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醒来

    “天,这是怎么回事!”安妮夫人一看到被救出来的两个孩子,脸色立刻变的煞白,惊叫了一声,晕倒在了达西先生的怀中。达西先生也铁青着脸,眉头紧皱,额上也出现了几条皱纹,脸上的表很是担忧。

    包尔先生连忙让仆人去把两个孩子抬进屋中做一些急救,又忙着命令管家去请家庭医生,眼睛不停的看着莫菲,眼中也同样的满是焦急。

    凯瑟琳夫人脸色苍白,但是表现比安妮夫人好上太多,站在丈夫的旁边,补充着丈夫没有提到的地方,比如让仆人们立刻去生火,拿上几被子。只是因为女儿的落水,凯瑟琳夫人的绪明显的有些急躁,声音比以往大了很多,声音中还带着火气。

    仆人们看着明显很是担忧焦急的几位主人也不敢多话。整个场中只能听到包尔夫妇指挥的声音。

    暖暖的壁炉,摇曳的火光,两对夫妇却没有一点点的暖意,盯着前面紧紧关着的房门,里面的迈克尔医生正在为两个孩子急救。

    安妮夫人一直靠在丈夫的怀中,默默的垂泪,达西先生也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妻子,眼中的绪在挣扎。包尔先生和凯瑟琳夫人握着手,整个起坐间安静的只听见木柴烧着时的噼啪声。

    仆人们已经过来加了四次的咖啡,管家也过来问过什么时候准备晚饭,被凯瑟琳夫人直接撵走了。直到达西先生觉得自己的肩膀早就已经没有了直觉,那扇紧闭的大门才打开,迈克尔医生脸微微有些泛白,带着点疲惫,慢慢的走了出来。终归是上流社会的人,两夫妇虽然急着想要知道两个孩子的况,但还是温言问着迈克尔医生。

    迈克尔先生看了看四位尊贵的先生和夫人,眉头没有松,平时一贯很是温和的表也变得严肃起来。

    “小达西先生的况不是很好,他在水中呆的时间太长了,腔出现了一些损伤,心跳也比较微弱,虽然进行了急救,但是还要危险,今天晚上会出现高烧不退的症状,如果烧能退掉,小达西先生的况就会好很多,如果……”迈克尔医生没有说完,最后的话已经有些吞吞吐吐的。安妮夫人听到了迈克尔医生的话,手扶着头,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丈夫的胳膊,看上去像是要再次晕倒一样。达西先生额上的青筋也快要冒出来。

    “迈克尔医生,薇薇安怎么样了!”凯瑟琳虽然感慨于小达西的不幸,但是现在的达西也只是一个和自己不太见面的小侄子而已,她更加关心的自己的女儿,有些强硬的开口道。

    迈克尔医生的眉头稍稍松了一下,“包尔小姐的况倒还好,虽然喝了不少水,但是在水中应该没有呆多久。”

    凯瑟琳夫人和包尔先生对视了一下,都松了一口气,凯瑟琳微微皱了皱眉:“薇薇安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迈克尔先生想了一下,“包尔小姐落水时间不长,晚上就会醒过来了,只是,她的体一直不是很好,所以,可能这几天会有些发烧。”

    凯瑟琳的脸上缓了一下,露出一个放心的表,然后立刻又挂上了她惯常的傲慢,对着迈克尔先生说:“那么,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达西还需要你!”

    这句话得到了达西先生带着些感激的目光,迈克尔先生也微微点点头,答应了。

    莫菲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觉一般,但是又觉得浑很累,嘴巴里面很干,喉咙里面像是要冒烟一般,却又说不出话来。

    “迈克尔医生,迈克尔医生,包尔小姐醒了!”莫菲努力的想要掀开似乎已经快要黏在一起的眼皮,仿佛啵的一声,莫菲看到了一丝模模糊糊的影子。耳边传来了姜金生太太很是惊喜的大叫声,随即就听到几个有些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近了,眼前原本迷迷糊糊的透着光亮,却被几个人挡住了,只能看见一些黑色的影子。

    “水——”莫菲感觉到喉咙里的气在摩擦着她的咽喉处,生疼生疼的。实在忍不住出了声,却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很是粗噶嘶哑。

