蠢货来的!她不想要命了是么?”

    那个被推到的侍女也不敢揉自己被砸到的地方,忍着痛爬了起来,跪在了地上,额头都碰到了地面,“诗,诗诗姑娘今天病的很厉害,所以,所以……”

    东方不败听到这个,倒是愣了一下,刚刚满心的怒火倒是少了一点,“她什么病?没找大夫?”几乎是莫名其妙的,东方不败就问了出来,问完了,甚至自己都很不解,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一个小侍女了?

    “请,请了,只是黄大夫说,说……诗诗姑娘似乎,不大好。”侍女的声音有些低,子伏的比刚刚还低,整个人就像是要趴在地上一样。

    侍女的声音虽然低,但是东方不败是谁,他的内功那般的好,自然是听清楚了侍女的话,微微愣了一下,思考了一会,东方不败也没有什么表示,就像是没听到这个消息一般,但是刚刚的火气也都莫名的消失了,东方不败示意那个侍女过来继续给自己穿好。

    因为这两件事折腾的,等到东方不败开始梳洗的时候,盆中的水冷了很多,东方不败不满的掀了盆子,“哐当”一声,水洒了满地,然后不停的有侍女去端水,加冷水,折腾了许久才让东方不败勉强的净了脸,而这时几乎所有的侍女都在心中祈祷,希望老天开眼,让诗诗姑娘醒过来。

    坐在水晶镜面前的东方不败更是郁气满满,看着镜中的那张脸,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不顺眼,看看这个棱角,为什么会这么的硬,看看这双眼睛,天,怎么这么凶,无论是怎么化妆,他都觉得今儿个一直没有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这个还只是开始。

    等到东方不败坐在桌前看着那个木头一样完全不能理解自己意思的侍女,只能自己动手。

    当下午想要绣花,结果侍女摸索了半天告诉自己找不到绣线,东方不败气的摔了绣架。

    当窝在榻上看游记的时候,右手摸了半天,结果抬头看去榻上的小几上没有常见的茶水和零食的时候,东方不败坐了起来,整张脸沉了半天。明明诗诗才呆在自己边还没到一个月,为什么会感觉到自己边到处是她的影子,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是,东方不败看着小几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脸上的表更加的沉。可是突然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沉瞬间消了下去。

    东方不败,即使甘愿穿上红妆扮作妇人家,但是骨子里面是极傲的!就算是那个小丫头有什么谋目的又怎样,我东方不败是谁!连任我行这个老匹夫我都能擒了他,一个小丫头片子,我还怕她不成!

    “来人”不算很高的声音,屋外走进了一个侍女,“去把平一指找来给诗诗看看,就跟平一指说是我让的!”

    侍女低着头应了,出门的时候脸上的惊悚还无法消去,教主再说什么?让杀人名医平一指去给一个侍女看病!几乎在那个瞬间,诗诗在这位侍女心中的地位立刻上了无数个台阶,而在几之后这件事被传遍了整个院子之后,等诗诗终于好了出了自己的小院子时,却发现所有人看着她的时候都带着一分敬畏。

    那时的诗诗很是迷茫了一阵。

    在吩咐了这一切之后,东方不败又坐了回去,从早上就梗在心里的疙瘩突然就消失了,心舒畅了很多,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东方不败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开始有些离不开诗诗的伺候了。而今天的这个想法又让东方不败想到了更多的东西,比如他的莲弟……

    东方不败,武林第一高手,月神教的教主,这样的男人,真的甘心雌伏于别的男人下么?而且还是一个除了脸蛋一无是处的男人!

    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东方不败看着手中的游记,有些心不在焉的,要是没有一些原因,他会那么宠着杨莲亭,让着他胡搞?真当他是个白痴不成!他能从任我行手里抢到教主之位,智谋,心,手段,哪个少了!

    花开两表,这边的教主还在想着他的心思,那边的诗诗的况却让人担忧。

    烧了整整一天,一般的人早就已经烧坏了脑袋,但是诗诗虽然上都烧红了,可是还是在不停的呻吟。

    柳晴在旁边整整照顾了一天一夜,擦,灌药,看着躺在上没有意识的那个瘦小的女孩,虽然一开始照顾她的时候还是抱了一些功利心的,但是看着这个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遭受了这样的苦楚,还是不忍心的,黄大夫都摇着头说自己没有办法,其他的人虽然叹息,但是渐渐的都放弃了,黑木崖上最常见的就是死人,最不缺的也是仆役,这些人都见惯了生死,自然也是麻木了的。

    只是柳晴坚持着不停的帮她换着帕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认定了,这个小丫头不会死,她舍不得这么离开!

