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那些事

    “喂,我说,我喜欢你!”红衣女子有些刁蛮的开口,自己可是宋家堡唯一的大小姐,喜欢上这个男人是他的荣幸,可是对面的男子却只是抬起了头,面色愁苦,眼神冷,也没有和她说什么,转就走。

    女子被男子的态度狠狠的气到,朝着男子鞭子就甩了过去,男子像是在背后长了一双眼睛,微微的让开了,似乎是蹭着子擦了过去。也就这短短的间隔,女子走到了男子的面前,双手张开,“你听到了没!我说我喜欢你!”

    男子只是皱着眉,实在是懒得理会这个刁蛮的女孩儿,一看就知道是被家里宠坏了。“滚开”

    女子看着男子绕过自己离开,恨恨的跺了跺脚,把鞭子朝地上狠狠的一挥,黄恒,我就不信我嫁不了你!

    似乎是一片迷雾飘过,眼前的景色立刻变了一幅,似乎是一个林子,男腹下还带着血迹,脸色明显的很是苍白。

    那个原来很是精力十足的红衣女孩现在也显得有些狼狈,上沾上了很多的泥渍,头发也是乱蓬蓬的。“你没事吧?”红衣女子没有管自己上的狼狈,一脸担忧的看着那个男子。

    男子闭着的眼睛里面似乎眼珠动了动,却没有睁眼,只是淡淡的说,“我没事。”声音有些冷,在这样有些冷的林子里面显得有些森。

    红衣女子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听到黄恒的回话,眼睛亮了一下,却还是有些担忧,“可是,你上的伤,这里没有药怎么办?”

    黄恒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自己这次算倒霉了,莫名其妙的被扯进了一桩凶杀中,莫名其妙的就被追杀,黄恒微微的睁眼,看着那个担忧,却不敢多语打扰自己的女人,脸上的表也柔和了一些。

    “阿恒……”宋萍儿看着黄恒似乎停下了,急急的开口问道,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称呼。

    黄恒听到宋萍儿的话,脸色一黑,眼中似乎也能放出噬人的光,把宋萍儿吓了一跳,“不许那般叫我!”

    宋萍儿听到黄恒那般说,有些伤了心,自己陪着他出生入死,连这般叫的亲密点都不可以么?

    黄恒看着女子有些委屈的样子,没有说话,黄恒,阿恒,阿衡,他恨着这个名字,但是他不会改,他要记着这份恨!

    迷雾渐起,从四周渐渐朝着中间靠去,委屈的女子和愤恨的男子都被覆盖住了,迷雾再次散去的时候,场景却大不一样了。

    红,满目的红,唢呐,喇叭不停的响着,宋萍儿看着镜中的那个美丽却没有一丝表的女子,心里在慢慢的绝望,今天是自己成亲的子,可是嫁的却不是自己希望嫁的人。

    宋萍儿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旁边的喜娘吓了一跳,忙叫着,“小姐啊,新娘子可不能哭啊!”手里却忙着补妆。

    宋萍儿心里恨的不行,她希望黄恒过来抢亲,这样才能说明他的心里有着自己,可是理智的一方面又告诉自己,他是不会来的,即使他来了,他也带不走她。

    大堂内,一个穿着红色喜服,脸上带着些得意和喜悦的男子在接受着他人的祝贺,唔,娶了这个宋萍儿,宋家这两个老东西就可以除掉了,到时候宋家堡可就是自己的了,看着渐渐过来的新娘子,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邪,至于宋萍儿,只要她乖乖的,他倒也不差这一碗饭,毕竟宋萍儿的这张脸还是很不错的。

    “一拜天地……”宋萍儿的头上掩着喜帕,帕子下的她却在哭泣,宋家堡惹了事,向着多年交好的程家堡求助,程家的人倒是答应帮忙了,但是却有着一个条件,要求宋家夫妇把萍儿嫁过去。

    萍儿当时听到父母的话,足足愣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坚定的说了出来,“我嫁”说完全就没了力气,倒在了上。

    萍儿咬着唇,眼睛里的泪在不停的流着,黄恒,黄恒,我们最后还是有缘无分么?

    黄恒站在了院子外面的一棵大树上,看着大堂里面的喜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手指却死死的抠进了树干中,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黄恒甚至觉得自己没脸见这个女人,若不是他惹了那群人,若不是宋萍儿执意和他一起走,那群人不会报复宋家堡的。

    他如何不想把宋萍儿带走,可是,带走又能怎么样呢?