    凯瑟琳看到醒过来的莫菲,眼中甚至冒出了一丝泪花,连忙让姜金生太太去端水过来,却被迈克尔医生拦住了,迈克尔医生掀开了莫菲的眼帘,再听了听心跳,测了体温,疲惫的脸上也露出点笑容,看顾了大半个晚上,包尔小姐可算是醒过来了。

    他让姜金生太太用帕子擦擦莫菲的嘴唇,朝里面挤了一点水即可,莫菲现在肺中海油一点积水,不能喝太多的水。

    感觉到有水润过喉咙,莫菲才感觉到自己终于活过来了,从自己的眼皮被人掀动,她就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了。想着自己现在的状况,莫菲原来还想着要放过达西的,现在又起了恨恨的心思。

    莫菲努力的睁开眼睛,眼中带着点迷茫的看着凯瑟琳。

    凯瑟琳从刚才就一直关注着莫菲,现在看到莫菲终于睁开了眼睛,拿帕子遮住了眼睛,莫菲突然觉得有些心酸,无论凯瑟琳夫人怎么的高傲,她终归是自己的母亲,两世了,虽然她不许自己有一点点的反驳,但是,她对自己一直是极好的,当初为了自己的被退婚,她硬生生的和达西家扯破了脸皮。莫菲突然觉得自己这次还是鲁莽了,被恨意蒙蔽了心灵,自己明明可以有很多办法的。

    等到凯瑟琳夫人把帕子放下,脸上已经恢复了她一直以来的高贵和傲气,只是眼睛还有一点红红的。“薇薇安觉得怎么样?”

    莫菲垂下了眼帘,再次抬起的时候,眼睛里面已经盛满了惊恐,子也有些瑟缩:“母亲,我,我,水,救命……”莫菲没有办法完整的说出一句话,声音颤抖和破碎。

    凯瑟琳的眼中闪过疼,旁边的迈克尔医生看着可怜的被吓到的莫菲,也不由得同起来,想到另一个房间里那个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的少年,迈克尔先生行了一礼,走了出去。

    凯瑟琳摸摸莫菲的脑袋,声音是千年难见的温和:“薇薇安,不要害怕了,你没事了。”

    莫菲仿佛在母亲的抚慰下渐渐平静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貌似坚强的笑容,子却还在颤抖,眼睛中也满是脆弱:“我没事的,母亲,达西表哥怎么样了?”仿佛是突然想起一般,莫菲急急的问道。

    凯瑟琳微微皱了皱眉,看着莫菲担忧并且故作坚强的样子,眼中满是怜惜:“没事的,达西,恩,他没事。”

    莫菲看着凯瑟琳的表,乖巧的点点头,仿佛相信了一样,松了一口气。

    凯瑟琳看着精神看上去不太好的女儿,抿了抿嘴,算了,这事不急于一时,过两天再说吧。便吩咐姜金生太太好好的看着莫菲,要是晚上出现了什么事的话,一定要立刻去找迈克尔医生。

    莫菲闭着眼睛,感觉精神很累,也就慢慢的睡去了。

    也许是重生之后的子,莫菲有意识的加大了运动量,使得体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弱,虽然第二天莫菲出现了感冒的症状,倒是没有发起高烧,莫菲听着姜金生太太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达西的高烧烧的多么多么的厉害,用酒擦体都没能退烧,迈克尔医生都想要放弃了,说安妮夫人这几天已经哭晕过去多少次了,说小达西先生受了多少多少苦,整整发了四天的高烧,最后烧到人已经在说胡话,整个人都红的跟个烫红的虾一般……

    莫菲一边眼中带着泪的听着,一边在心中暗暗的笑着,敌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快乐不是吗?

    等听到达西终于退烧之后,莫菲甚至觉得有些不甘和失落,切,果然是主角,烧了四天都没死,也真是命大。莫菲一边在心中默默的嘲讽着,心中也安心了一点。不是她圣母,她恨的恨不能吃他的,但是她从来就没有弄死过人,第一次做这种事,她怎么也不可能安心,她不是天生的冷心冷清。

    莫菲想起自己半夜被惊醒,把自己蜷成一团躲在被子里面不敢出声的掉眼泪,还是苦笑:她是一个普通人,她可以扮乖,装白莲花博同,也可以因为心中一时的勇气和冲动把达西推进湖中,却还是没有那个胆子来承担一条人命。

    真是虚伪透了……

    莫菲笑着骂自己,可是不虚伪怎么办呢?

    莫菲突然又有点想哭……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