    等到平一指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柳晴手中的帕子掉了下去,这样的大人物她是见过的,可是,可是他怎么会来这里?

    柳晴连忙让到了边上,空出了位子来让平一指诊脉,外面有几人躲躲闪闪的,一直够着脖子窥视着屋里的况,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踏入房门三尺之地。

    平一指把了一会脉,瞪着死鱼眼让柳晴将黄大夫开的药方拿了过来,柳晴一个小小的侍女,自然是连忙去做了。

    平一指也是神人,终是不负他杀人名医的称号的,也没说什么,就赶了柳晴出去,他要给这个女娃娃施针,谁都是看不得的。

    柳晴诺诺的应了,悄声的走了出去,帮着里面的人合上了大门。

    “嘿,柳晴姑娘,这……”旁边的几人挤眉弄眼了好一会,才有个人走了上来,压低着声音问道。

    柳晴自是知道他们想问什么的,老实说,她也还没摸清状况,能说什么。

    看着柳晴疲惫没有开口的样子,一个胖胖的婆子小心的将柳晴拉到一边,神秘的说:“柳晴姑娘,你可不知道,教主大人可是看重诗诗姑娘的,今儿个早上看见不是诗诗姑娘来服饰,发了好几场火呢,可不,下午的时候就让着平神医过来了。”

    柳晴被这个消息震了一下,没能回过神,毕竟一晚上没睡,脑子里晕晕的,有些转不开来。

    婆子也不在乎柳晴的沉默,声音中带着谄媚的笑意:“柳晴姑娘,诗诗姑娘以后可是教主面前的大红人呢,您和诗诗姑娘的关系那般的好,以后自是亏不了的,婆子在这里先恭喜柳晴姑娘了。”

    柳晴有些恍惚,这一切实在是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她自己倒是不知道,因为一时的善心,以后倒是结了一段善缘。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屋里才传来平一指没什么起伏的声音,“来人。”

    柳晴推开门,走了进去,平一指正坐在外间屋子的椅上写着药方,柳晴有些担心诗诗的状况,虽然平一指在她的心中是世上第一的神医,但是诗诗的况那么糟,她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

    “拿着这个方子去煎药,三碗水熬一碗药,一三次,等三后再说。”平一指放下了手中的笔,用镇纸压住了药方,就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柳晴咬唇,踌躇了半天,才低低的问道:“平先生,诗诗她到底是什么病,怎么那般的凶险?”

    平一指瞥了一眼这个侍女,柳晴瞬间意识到自己突兀了,可是平一指貌似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平平的说:“邪气入体,乱了心神罢了。”

    柳晴松了一口气,平一指没有怪罪她就好,恭敬的送走了平一指,柳晴匆匆的回了房。药方已经被闻讯而来的黄大夫拿走了,柳晴不识药,让着会医的黄大夫熬药会更妥当一点。

    诗诗的况看着就比刚刚好多了,脸上的红消去了一些,摸着额头也没有那般的烫了,只是整个人还昏迷着,嘴唇都烧的退了皮。

    柳晴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儿这次是受了大苦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柳晴帮着诗诗擦着脸上的汗水,嘴里忍不住叨叨了几句:“教主大人真是重视你,居然让平先生过来给你看病,今儿个可是吓到我了。”

    柳晴叨叨着自己的话,没有注意到躺着的那个姑娘的食指轻轻的动了一下。

    平一指的针灸还是有效的,虽然昏迷着,但是内里,诗诗还是有一点意识的,比如说,她知道了是东方不败派人救了她。

    原来,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一些位子的么?诗诗的心里酸酸的,又甜甜的,这般的病让的她此刻的心理脆弱极了,她自己是意识到有那么几个时候她差点就醒不过来了。而听到了东方不败的关心,让这个傻姑娘一下子就感动了。

    以后,我一定要对那个人好一点,绝对不会像上辈子一样只是把他当自己的主子了,大病初愈,精神非常虚弱的诗诗在再一次的昏迷之前,脑子里面飘过了这个念头,然后没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     上帝保佑,我终于把教主的感线拖出来了……

    两天码了5章,揉脸,好想死,让我想想,周四晚上十二点之前要码完1万5,就是五章左右,揉脸揉脸……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