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三章

    “堂主,夫人们派我来问一下,今儿个您?”小厮站在一旁,有些小心翼翼的问着,东方不败位高权重,气势极盛,每每和他对面,总是让人屏住呼吸,不敢多言。

    东方不败还没有说话,旁边的童百熊倒是拍着东方不败的肩膀,粗狂的脸上笑的暧昧。“东方老弟,最难消受美人恩哪,昨儿个那个美人,呵呵……”话未尽,童百熊挤眉弄眼的样子惹得一旁的桑三娘心里好生不爽,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了过去。

    童百熊揉着自己的脑袋,龇牙咧嘴的嘟囔着:“你这婆娘,怎的在外面也不给我留点面子,老子当初就是瞎了眼才看中了你。”虽是这般的说着,却乖乖的站在了一边。

    桑三娘自是不管这个粗莽货,脸上的笑容很是豪爽:“既然事儿已经说完了,我和这憨货就先走了,东方兄弟,你自去吧。”说完冲着东方不败一抱拳,虽然是男儿的动作,桑三娘做起来却自有一番豪

    两个人都已经走到了门外,都能听到童百熊的大嗓门,“东方兄弟,明儿个我再来找你,嘿,你这婆娘,怎么又拧我,你别以为我真不和你动手!”

    东方不败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当初,是童百熊救了他,带着他到了黑木崖上并一直照顾着他的,虽然这番言语未曾说过,但是他倒是真心把童百熊当兄弟看的,虽然童百熊看着豪爽憨直,但是能做到一堂之主的哪有什么善良之徒。

    “堂主,这个……”小厮看着议事的两位走了,而东方不败似乎没有注意到他,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东方不败也没有为难小厮,放下了手中的卷帙,站起了,换了衣服,举步便朝着院子里面走去。

    虽然以前家贫,甚至过的很不好,但是东方不败却有着轻微的洁癖,或许是因为手上沾了太多的鲜血。

    女人们早就已经等在了桌旁,这一桌自然也不像是中午的那桌,中午的那桌是给女人们吃的,晚上的这桌,是为了东方准备的,菜色是符合了男人的喜好的。

    诗诗看着东方踏步进来,微微低了低眼帘。掩去了眼中的欣喜和思念,她刚来,按理说,不可能对东方不败有着这么深的眷恋,而东方不败的猜疑心极重,她也不能这么的表现出来。

    只是,扫视着旁边盛装的几个女子,就是平时高傲至极的乔千结,都是带着一脸的红晕的看着进来的男子,心中有些酸涩。

    其实,这些女人中,可能东方不败最不相信的就是自己了吧。毕竟,自己是任我行送来的,再加上自己的聪慧,上辈子,东方不败可从来没信任过自己。

    压下心中的酸涩,诗诗听着旁边王绫君的打趣,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恰巧,东方不败看了过来,正好对上了诗诗脸上的笑,诗诗愣了一下,仿若是有些吓到了一般,眼睛微微的瞪圆,脸上腾的升起了一抹燥红,红晕映着如玉脸庞,倒是添上了几分美艳。

    东方不败的心中动了一下,脸上却没有什么表示。

    一直注视着东方的茉容看着东方不败一直看着诗诗,鼻子里面哼了一声,走上前去,抱住了东方的手臂,笑的天真,“夫君,诗诗妹妹再美,你也不可以忘了我们呀!”

    诗诗听到了茉容意有所指的话,只是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意,什么都没有说,她刚来,什么基础都没有,也不能和这些女人闹上,她很清楚茉容的脾气,嫉妒心重了一些,但倒是有口无心的,她要说便让她说就是了,要是回上几句,反倒会让她依依不饶的。而且,诗诗的心里还有点小心思,上辈子她一直没能得到东方的心意,这辈子,既然已经重新来过,她也是要努力一把的,也不希望在他的心里,自己是那般的不堪。

    东方不败扫了一眼垂着头不语的诗诗,眼中闪过一抹善意,拍了拍茉容的手,手上却微微使了点力,松开了茉容的手,“用膳吧。”

    茉容乖乖的松开了手,东方的脾气她们都知道,平时闹闹小心思可以,可是不能过了,既然东方不败已经表示出不愿再说的意思,她也不敢痴缠。

    “大家都做吧,诗诗,你昨儿个到的,这次你就坐在夫君的旁边吧。”柳如意看着屋里有一阵的安静,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捉住了诗诗的手,温和的说着。