    惹怒了程家堡,让他们落井下石,让宋家堡覆灭?宋萍儿又能看着宋家堡因为他们而消失么?

    黄恒只能悲哀的发现,自己除了看着自己心动的女人嫁给别人,也没有了别的办法。

    他恨!

    黄恒的眼睛在慢慢的变红,白雾又一次升起,慢慢的盖住了黄恒的所有表。当再一次打开的时候,依旧还是满目的红。

    可是这一次的红确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宋萍儿抱着黄恒,脸上已经布满了泪,黄恒的嘴里还在不停的朝着外面喷着血,看着宋萍儿哭的不能自已,却伸出了手,第一次主动的摸了摸宋萍儿的脸,“你不要哭了。”

    宋萍儿不管,努力睁着红肿的眼睛看着黄恒,却说不出话来。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即使口闷痛的似乎连呼吸都吃力,黄恒还是一字一句的慢慢的说着,“那个你去过的林子里面的小屋,里面有一沓信,是我留给我母亲的,你帮我每月寄一封,好么?”

    宋萍儿哭的已经踹不过气来,连连点着头,都是自己,都是自己,若不是为了自己,若不是为了宋家堡,他不会和程家的人对上,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一直和她家交好的程家竟然是这样的狼子野心,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可是自己居然还傻傻的相信了小时候对自己很是和蔼的“程伯伯”,若不是自己,黄恒不会这样,不会,不会的!

    黄恒只是静静的看着宋萍儿,眼前的景色也已经模糊,只能看见一抹蓝色的影子在晃动。黄恒不由得喃喃道:“其实,你穿红色……很好看……”似乎这句话已经耗尽了黄恒所有的力气,这是黄恒这么久,第一次夸赞了宋萍儿。

    仿佛是看到了什么,黄恒的眼睛有些直,却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以往的冷,愁苦,悲伤似乎一瞬间就从他的脸上消失了,反而有些孩子气的可

    宋萍儿有些贪恋的看着那个浅浅的笑,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笑!手颤颤抖抖的摸了过去,黄恒的脸已经有些冷了,宋萍儿的泪在流着,哽咽着说:“我,我会一个月给,你娘寄一封信的……”

    “萍儿,萍儿,你怎么了,靥着了?”宋萍儿睁开了眼,丈夫拿过了旁边的帕子,帮她擦着汗,宋萍儿打了个激灵,一把抓住了丈夫。

    黄恒抱住了妻子,轻轻的拍着,“做了什么梦,怎么吓成这样了?”

    宋萍儿把脸埋在了丈夫的口,努力想了想,却发现做的梦太多太杂,她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声音有些模糊,“不记得了”这倒是老实话。

    黄恒听了,也没有强求,只是慢慢的拍着宋萍儿的背,“那睡吧,现在还早,明儿早上珏儿醒了,你又睡不好了。”

    宋萍儿恩了一声,脑袋里面还是有些乱,她头顶上的呼吸倒是趋于平稳,宋萍儿抬头,有些痴痴的看着丈夫的睡颜。也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见了他,自己的那颗心就完全落下了。

    自己缠着他,着他,一路跟着他,终于得到了他的回答。她至今还记得自己听到他要去自己的时候,心里的那种甜,就好像是完成了一个自己两世的心愿一样。

    回想那个梦,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萍儿的手还是下意识的摸了摸恒儿的腹下,没有什么伤痕,萍儿松了一口气,却又惊了一下,自己干嘛要摸那儿?

    算了,自己想的也太多了,外面的天色还黑着,自己丈夫的怀抱很是温暖,这般安心的氛围,让的宋萍儿也混混睡起来,子朝着黄恒靠了靠,头也埋在了黄恒的怀里蹭蹭,唔,困死了。

    似睡似醒之间,她仿佛看到一个着红衣喜服一脸羞涩的女子看了一眼推门进来的男子,心儿怦怦的跳着,忍不住低下头去,男子上带着酒气,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窘意,走了过来。

    一杯合卺酒,两心结同心。

    她看着女子羞涩的把两人的头发编成了一个同心结,看着男子带着笑把两人的头发放进了荷包里,她看着两个人对望着,眼中都有着对对方深深的意。

    唔,真是幸福啊!

    萍儿嘴角带着笑意,不由自主的感慨着,意识也渐渐沉了下去。

    外面的夜很是清朗,月儿明,星儿繁。

    男儿悲苦心系妾,妾思郎终不得。

    一世缘来生,前世悲来今生欢。

    常言道,有人终归成眷属。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