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舞会

    “薇薇安,你怎么不去跳舞?”莫菲站在场边看着场中翩翩起舞的绅士淑女们,一点都不想下去尝试,便躲在了一个角落里面慢慢的尝着甜点,还没得到多久的“休息”就听到旁边传来调侃的声音。

    莫菲将手上的甜点放下,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眼中却难得的带着点真诚的看向走过来的女子。“哦,亲的夏洛特公主,这里可不是你呆的地方。”

    莫菲看着那个一尊贵的公主,也难得的开了玩笑。

    夏洛特公主,乔治三世的孙女,父亲是乔治三世的长子威尔士亲王,这也意味着一旦乔治三世逝世,威尔士亲王即位,她将是王位的第一继承人。这么尊贵的份,看着眉眼间掩不住疲惫的夏洛特,莫菲有些感慨,和夏洛特结识交好算是一种意外,也不乏是自己想要找一个强有力的后盾的意味在里面,但是大约是相处的时间久了,也有可能是相同的处境,莫菲是真心的喜欢上了夏洛特。

    “觉得怎么样?下面实在是太吵了!”莫菲看着深呼吸的夏洛特,问道。

    夏洛特看着眼中神色关心的莫菲,倒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你怎么每次都问这个,”夏洛特耸耸肩,这样不淑女的动作夏洛特做起来却多了一份可,刚做完,夏洛特就习惯的看了看周围,端正了体,“早就习惯了不是?”

    莫菲有些沉默,看着这个被一尊贵束缚住的公主,心里还是有些悲凉。这个就是皇室,一个顽固严厉的祖父,一个花心滥的父亲,一个常年见不到的母亲,还有上辈子22岁时就难产去世的人生……

    莫菲常常发现,自己有点害怕贵族这个族群了,可是,她却得努力的不脱离这个群体。

    两个人倒还想说些什么,旁边的女官找了过来,这毕竟是夏洛特的十八岁生宴会,主人长时间消失这算什么?

    莫菲看着渐渐远去的女子,想起刚刚女官看着她时不赞同的眼神,叹了口气,她在这里休息一会也没什么,要是整个晚上都呆在这里,她相信,回去之后凯瑟琳夫人会给她一个月的冷脸。拍了拍脸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莫菲慢慢的走出了舞会的暗处。

    这时的一曲舞曲还没有结束,倒是有几位绅士很客气的上前,想莫菲询问下一曲可不可以共舞,莫菲脸上摆出了一个温婉的笑容,声音很柔和,不算大,但是没个词都说的很清楚,慢慢的拒绝了他们。

    “薇薇安,你刚刚去哪里了?”莫菲后传来一个低低的男声,很有磁,莫菲的子却一僵,额上的青筋也跳了两下,莫菲慢慢的转过,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有一张很好的脸皮,莫菲暗暗道,高大的材,英俊的脸蛋,高贵的世,绅士的气质,这样的男人早吸引的周围的妙龄少女们偷偷看上几眼,如果这样的男人还对你有,你会怎么样?

    我会上他……莫菲心中慢慢的说,对上那个男人很是温柔的眼神,心里一拧,慢慢的放松下来,可惜,这个人是达西,罗宾逊·费茨威廉·亨利·达西。

    “亨利表哥。”莫菲脸上的笑容稍稍收敛了一点,声音里也多了一点不高兴的打招呼道,却绝口不提自己刚刚去了哪里?自己没有必要交代这些。

    达西眼前的女孩,她真的不算多漂亮,她并没有遗传到她的母亲的美貌,材有些瘦小,五官虽然不错,虽然她那种温柔的气质很让人瞩目,但放在这样各色美人扎堆的宫廷宴会里面真的很是不起眼,可就是这样的不起眼的女孩,达西有些苦笑,自己却每每都能在一堆人中第一眼就找到她。

    自己是喜欢她的,达西心里很清楚,只是,达西一直很困惑,为什么薇薇安会不喜欢自己,甚至还一直躲着自己?达西看着眼前眼神看向一边的女孩,心中有些微微的发苦。

    “能和我跳一曲么?”达西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原本凌厉的面部线条也被柔化。

    莫菲看着达西伸出的手,有些无奈,他到底想干什么?自己躲他的意思已经这么明显了,他不是高傲么,他不是深着伊利莎白这样和上流社会的淑女们完全不一样的活泼聪敏的女孩么?