    “这时辰可不早了,怪不得我肚子里面在呱呱额叫着呢!”王绫君捂着嘴,笑的一脸妩媚,却帮着柳如意缓和着屋子里面的气氛。

    诗诗被王绫君按在了东方的边,众女子也坐下了。

    虽然江湖人不拘小节,但是东方不败在进入黑木崖之前,一直被他的那个秀才爹教导着人之初,这么多年下来了,他吃饭的时候还是不喜欢多语,而剩下的,即使是傲气入乔千结,活泼如茉容者也不可能在东方不败的面前豪放的举杯,终究是女子,在自己的夫君面前还是有些腼腆的,桌上的气氛很安静。

    诗诗小口的抿着汤,这样众人一起吃饭的景象倒是真的很少见,一时间,诗诗倒是想起上辈子的事了。

    吃了饭,漱了口,桌上仍是安静的,东方不败只是执着杯子,静静的坐着。

    柳如意踟蹰了一下,微笑着开了口,“诗诗妹妹昨儿个才来的,想必对家里还不是很熟悉吧,夫君今晚还是陪一陪诗诗吧。”

    诗诗是任我行给的,就算是给任我行面子,东方不败也是要稍稍宠着诗诗的,若是诗诗进门第二天东方就进了别的女人的院子,这可就是明摆着在打任我行的脸了。桌上的女人也没一个是真蠢的,都明白这个理,虽然心里含着酸,脸上都是挂着一脸大度的笑容的,还微微的打趣着诗诗。

    虽然她们的打趣在已经和她们相处了快十年的诗诗看来不算什么,但是为新嫁娘的诗诗还是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眼中含着点,面上带着点羞意的瞟了几眼边的东方不败,直看得旁边的女人们心中泛着阵阵的酸。

    在屋子已经快被醋味淹没的时候,东方不败起了,和诗诗一起回到了她的小院子里面,即使已经离开了大厅,诗诗都能感觉到有几道嫉妒的目光一直在背后死死的看着她,诗诗苦笑了一下,加快了一点步子,跟上了东方不败,静静的朝着院子走去。

    等到仆人们依次退了下去的时候,诗诗顶着东方不败的目光,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面就是感觉到了一阵羞涩,明明,明明上辈子已经陪着他陪了快十年,为什么现在还会这么的羞涩?诗诗摸了摸自己有点发烫的脸颊,对着东方努力的露出了笑容,“夫君,我……”抬着头,看到了东方的目光,不知道怎么的,诗诗的脑子里面一片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东方不败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女人,眼睛里面没什么绪,但是心里想的却很多。

    东方不败其人,自负,多疑,残忍,宁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虽然因为现在还屈居别人之下,但这般霸道的子已经浸到了骨子里面了。从心底里面,东方不败是没有信任的人的,即使是那个给予他极大助力的童大哥,以后他违背了他,东方依旧可以不客气的杀了,何况是教主赐下来的美人儿。

    即使是只见了几面,东方不败依旧得赞叹,同为任我行的人,这个女人可比乔千结那个蠢女人聪明多了。

    以东方不败谨慎的子,万万不会留下这个女人的,只是,他现在还不能反抗。

    想到这里,东方不败握紧了手中的杯子,指甲处已经泛了白,杯中的茶水上起了一层的波澜,又很快的平息了下来。

    只是诗诗活了三世,恋慕了这个男人三世,明明是这么难以捕捉到的动作,诗诗还是注意到了,以诗诗对东方的认识,自然也清楚的知道了东方的想法。

    她是任我行赐下的人,但是却从来不曾听命于他过,但是她的出却是一个坎,上辈子她只跨过去了一半,这辈子,她自然是要全部跨过去的。

    “夫君,天色不早了。”话语含蓄,却意有所指。

    东方平复了绪,看着那个脸上带着点酡红的女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一瞬间,诗诗倒是有些恍惚,就是这般的笑容,她思恋了三世。

    “过来。”东方不败站起了,伸着手臂,意思很简单。

    诗诗走上了前去,脸上的红晕倒是没消,毕竟前世她虽然嫁给了东方不败快十年,但真正做了夫妻的也只有一年多罢,后来的七八年,诗诗有时一年半载的都见不到人。这么久没见到,她的动作虽然还算是熟练,但是脸上的红倒是越来越浓了。

    东方不败看着眼前这个低着头一脸羞意的帮自己解衣的女子,眼中划过一抹猜忌,这么熟练的动作?任我行训练的?

    “够了。”头顶的声音有点冷,诗诗有些不解的想要抬头,还没动作,就被人抱了起来,扔到了塌子上。

    诗诗吓了一跳,手里还紧紧的握着刚刚替东方不败除下的腰带,有点不知所措。

    东方不败的心里倒是冷笑了一下,这般样子,倒像是真的一般,难道任我行没有□好?

    也许心中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东方不败也不管诗诗脸上的无措,压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哼哼哼哼,乃们不留言,那么我也不客气了,我就是故意卡在这里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