    莫菲没有想过的是,年少的感是最干净却也是最执着的,如果当时她回应了达西,那只能算是他们两个一时的年少轻狂,只会变成一段回忆。但是莫菲的躲让达西求而不得,这种淡淡的好感渐渐就变成了一种执念,再加上达西那高傲的子。达西喜欢莫菲吗?喜欢的,他从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他莫菲吗?可能,不吧。

    当然,莫菲也不可能想着这些,她看着达西伸出的手,有些为难,今晚她已经和他跳了两次了,再跳一次,可能舞会结束的时候整个贵族圈就会传遍包尔家和达西家要联姻的消息了。

    莫菲突然有些后悔没有接受刚刚的几位的请求,莫菲微微皱着眉,脸上也出现了一抹为难,“亨利表哥,我有些累了。”

    达西有些讪讪的缩回了手,脸上闪过了一丝难堪,却还是风度翩翩的对莫菲说:“那我陪你一会吧。”

    莫菲心中涌起了一股怒气,却还是耐着子对达西说:“不用了,表哥,还有很多淑女在翘首以盼和你一起共舞一曲呢!”

    达西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对着莫菲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莫菲没法了,不知道怎么的,重生之后,她对所有人都很有耐心,虽然说她一直都挂着一幅温柔善良的面具,但她本其实也算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只是每每遇到达西,她总是觉得会有一股火慢慢的从心底升起,让她无法平静的和他交流。

    “亨利表哥可以帮我拿一杯葡萄酒么,谢谢。”莫菲看着离自己两步之远的男人,没有办法,只能说出了自己常用的借口,在公共场合请达西去帮忙拿东西,溺水后被严厉教导过绅士风度的达西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莫菲在达西走后就会自己离开……

    达西听到莫菲的请求,眼中闪过了一丝受伤,却还是极为绅士的答应了莫菲的请求。

    莫菲看着男人渐渐淹没在了人群里面,连忙转过了,用一个淑女能走的最快的速度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真是够了,这还不如她蹲在墙角等舞会结束呢!

    至于淑女不可以在向绅士请求完之后自己跑掉什么的,莫菲表示,这么嘈杂的舞会,怎么会有人真的注意到这个?她不是第二世那个被规矩打磨了二十多年的德·包尔小姐,她有三世记忆,多年的贵族生涯,她的规矩很好,可是她从来就不是从心底想要遵守什么“淑女法则”的。

    “亚伯,在看什么?又看上哪个美人不成?”斯皮特看着好友拿着酒杯慢慢摇晃有点出神的样子忍不住给了他一肘子,当然,是悄悄的。

    亚伯稍稍让了一下,躲开了这肘子,看着斯皮特,露出了一个“花一般”的笑容(斯皮特语),旁边经过的一位贵族小姐忍不住稍稍红了脸,斯皮特却感觉浑有点发冷,在亚伯的笑容下微微缩了下子,露出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唔,我去看看阿米莉亚,她说不定在找我?”斯皮特笑容尴尬的慢慢朝着后面退去。

    亚伯想起刚刚那个脸上带着一脸温柔的笑,却转就走的女孩,有些想笑,唔,脸很普通啊,应该遇到过几次吧,可自己以前都没有注意过她呢!亚伯把杯子里面的酒喝完,嘴角的笑容很是吸引人。

    “美丽的小姐,愿意和我共舞一曲么?”尾音有些微微扬起,带着点勾人心魄的味道。莫菲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远远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莫菲当即说道:“我的荣幸,先生。”

    “美丽的小姐,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到现在都没有看一下我的脸,达西先生是个俊美的男子,可是我也不差哟~”有些湿的呼吸打在了莫菲的耳朵上,男人的声音很华丽,带着些长长的音,尾音勾起,打了几个转,才慢慢的进了莫菲的耳中。

    莫菲打了个颤,微微退后了一点,抬起头打量着这个和自己跳舞的男子。

    看着那张俊美的脸和旁边少女们看向自己有些“狠狠的”眼神,莫菲突然有些无语,居然是他啊。

    未来的奥斯塔公爵亚伯·腓特烈,乔治三世的外孙之一,上辈子以花心闻名上流社会,直到她去世,奥斯塔公爵还一直流连在美人乡中没有结婚呢。

    不过,莫菲耸了耸肩,这和她有什么关系?这位公爵先生可是非美人不要的,自己两世的长相勉强只能够得上清秀而已,奥斯特公爵怎么可能对自己感兴趣?

    亚伯看着怀中的女子抬起头看了自己一眼,就仿佛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一般低下头去,不由得兴致更大了些,没有羞涩,也没有故作矜持。

    有意思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